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霍利克几乎凭借一己之力缔造了庞大的维生素 D 产业,加起来已经有几十亿美元的产值。为此慷慨解囊的美国人并不知道,他们的钱极有可能流进了霍利克的腰包。

波士顿大学内分泌科教授迈克尔·霍利克(Michael Holick)对维生素 D 的热忱可真是不一般。

霍利克几乎凭借一己之力缔造了庞大的维生素 D 产业,这个产业的重要环节就是人体维 D 检测和营养品销售,加起来已经有几十亿亿美元的产值。生活中霍利克也毫不含糊,每日服用保健品,喝维 D 强化牛奶,出门骑车从来不抹防晒霜(阳光中的紫外线可以让人体自行合成维生素 D)。他为这种物质写了洋洋洒洒的颂歌,还在很多学术文章中指出 “维生素 D 缺乏症” 是世界各地许多疾病的罪魁祸首。

他甚至把研究的手伸向了恐龙,真的,说不定恐龙在6500万年前就是因为照不到太阳、无法合成维生素 D、最后骨质疏松无法支撑庞大的身体于是纷纷走向灭绝 —— 万一真有这事儿呢?!霍利克曾在某篇文章中写过,“我总想……恐龙会不会死于佝偻病、软骨病呢?”

霍利克直接参与起草了维生素 D 美国国家标准,他的理论也被各种主流医疗工作者和养生大师们奉为圭臬。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2017年,维生素 D 保健品在美国创造了9.36亿美元的销售额,比十年前增长了足足九倍。维 D 实验室检测量也呈现井喷态势,2016年,全美各地的医生开出了超过1000万份检测处方单,金额达到3.65亿美元,相比2017年,增长了547%。如果你对这些数字没有什么概念,那我这样说吧:每四个60岁以上老年人里,就有一个人正在服用维 D 营养品。

但是,这些为了维 D 慷慨解囊的美国人并不知道,他们的钱极有可能流进了霍利克的腰包。凯撒健康新闻 (Kaiser Health News)做过调查,发现霍利克利用自己在医学界的地位大搞宣传攻势,由此,他获得了相关产业几十万美元的赞助 —— 这些企业包括药厂、人工日光浴公司以及美国的大型商业医疗检测实验室。

在一次采访中,霍利克本人承认,他自从1979年以来都在为 Quest Diagnostics 公司(一家提供维 D 检测服务的公司)做顾问。霍利克今年已经72岁,他说与业内公司的经济支持 “并未影响我对维生素 D 功能的宣传”。

维生素 D 确有其保健功能。一旦摄入不足,骨质会变薄、变脆,甚至可能变形,这也就是常说的佝偻病(儿童)和软骨病(成人)。只要摄入足量维 D,就可以避免上述健康问题 —— 问题是,多少算 “足够”?

2011年,霍利克挑战了这个问题的答案。2010年年底,美国医学科学院一批独立专家发表了一份长达1132页的 报告,指出大部分美国人都已经从日常饮食和阳光照射中吸取了足量的维 D,除非已经表现出骨质疏松的症状,否则没必要花冤枉钱做维 D 检测。

2011年六月,霍利克发表了不同的见解。他在《临床内分泌学 / 新陈代谢学报》上发表了一篇通过了同行评审的文章,称维 D 缺乏症 “在各个年龄层人群中都普遍存在”,还提议增大维 D 检测的范围,他认为有半数美国人有缺乏维 D 的风险,其中黑人、拉丁裔和肥胖症人群更是高危人群。这篇文章代表了美国内分泌医师协会的意见,而期刊本身在内分泌学专家、临床医生和商业医疗实验室圈子里享有极高的权威,由此,霍利克的意见迅速被他们采纳。

随之而来的就是滚滚钞票。内分泌医师协会开出了大量的维 D 检测处方,让患者去 Quest 和其他的商业实验室做检测。维生素 D 检测已经是美国联邦医保里 排名 第五的实验室检测项目。

指标本身也发生了变化。美国医学科学院给出的 “足量维 D” 标准是每毫升血液20纳克,而内分泌医师协会定下的标准高得多,达到每毫升血液30纳克。而很多商业实验室都采用后者的标准。

缅因州医学中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美国医学科学院报告的起草人之一克利福德·罗森(Clifford Rosen)就直言,没有证据表明维 D “吃得越多越健康”。而内分泌医师协会给的这个标准明显偏高,以这个标准来看,八成美国人都摄入不足。这造成了一种普遍性的恐慌。

“很多人争相去做检测,社会舆论也在引导他们,‘吃保健品吧,这样更健康。’”

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副主席阿利克斯·克里斯特(Alex Krist)称,如果有人做维 D 检测结果偏低,那么医生除了开补品之外,还会开出一张几个月后复查的检测单。很多医生会建议患者每年复查,自然,出于 “经济利益考虑”,商业实验室自然也乐意给检测者打上 “缺乏维 D” 的标签。

在2010年出版的《The Vitamin D Solution》一书中,霍利克直接呼吁读者尽快抽血检测。担心检测费用(约40~225美元不等)承受不起?没问题,霍利克在书里把医保报销编码都给你准备好了。“请给医生出示这些报销编码……如果写错了,那么医保就不能顺利报销,你只能自掏腰包了。” 霍利克原文如此。

发表内分泌医师版本标准时,霍利克在其中的 “财务披露声明” 段落中承认了他与维 D 产业相关公司的经济关系。在一次采访中他透露自己给 Quest 公司做了近40年顾问,现在还在领取每月1000美元的顾问费,但这对他的医疗建议毫无关联,“(没有所谓提成费这回事),无论他们卖出一份检测还是卖出一亿份检测,到我手里的钱都是一样的。”

Quest 公司发言人温蒂·博斯特(Wendy Bost)对雇佣霍利克也给出了解释,“无论是维生素 D 还是其他分支领域,与医学界顶尖专家的合作让我们能为患者和临床医师提供更全面的信息和更高质量的服务。”

自2011年以来,霍利克的意见得到了各类医疗保健产业人士的支持,连产业外的人都接受了他的理论:演员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在其 网站 上引用过霍利克的言论;电视主持人兼心胸外科医师 梅默特·奥兹 (Mehmet Oz)称维生素 D 是 “你最需要的保健品”,称其为预防心脏病、抑郁症、过度肥胖、记忆减退乃至癌症的万能药;奥普拉(Oprah Winfrey)也在 网站 上呼吁 “了解体内维 D 水平能够挽救生命”。主流医学界人士也加入其中,比如哈佛医学院知名教授沃尔特·威利特(Walter Willett)就是其中之一。

七年之后的今天,在全民维 D 的热潮下,美国医学科学院维 D 报告起草人的声音已经被淹没了。作者之一、宾州大学教授凯瑟琳·罗斯(Catharine Ross)在采访中说 “根本没有 ‘维生素 D 普遍缺乏’ 这回事,这并不是一个足以让社会人人自危的问题。”

霍利克与药厂和人工日光浴服务商之间的瓜葛

在《The Vitamin D Solution》一书中,霍利克将自己形容为一个倡导健康的独行骑士。“药厂可以贩卖恐惧,但他们无法克扣阳光,阳光是纯天然的保健品,不存在 ‘营销阳光’ 这回事。”

讽刺的是这些药厂都在给霍利克塞钱。根据联邦医保经济数据库的 统计,2013-2017年间,霍利克收到了药物公司163000美元的款项。金主包括赛诺菲·安万特(Sanofi Aventis,维 D 保健品生产商)、夏尔(Shire,生产治疗维 D 缺乏症药物)、安进(Amgen,生产骨质疏松症药物)以及罗氏诊断(Roche Diagnostics)和 Quidel 集团这样的维 D 检测公司。

这还仅仅是2013年之后的记录,霍利克从中牟利可是从老早之前就开始了。在书中他提到过之前访问南非时曾在一家药企做演讲,企业董事长和 CEO 都在听众之列。

他和人工日光浴产业也扯上了关系。虽然霍利克没有公开呼吁大家做日光浴,但他说过 “只要使用得当,人工日光浴也可以成为补充维 D 的好选择” 这种话。

难怪 UV 基金会(美国人工日光浴协会下属机构,该协会现已停止运作)在2004至2006年间给波士顿大学捐款15万美元,指明必须专款专用,供霍利克研究使用。然而,2009年国际癌症研究协会公布 报告,称人工日光浴存在致癌风险。

2004年,人工日光浴协会游说当时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皮肤病研究部门主任芭芭拉·吉尔赛斯特(Barbara Gilchrest),让其劝说霍利克离开该部门。霍利克果然退出,转到内分泌、糖尿病及营养学研究室工作。

霍利克在书中称他是 “被迫” 退出,因为他支持接触天然日光,与人工日光浴厂商有利益冲突 —— 那又怎么解释后来这一系列赞助呢?另外,霍利克在个人网站上说自己是美国皮肤学学会会员,该学会发言人则说他早已失去会籍。

内分泌医师协会临床标准委员会主席克里斯托弗·麦卡特尼(Christopher McCartney)说,自从维生素 D 事件以来,协会在利益关系审查方面采取了更严格的 政策,禁止产业利益相关方插手标准的制定过程。

“魔术药丸” 风光不再

近些年来,“维 D 热” 逐渐降温,研究已经证实,早期宣传的许多保健效果都是子虚乌有。一系列 研究 发现,维 D 无益于预防癌症、心脏病及老年跌倒;绝大多数科学家也认为,并无足够证据证明维 D 可以预防与骨骼无关的慢性疾病。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并不缺乏维生素 D 的人吃了保健品,很可能就会摄入过多。2015年美国药学学报就有 研究,超过一定限度(这个限度是每毫升血液50纳克维 D,并不算高),死亡风险反而会提高。

研究者称维 D 一直被宣传成万能的魔术药丸,实际情况绝非如此。没错,很多卧床病人维生素 D 水平都很低,但这是因为他们不能出门接触阳光,所以体内才缺乏,而不是如宣传所说因为缺维 D 才生病 —— 因果关系完全搞反了。波士顿药学专家乔·安·曼森(Jo Ann Manson)正在进行一项严格的对照试验(维 D – 安慰剂),组织了26000人参与其中,结果将于11月揭晓。

医学专家和很多购买医保的人现在也幡然醒悟,意识到维 D 检测既耗费钱财又没有意义。2014年,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对维 D 态度还是 “不支持、不反对接受检测”,到2018年四月,他们已经公开声明,不建议在家生活(即不在养老院接受照顾)的老年人为了预防跌倒而自行服用维 D。

2015年,Excellus 蓝十字蓝盾保险公司发表 报告,强调维 D 检测如今已经 “严重滥用”。2014年,保险人花费3300万美元购买了64.1万次检测服务,Excellus 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医疗运营官理查德·洛克伍德(Richard Lockwood)称这是 “天文数字的浪费”,因为其中至少四成的人从医学上看都没有做这个测试的必要。

尽管如此,美国社会的维 D 检测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洛克伍德说习惯的力量太过强大,移风易俗实属不易。“医学界跟世界的其他部分一样,好不到哪里去,人人都在跟风。”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怀特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