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月29日,星期二,方向先不说,想清楚再行动好吗。

#VICE 赖床简报# 来自 VICE 全球每日发布的内容,旨在介绍这个浮华世界中正在发生的各种有或者没有意义的事件,供你在不想起床/不想上班的这个时间里转移一下注意力,看看别人正在干什么。

我真的没法理解,令 ISIS 成员最想念的是炸鱼薯条

1548689087655242.jpegAyman Shaukat,因为帮 Sajid Aslam 去叙利亚参加 ISIS 被判十年监禁 图片来自:West Midlands Police 

西方人参加 ISIS,被抓住以后理由什么都有:我被骗了我是去给人家做饭的我被洗脑了我吸毒吸懵了啊?我参加的是 ISIS 吗?还有这种东西?等等等等。1月6号,美国人 Warren Christopher Clark 在叙利亚被抓,他告诉 NBC: “我就是想知道这个组织到底是干嘛的。我学的是政治学,喜欢旅行,这就是我想干的”。 行吧不怪他,万一人家是2014年末才来到地球的火星大学生呢。

他们离开 ISIS 的理由也同样荒唐,似乎所有人都很想念 “英国国粹” 炸鱼薯条。1月7号 Channel 4 拍摄了一群被抓的 “ISIS 战士” 的妻儿,一位全身黑罩袍的英国女性说 “我不想待了,我十分想念炸鱼薯条”。之前,在叙利亚东北被抓的一位 也告诉《星期日泰晤士报》 “我天天都在想着炸鱼和薯条”,ISIS 成员 Sajid Aslam 在给《每日镜报》发的邮件里 也说 “我的家乡以薯条店闻名,我非常想念!” 甚至据美方称虐待过西方俘虏的 Alexanda Kotey 也在一次采访中说 “我十分想念炸鱼薯条。”

ISIS 能把你们吸引到中东抛头颅洒热血,炸鱼薯条也能把你们拉回西方世界,你们对好东西是不是有点误解?


如果你在13-17岁之间并想搞懂一些羞羞的问题,试试这个机器人(不是那样试)

1548690092734639.jpg你可以用手机打开这个网站(下有链接)跟 Roo 聊聊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Planned Parenthoo)最近发布了聊天机器人 Roo,专职为青少年解答性健康问题。“我们在年轻人的帮助下开发了这款聊天机器人,希望可以向他们传达更到位和即时的信息。” 联合会会长温麟衍(Leana Wen)说。

Roo 欢迎任意年龄的使用者,但初衷是针对13-17岁的青少年。“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对于性健康问题充满疑惑和好奇,又难以开口向师长或朋友求助,他们需要这样一个能够匿名提问且答案靠谱的地方。”

程序界面十分简洁可爱,在入口处除了男女之外还提供了其他多种性别选项,开放而贴心的设置让人好感倍增。然而 Roo 和其他的 AI 聊天机器人一样,太过复杂的问题目前它还理解不了,但随着用户的提问增加,它将变得更加智能和博学。如果你对两性关系或生理健康有什么困惑的话,不妨现在就去跟 Roo 对话寻找权威解答吧。


老年男子养鳄鱼治疗抑郁症

1548695087357949.jpg《费城询问报》Heather Khalifa

今年65岁、家住费城西边的 Joie Henney 拒绝服用抗抑郁药物,并将他的宠物短吻鳄 Wally 登记为情感支持用动物。

根据《费城询问报》的说法,每当 Wally 出现在他身边时,他的心情就会有显著改善,为此他得到了医生的许可,可以牵着它出去遛。Henney 从奥兰多收养了 Wally,在接连失去了三位老友之后,他越来越依赖 Wally 的陪伴。Wally 平日会在客厅看电视,尤其喜欢看《鳄鱼兄弟》,爱吃鸡翅,喜欢被摸头。除了在它的专属塑料池里畅泳,剩下的时间就待在主人怀里,Henney 甚至让 Wally 和他睡一张床。

Henney 是一名动物爱好者,他在宾夕法尼亚的一个农场长大,养过受伤的猫头鹰,驯过牛。养一只可能长到500公斤以上的鳄鱼可能会带来一系列不同的挑战,但他发誓 Wally 绝对是个甜心,它 “喜欢抱抱”,喜欢跟金鱼和牛蛙做朋友,还怕猫。我们曾经报道过 因为非法养鳄而被没收宠物的密苏里州男子,比起他来,Henney 幸福多了。“我们爱抚彼此,它喜欢玩摔跤,还用它的尾巴抽打我。” 哦,真是 sweet。

编译: 阿文大胖真聪明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