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小的粉色队伍由当地贫民窟女孩组成,带队老师是年轻的 Tuany。虽然才二十出头,想进芭蕾舞团而无门的她,已经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这些后辈身上。

上帝之城依然不太平。距离你17322.6公里的里约热内卢,有一群女孩儿正在冒着生命危险练芭蕾。她们脚下的瓦砾残骸属于阿莱芒社区,这里有毒贩交火,帮派开战,暴力横行,枪声不断。身着紧身衣的女孩们在其间翩跹,纤美精致的温室艺术看起来悲情硬核。

1562319999526281.jpg

这个小小的粉色队伍由当地贫民窟女孩组成,带队老师是年轻的 Tuany。虽然才二十出头,想进芭蕾舞团而无门的她,已经将自己的梦想寄托在这些后辈身上。在安全与温饱都无法保障的境地里,追求自我实现是如此飘渺。她说了一句无比沉重的话:妈妈把她的芭蕾梦想留给了我,现在我交给她们。

起初,Tuany 一个人在路边跳舞。小女孩们看到了,小鸟般一个接一个地跟住了她。就像其他欠发达地区遇到的情况一样,这里的女孩常常因过早意外怀孕而失去童年和青春。“我们在这里什么也做不了”,一个追随 Tuany 的女孩说。她们对自己将会遇到的阻碍一清二楚,于是如救命稻草般抓住跳舞的机会。

1562320015896746.jpg

没有教室、没有把杆、没有空调,穿着捐赠舞衣的小女孩在简陋的空地里手拉手,快乐神情与阳光中产家的小孩并无二异。她们学到了自尊、友爱、全力以赴。有个小朋友的讲述特别叫人动容,她说自己因为身材的缘故很烦恼,但是跟大家跳舞这件事呢,“让我觉得自己特别重要。” 说完想了想,又很笃定地笑笑。

男人们在外面挑衅流血,女孩们围在一起唱歌:“天佑我的明日,从日落到天明。但尤其要保护我的今天。” 很难想象频繁目睹暴力事件会对她们造成多么严重的心理创伤,更难想象的是她们在这种状态下还保持着圣子心境。有个女孩说:“我替那些无辜的人害怕。” 真是个小天使!

1562320035434041.jpg

每个人都提到了 “梦想”。当舞者,进舞团,看看世界,当然还有最重要的 —— 早日逃离贫民窟。不过她们绝不因出身而蒙羞,相反,她们声称:“我们需要的是能看见我们未来的人。”

虚无已久的你想必会因这群女孩震动五秒,能做的操作似乎也只有默默三连。不过我相信你心底的价值排序已经发生了些松动,重新领悟了些生而为人的意义感。你手中的自由就是她们想要的未来,可别浪费。

Producer: VICE 团队

编辑: 赵四

Translated by: 人人影视字幕组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