今天是2019年1月27,周日,做人要 jiji 一点。

#VICE 赖床简报# 来自 VICE 全球每日发布的内容,旨在介绍这个浮华世界中正在发生的各种有或者没有意义的事件,供你在不想起床/不想上班的这个时间里转移一下注意力,看看别人正在干什么。

可以不生了?育碧承诺修改《刺客信条:奥德赛》强行生子剧情

1548506779267132.png图片来源:育碧

美国周四,育碧员工终于在官方论坛上发帖 说要把《刺客信条:奥德赛》的第二个 DLC 改一下,“修改部分过场动画和对话,以便更好地反映玩家选择无爱情故事线的关系本质。游戏的奖杯和成就内容也会进行修改,在接下来的补丁中更新。我们还仔细检查了下一章:血脉(Bloodline),确保玩家体验到的剧情与之前的选择匹配。”

怎么回事呢?想象你在一个声称可以自由发展浪漫关系的世界里扮演着一个远离儿童困扰,仗剑走天涯的希腊硬核老哥或老姐,在这个貌似跟刺客有关系的游戏里见谁砍谁,见谁上谁,终于当了一回自己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非传统性向者,结果没想到,玩到第二个 DLC 最后,你恋爱了,游戏硬塞给你一个异性,你还跟他生了个孩子。不得不服的是,这时候还会弹出一个成就叫 “成长”(Growing Up)—— 你终于体验到男人/女人的好了,痛改前非长大了,请给编剧鼓掌。

这段时间,群情激愤的玩家在社交媒体上把育碧骂得都快变卖服务器回家烤土豆了,相信编剧是准备痛改前非,但这回的改动承诺看起来绕来绕去也不是很触及根本,毕竟,孩儿都生了,说什么都晚了。


跑步画鸡儿竞争激烈 鸡鸡跑始祖真假难辨

1548522360895626.jpg画鸡儿界的 OG 来了! 图片为鸡鸡跑始祖 Claire 的 Ins 截图

上周我们报道了 名为 Claire 的女子三年来坚持在地图上跑步画鸡儿的故事,没想到,网络世界再次给我们带来惊喜,前几天,另一个同为鸡鸡跑爱好者的 Claire 愤怒现身了!

这位踢馆 Claire 表示,早在2014年她就已经投身此项艺术行为,后来的那个 Claire 只是模仿她现成的创意罢了,“假 Claire” 不仅模仿了她的鸡形路线,连她的撸管路线都不放过,甚至还有如出一辙的阴道路线。“不信你们查查去”,真 Claire 说,“她想跑鸡鸡形状没关系,我就是不高兴她一副自己就是原创者的样子。那干脆来场脚绘挑战吧,全鸡赛,看看谁厉害!”

而“假 Claire” 不甘示弱,说她从来不知道有 “鸡鸡跑始祖 Claire” 这么一人,“世界上路那么多,大家各自跑出鸡儿来不很正常吗?”

截至目前,“假 Claire” 还没有宣布接受全鸡赛挑战。别啊,全世界的 Claire 团结起来!既然如此心有灵犀,不如珍惜这份缘,做人要 jiji 一点嘛。


为什么有那么多白人种族主义者热爱素食?

1548521402274536.jpgYouTube 素食主义烹饪频道 BalaclavaKüche 截图,该节目由德国国家社会主义者主持。

尽管素食主义往往和左派及自由主义联系在一起, 但 VICE 作者 Alexis de Coning 也发现了一个事实:白人种族主义群体同样有着悠久的动物权益和环保主义历史。例如,纳粹党有一个 “绿翼”,推动环境改革,包括有机农业和重新造林计划,以及对某些植物和动物物种的保护。希特勒与海因里希·希姆莱都是素食主义者,反对对动物进行活体解剖和虐待。战后澳大利亚出现了极右有机农业运动,将种族,国家,土地和自然的概念联系起来。

希特勒狂热信徒 Savitri Devi 进一步发展了这些想法。二战后,她撰写了宣传纳粹神秘主义和道德素食主义的书籍,将印度教与纳粹主义结合,认为 “自私” 的素食主义者因为害怕来世的报复而放弃肉食,而 “无私” 的雅利安素食主义者通过关心 “所有” 有感知的生物的福利来展示他们的超人品质和种族优越感。

而白人至上主义网站 Aryanism.net 认为白人有一种遗传倾向于素食主义,雅利安人是吃谷物和蔬菜的农民,而不是放牧和吃肉的犹太人。

白人至上素食主义听起来挺矛盾 —— 一个人是怎么在支持动物权利的同时否认其他人的权利的?除了上述几点,你可以看原文进一步了解

编译: 阿文大胖真聪明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