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出生之前,玩物丧志的言论就已经存在了。到了人人都能玩到电脑网游的2000年后的 WOW 时代,则是人们第一次大规模使用游戏作为教育失败的替罪羊,而 “打倒电子海洛因” 的活动至今仍在此起彼伏。

如果你身边有年轻家长,碰巧他们的孩子沉迷类似《王者荣耀》的游戏,想必会经常听到以下的训斥:

“就知道玩游戏。”

“没考好还不是因为玩游戏!”

“别的孩子都能学明白凭啥你不行?”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玩家,都曾经被父母这三句话或与之类似的呵斥过。这三句话代表了随意下定义,不理解,妄加判断。这可能是我们一类人共同的不快回忆。因为长期在游戏和教育话题上的互相不理解,最终造成了不少遗憾,更甚者长大成人后仍在冷战,我庆幸自己是有机会化解了矛盾的人之一。

游戏童年:

我是1996年青年节在大庆(我们那全是大水泡子和磕头机)降生的,小伙子火力旺,体温微高。爸爸坚持给我盖被,妈妈怕捂坏了紧着开窗户同时掀开被子,因为难产几天未休息的两人就这么忙活了一宿,可以说从我出生爸妈对我的态度就产生了分歧。

1505111616551706.jpg育儿日记,图片来源

在我的童年时光,家用计算机,游戏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了。爸爸在单位和同事用局域网对战《雷神之锤》,要么在加班时候一个人开上一局《帝国时代》穷兵黩武到天亮。后来从单位捡了台淘汰的电脑,又买了台二手,在天花板上贴上跟蓝蓝的网线,一个两台电脑构成的局域网平台就此诞生。

1505111699134936.jpg我的起点在这里,图片由作者提供

大庆的网络直到现在很大一部分都被地区性的油田通信垄断,过年回家不科学上网就跟天朝局域网没啥区别。我小时候更是只能访问油田通信的政府主页,看看党政新闻国家大事仅此而已。然而盗版 CD 就像邮轮,无论是大洋彼岸麦斯奎特郊区办公楼里疯子们的反叛之作,还是日本游戏公司出品,台湾代理商发行又被盗版的机甲美少女游戏,经过一次次复制,刻录,再复制,更大量的刻录,盗版商的名字和包装换了一批又一批,最后安装进了我家电脑,现在想想童年能玩到那么多好玩游戏真是缘分。

1505111851604907.jpg《特勤机甲队4》我研究了很久才勉强入门,截图由作者提供

从有记忆起,我就被我爸抱在怀里看着屏幕上眼花缭乱的画面,在那个娱乐贫乏的时代,游戏远比注音读物和花屏电视有趣得多。得益于爸爸常去光顾的电脑城店主很给力,我有幸接触了这些影响我一生的游戏。《玩具兵大战2》,《命令与征服》,《红警2》,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十多年后玩游戏会是我学习和努力的动力。

1505112085752421.jpg《玩具兵大战2》是我内心神坛的第一位游戏,截图由作者提供

然而美好时光,只在昨日。随着我的义务教育的开始,长达13年的痛苦时光拉开了序幕。

我的苦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父母之间开始不和,妈妈跟我说是爸爸 “分心眼”,爸爸跟我说是妈妈 “糟害”。小的时候我也不懂,只记得不知不觉,爸爸加班越来越多,妈妈也出去跟朋友户外飙车。七八岁的孩子,在家里对着电脑玩《三角洲特种部队》一玩就是一天。挨个点开任务,然而绝大多数进去都不知道要干嘛,更别提过关了。中午饿了自己用微波炉焖上早上妈妈泡好的饭,再热点炖豆角,挑着菜里瘦肉吃两口继续玩。

因为缺乏应该有的教育和引导,小学老师一直觉得我只会整天犯傻,天真而残忍的同学也好欺负我取乐。在一次接到电话说我没来上学,父母在学校旁边的街道找到了蹲着看蚂蚁的我。就这样傻乐傻乐的,我以年纪倒数第五的成绩上了地区划分生源的初中,俩人这才意识到对我教育的缺失。

像很多没有经验不负责任的父亲一样,我爸爸把成绩挂在嘴边,任何成绩下滑都意味着这一顿打骂,然后狠狠的抽一口烟,打开电脑继续玩游戏,平时却又对学习不闻不问。在转瞬即逝的风暴之后,妈妈帮我找原因。为了让班主任多关心我的情况,打电话问候,送礼,请下馆子。她并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她仅仅是为了让我快乐成长而竭尽所能。

在对待玩游戏这个事情上格外明显,妈妈的态度是在让我娱乐的基础上增加和作业成绩挂钩的奖惩,并尽可能不要让爸爸看到,因为在爸爸眼里,只要我没达到他的要求,玩游戏就是错误的,任何辩解都是找理由偷懒。在初三的暑假(笔者所在地区,小学是五年制,中学是四年制)一次漫长的拉锯中,我得到了成绩好就能换台新电脑的许诺。整个初四我在 “为了能好好的玩游戏” 这个动力的支持下第一次刻苦的投入学习,每天下午放学到晚自习之前仅有的休息时间里,则用电脑一遍遍的整理淘宝收藏夹的游戏清单,反复的看《使命召唤6》和《战地:叛逆连队》的宣传片,想象着中考后暑假的快乐。最后居然在严重偏科的情况下做到了从年级倒数第五赶超到前五十的逆袭。

1505112299480902.jpg我一次又一次的被召唤着,图片来源

电脑的事,当然是跟很多 “承诺” 一样,黄了。我只能拿着一张100块钱奖学金,在小区网吧通了一遍《使命召唤6》。

同样的事情在高三重演一次,高中时代我痴迷于 FPS 网战,痛恨北方糟糕的网站 PING,以考上大城市学校能尽兴的玩对战为目标,向一本发起了冲击。兴趣使然的我靠着突出的英语成绩弥补了数理大崩盘。在得知录取我的学校网络条件不错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

通过游戏了解封闭小城外的世界,以玩游戏为动力走了出去,也算是贯彻始终了?

不是不爱,他们不懂得怎样去爱:

因为是偏科考的理科专业,所以大学上不喜欢的科目,挂科搞得非常痛苦。不过总算脱离了掌控,攒钱买了主机终于能痛快地玩了。意外的是这么多年的坚持总算开花结果,2016年初先后取得了电竞比赛的小成绩,赛后我回了趟老家,终于在受到肯定的情况下跟父母沟通了。

和爸爸的沟通不尽如人意,他仍然拒绝承认我的努力,仿佛无法承担他自己在对于我教育上的失败。经历了大学生活,我一定程度上理解了他的想法,作为一个农门出身的知识分子,他坚信知识改变命运。所以一味地要求我在数理上取得成绩,这虽然是为了改善我将来的待遇,却完全不理解我对文科的喜爱,反复对我下了例如 “没考好还不是因为玩游戏!别的孩子都能学明白凭啥你不行” 这样的定义,正是这样我才越发抵触并最总造成了难以修复的隔阂。

妈妈则给我讲了她小时候的故事:因为受到文革的牵连,在维持家庭生计的重担下,姥姥没有精力顾及家里最小的孩子 —— 我的妈妈。她在一个受到冷落,并不快乐的童年里成长,所以格外希望我不要重蹈她的覆辙,在我的教育问题上,她表现了最大程度的关爱和理解。因为她就学不好理科,只希望我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快乐的生活。在所有人觉得我不行的时候,她一直坚持鼓励我,去尝试,去拼搏。这才有了我成绩和游戏爱好上的小有所成。晚上我像往常一样打开主机,玩着玩着眼泪就下来了,庆幸自己能有妈妈的理解和因材施教。

游戏并不是教育的敌人:

在我出生之前,玩物丧志的言论就已经存在了。到了人人都能玩到电脑网游的2000年后的 WOW 时代,那也许是我所经历的第一次社会大规模抵制游戏的浩劫,学校、媒体都拿游戏当做教育失败的替罪羊,打倒电子海洛因的活动至今也是此起彼伏。

1505112768631239.jpg如果这些新闻标题里不提《王者荣耀》,只提游戏,仿佛我回到了上世纪90年代

然而游戏并不是教育的敌人,爱玩是人的天性,幼狮在打闹嬉戏间学习捕猎和战斗,猩猩平时会挥舞棍棒追赶,到了需要棍棒勾取果实的时候他们会灵活的是用棍棒作为工具,游戏对动物来说是未来生活的演练。而越是进化程度高的生命,游戏的欲望就更强。

1505112826500860.jpg爱玩是天性,人如此,动物也如此,图片来源

谈回我们自身,作为已知的宇宙中最聪明的生物,在现代电子技术的加持下,电子游戏能带给我们最大程度的娱乐:体育运动一样亲身的操作,看电影听音乐一样视觉和听觉上的刺激,以及像桌面游戏一样与人社交的乐趣。我承认游戏在让我们放松的同时会使人沉迷,但教育不应该让他背锅,因为构成教育的是受教者 —— 未成年人,教育者 —— 家长,学校以及社会。

首先未成年人没有足够的能力合理娱乐,教育者应当承认未成年人娱乐的刚性需求和游戏在娱乐上的价值的同时,合理的引导和和因材施教,而不是作为直接负责者把责任推卸给无辜者,更不是以此为借口一棒子打死。

但我也反对游戏教育化,或者教育游戏化。游戏就是游戏,教育就是教育。一个的价值是为了娱乐,一个的价值是为了传递知识。游戏不以娱乐为主体,教育不以教育为主体,那才是天下大乱。

好的游戏是在娱乐价值极高的同时,附带教育内容,就像你玩《文明》,《帝国时代》时能了解古代的文化,历史,建筑风格。玩军事模拟游戏能了解国防知识,玩萌豚游戏.......能增长审美……

这是潜移默化的教育。

1505113327889877.jpg现在也不断有小玩家在从《帝国时代》系列中学习历史知识,截图由作者提供

除了直接的知识传递,游戏作为一个娱乐方式,他能极大的调动你的兴趣,使你在这个方向上主动查找吸收知识或者直接的向这方面努力。就像我童年通过玩游戏,了解大千世界,产生了对外界的向往,成为我生活努力的动力。并在妈妈因材施教的引导下有所成就。

《王者荣耀》一直占据着热议话题的位置,每次引发的讨论都很有意思,尽管《王者荣耀》首当其冲的成为了出头鸟,但我们更能切身地感受到时代真的变了。玩游戏的群体扩展到社会各个层面,玩家群体再也不是没有发声权利的背锅侠了。互联网进步让电子游戏更加方便娱乐,容易沉迷的同时,也增强了对未成年人的保护。相信总有一天,我们能看到更多的人接受电子游戏,适当的娱乐享受它带来的正面作用。

1505113415677177.jpg《王者荣耀》防沉迷系统,图片来源

当循环来临,负担起责任,打破连锁:

看到这里的朋友们,还记得题头那三句话么?这是我写则篇文章的契机。

在快餐厅吃饭,刺耳的训斥声让我停下了进餐,回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只见一位穿着得体的中年男士在柜台前边点餐边训斥一个初中生摸样的校服男生。两人似乎是父子关系,而父亲看起来正在尽到督促儿子学习的责任。然而接下来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推卸责任,而且格外似曾相识.......一句句揭开了我记忆中最深的伤疤。

回想起20年来的光阴,感触很深。所见所想让我更加坚定了一个信念,如果我将来遇到一位伴侣,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个新的生命,我一定要尽到教育的责任,让我的孩子能首先享受游戏的快乐,其次成才成人。因为如果我教出一个满腹经纶的不快乐的人,就会像我父亲给我造成的伤害一样,循环的伤害到他的后代,即使是像我妈妈一样没接受过高等教育但明事理懂得娱乐的人,她也能引导她的孩子快乐成长,成才。可以的话,我希望在此斩断这个恶性的连锁。

现在距离我的目标,我还只差一个女朋友。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