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在野性时期的北欧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被尊重着。

人类在对死亡本质的探讨中很难回避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 “死得其所”。我们被时间、疾病、自然灾害、战争、仇人、最亲爱的人、甚至被我们自己结束着生命,就连死后身体的去处与最终所呈现出的样貌,有时也会被操控。无论是什么阶级地位的人,不管是被做成干尸,被火化还是遗体捐赠,大都希望死后即使不被记得也仍被尊重 —— 也许正是为了这个⽣而为⼈最后⼀点的尊严,有的人一⽣都在为之奋⽃,或骄傲或丑陋。

在冰岛侯尔⻢维克,有一个北欧巫术起源之镇,我在这里的巫术博物馆,亲眼⽬睹了17世纪的冰岛巫术师如何以各种⽅式处理尸体并赋予其神秘魔⼒的各种展品,也零距离证实了 “⼈皮裤” 和 “肋骨娃娃” 的存在。这种巫术师操控之下的散发着浓郁北欧⻛情的 “活” 与 “死” ⼈的对话⽅式,让我对 “死得其所” 这四个字有了重新的认识与思考。

从小,我就对暗黑能量有着浓厚的兴趣。近些年来,对不同地域信仰的祭祀文化研究让我了解到 “火” 这一既象征着安全感又满载毁灭性能量的神秘物质,而 “火” 的起源与使用在巫术史上又有着特别的地位。冰岛,在火山活动如此频繁猛烈的大地上,孕育出了怎样的巫术文化,这在我心中是个谜。于是我决定不管路途的艰险,一定要去北欧巫术的起源地侯尔马维克一探究竟。       

WechatIMG29.jpeg驶过礁石滩涂区

侯尔⻢维克是坐落在冰岛⻄部峡湾的⼀个小镇,全镇⼈口仅375人。驱车驶过礁⽯滩涂区,顺着指示牌驶出⼀号公路开进侯尔⻢维克地界,即便那时是阳光明媚的中午,我依旧感受到渗透浑身上下每个⽑孔的阴森⼒量。

这个镇⼦着实古怪,很容易让人迷路,车子绕了好⼏个⼤圈我都没找到巫术博物馆。因地处偏僻,网络信号几乎为零,于是我决定下车查看地形和地图,同行伙伴 “肥肠面” 先生则在车里继续尝试连上网络。打开车门,空⽆⼀人的街道上飘来肥滋滋的烤⾁香。突然从诡异的风声中传来了蹩脚的英语问候,⼀个⽼奶奶过来给我指了路。我现在对她的记忆只限于雪白的皮肤,满是酒气的红晕面颊和鼻梁上深棕色的雀斑。她穿着灰色的起了球儿的羊毛衣,是冰岛特有的花纹款式。但直到现在我都想不明白她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在车上等待的 “肥肠面” 先生声称自己并没有看到过她的出现 —— 这无疑为我的巫术之旅笼罩了一份浓浓的恐怖悬疑气氛。   

WechatIMG31.jpeg破旧的巫术博物馆外观

顺着老奶奶指的路,我顺利到达,博物馆不大,300平左右,还有一个餐厅,烤⾁味⼉就是从这里飘出来的,⽽且这个餐厅居然就是博物馆的唯⼀的出⼊口。餐厅与展品空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划分,我坐在进餐的座位上,看⻅那条享誉世界的⼈皮裤。当我在欣赏各种⼈骨、人皮、人发、⼈血展品时,烤肉的气味时不时飘过来,让我有一种亲临⼫场的穿越体验。我没有恋尸癖,但不得不承认,这个餐厅和博物馆的结合散发着⼀种诱⼈的魔力。

WechatIMG35.jpeg红红火火的餐厅

兴奋驱使下,我走进展区,最先看到的展品是来⾃一位游客的两封信件和⼀个护身符。信中提到这个游客在博物馆买了一个⾃己⾮常喜欢的护身符,但从带在身上开始就厄运不断,于是把它退了回来,并希望博物馆为他选择⼀个不只是⾃己喜欢,也会喜欢他的护身符。新的护身符佩戴在他身上之后好事连连,于是他又特地写了一封感谢信寄到博物馆,现在连同那个被退回的厄运符⼀同被展示在博物馆⼊口处最明显的位置。

我面前的这 “颗” 护身符,形状怎么看都像是牙齿,想到馆里收藏的大多和人体有关,让我不得不怀疑这是从哪位倒霉的食客嘴里撬下来的,当和佩戴者气场不合时,便会带来霉运。以至于在一种诡异氛围之下,我整个博物馆的参观过程中都没敢把嘴巴张开。

WechatIMG42.jpeg厄运不断护身符与来自一位游客的两封信件

馆内和各类展品合影自拍的游客不在少数,我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禁忌,但为了不在查看照片时发现什么意想不到的内容,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在我所读过的一些古信仰文化里,也许是因为处女被信奉为最纯洁的人类象征,常作为活人祭祀品被送到海中、火山中以平息神灵的愤怒,保障家园的安宁。“海老鼠” 的捕捉魔法就是用到了处女月经血和头发这两种材料。除此之外,为了让魔法具备防止 “海老鼠” 逃跑的效力,猫皮成了制作容器的必需品,还必须是黑色公猫的皮。如果说颜色就能单纯地决定魔法的神奇效力的话,我家的三个猫主子中,头戴小黑帽的小霸王确实要比白花花的另两只凶狠得多。

WechatIMG44.jpeg海老鼠

在那个财富都集中在土地所有者手里的17世纪冰岛, 普通人几乎没有任何获取财富的途径,他们只能寄希望于非自然力量,比如,利用 “海老鼠” 从大海中攫取财富,或者,用 “人皮裤” 敛财。 “人皮裤” 就是北欧的各种巫术书和民间传说中被提到的最难的魔法之一。

据说制作此物的关键是能够和一个活着的男人制定奉献协约 —— 同意死后尸体被挖出并被剥下腰以下的全部皮肤。皮肤在剥下的过程中要格外小心以确保它的绝对完整性,不得有任何的孔洞或是抓裂。我仔细检查了橱窗里的展品,发现事实上成品真是出乎意料地完美,就连睾丸和腿上的汗毛都根根立挺地挂在 “人皮裤” 上,脚趾上的指甲盖儿也完整无缺,生动得让人隔着玻璃都仿佛能闻到血淋淋的人肉味儿。我猜想恐怕也只可能是用灌铅法才能有这么精细的剥皮技术,但真实的操作不得而知。

人皮裤的阴囊里有好多钱币,据记载这是在圣诞节、复活节或是圣灵降临节当天偷取的,有了它们,“人皮裤” 便会开始为巫术师从活人身上转移财富,永无停歇。展品周围的人们都不由自主地比划着看它的长短和自己双腿的长度是否合适,但即使它能帮人掠夺不义之财,我也不敢穿上这条 “人皮裤”。

WechatIMG46.jpeg人皮裤

说到巫术师,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弯钩鼻子满脸褶子的女巫形象。但实际上,冰岛却是男性巫术师主宰着魔法世界的天下,鲜有几个魔法是通过女性巫术师施展的, “肋骨娃娃” 就是其中之一。

“肋骨娃娃” 是由女人偷来的坟地里男性的肋骨制成,裹上灰色的羊毛夹到乳房中间保存。直到他长大到乳房处藏不住时, “母亲” 要在大腿内侧划开皮肤,做成一个类似奶头的东西以便让 “肋骨娃娃” 挂住,吸食 “母亲” 的血液。而当 “肋骨娃娃” 长得足够大的时候,“母亲” 就可以开始指使它从别家的农场偷牛奶了。虽然在我面前的不是人形生物,但确实是肋骨变成生命体的成功案例。都说女人是男人的肋骨做的,那岂不是女人和 “肋骨娃娃” 是亲缘关系?想到这里,我不由主打了个冷颤。

WechatIMG48.jpeg肋骨娃娃 

除了上面四大件镇馆之宝,博物馆还收藏了其他大量巫术展品,以及17世纪巫术师被施以火刑时所用的器具。

走出阴森森的博物馆,刺眼的阳光清楚地让我意识到我还活着。被太阳炙烤的热度似乎消除了一切生理上的不适感,想到巫术师在以前大多被施以火刑,是否就是因为人们在 “火” 身上找到了可以祛除一切邪恶力量的安全感?烧尽的是恐惧,但烧不尽的是巫术力量隐喻的来自社会底层人民为生命存在感的挣扎与呐喊。他们在艰苦的原始自然、人文环境之下,对获取财富,治愈疾病,控制天气,乃至控制死亡有着深切的渴望。

巫术盛行时期人类对 “人权” 与 “人格” 的探索与独特定义令我心生敬畏。在那个 “兽性” 狂溢,“人性” 并未完全开化的粗野年代,人类的血液、肉体、皮肤、骨头看似是被残忍的用作成就各种魔法的药引子,但实则是被放到了与其他生物平等的地位之上。就像是乌鸦和黑猫一样,被赋予灵力,参与到了干涉宇宙运转的魔力事件中。 死亡在野性时期的北欧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被尊重着,我们的身体与灵魂以另一种方式得以 “死得其所”。

WechatIMG38.jpeg博物馆门口古怪扭曲的树桩

我忽然怀念巫术师餐厅的肥滋滋肉香,回过身又踏入了博物馆,决定点一份招牌巫师烤肉。顿觉即便上来的是我一直担心的烤人肉,现在恐怕也吃得下了。

编辑: 麦吉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