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

图片来自 Flickr 用户 Waiting for the World

就在美国最高院通过了同性恋婚姻法之后,感觉所有那些骄傲自豪的反同者也都突然蹦了出来,告诉大家他们依然多么憎恨着全世界的 gay 们。作为一个犹太直男,耶稣信众中的恐同者比例一直都让我非常惊讶:他们跪在十字架上那个穿着这么少衣服的年轻男人脚下,这场景本身就挺 gay 的啊!而且就我自己的 “雷达”(gaydar)而言,耶稣此人本身就像是棵圣诞树那样引人注目,完全无法忽略 —— 你想啊,他那么瘦,头发老湿漉漉的,周围踪着一大帮年轻小伙子,还天天跟他们说要彼此相爱相助什么的 …… 还有耶稣后来的牺牲,说白了不也是被那帮不愿接受改变的保守派给钉上的十字架吗?

真不止我一个人这么觉得。鲍勃·绍尔格斯(Bob Shore-Goss)教授是一名已经出柜的主教牧师,他已就相关话题写过好几本书了,比如《酷儿基督》(Queering Christ)和《耶稣走起来:一部有关男同女同的宣言》(Jesus ACTED UP: A Gay and Lesbian Manifesto)等等。他在哈佛大学获得了比较宗教学的博士学位,目前在美国国家顾问委员会的同性恋宗教部里任职。他就深信:耶稣是个同性恋。

我最近联系上他,听他如何引述《圣经》中的观点来证明这个惊人的理论。

图片来自 Flickr 用户 Waiting for the World

VICE:耶稣真的是同性恋吗?

鲍勃·绍尔格斯:我希望他是,也在试图证明这一点。起码对我自己而言,我是非常愿意跟他同床共枕的。这么说吧,耶稣至少是个酷儿(queer),因为他打破了他们文化中关于社会建构与父权规范的禁忌,颠覆了他们文化中关于男性气概与性别密码的定义。“酷儿” 虽然不一定非得指的是某种性取向,但这部分内容却是一个 “酷儿” 不可或缺的标志。至于圣保罗,我敢说,放到今天,他肯定就是一个还没有公开出柜的同性恋,只不过当时还没有这种词来形容他罢了。

耶稣时代,人们对同性恋的认知是什么样的?

那会儿没有性取向的概念,只有性别差异的概念。比如在《圣经》里,当一个男人像一个女人一样,睡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的时候,是惹人厌恶的。你明白吗?他们的重点是在于,这个男人背叛了他作为上帝的受造物的身份,使自己女性化了。他们在意的是性别本身,而不是性取向的行为问题。在古时候,有关男性阳刚之气的定义是十分明确的;但其实当时的同性恋关系却又很常见和普遍,尤其是在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世界里。

耶稣说过有关这方面的内容么?

《圣经》中耶稣所行过的诸多神迹之中,有一个治愈百夫长的男孩仆人的例子,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对此都有记述。马太描述这个男孩时所用的词是 “pais”,而这个词本身就有鸡奸的意思 —— 说白了所谓的 “仆人” 就是百夫长的男妾,多么放荡的关系。

有一天,这个百夫长求耶稣去治愈他这个患了麻风病的男孩,耶稣说那咱赶紧走吧;结果百夫长却回答说,“主阿,你到我舍下,我不敢当;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马太福音8:5)。然后耶稣是如此评价这样一个身处同性恋关系中的百夫长的:“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么大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我也没有遇见过。”(马太福音8:10)

牛逼的是,每周日的礼拜会上,成千上万的天主教徒都会念出这样的句子:“主啊,我不值得您的垂怜;你只要说句话,我就能好了。” 你看,他们在复制的这句祷告,其实是来自一个与自己的仆人男童有着同性恋关系的百夫长;而人们对他的这个真实身份,其实就是选择性忽视或者遗忘了,没人提这事。但在《圣经》诞生公元二世纪,谁都明白这就是一段同性恋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什么新鲜的。

那《圣经》里有关于耶稣本人是不是同性恋的证据吗?

有相关的暗示,你得仔细读才能发现。比如《约翰福音》中关于 “挚爱的门徒” 那段里就有一点线索:约翰写的此人跟耶稣的关系非常亲密,尽管谁都不知道这个门徒到底是哪一位。不管怎么着,最后晚餐的时候,这位门徒依偎在耶稣的胸口,而且有只手很有可能还钻进了他的 “束腰套” 里 —— 也就是我们今天所穿的内衣。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亲密动作,也是非常亲密的二人关系中才会出现的动作。

我能想象耶稣有多爱他的门徒,他还叫他们彼此相爱,连邻居也要爱呢。所以挑出其中特定的一个人作为 “挚爱”,看起来确实意味深长,不一般啊。

对。耶稣还叫过另外一个人是他的 “挚爱”,这人就是拉撒路。除此之外,60年代还有一个特别厉害的古文化学者,叫莫顿·史密斯(Morton Smith),他发现在另外一部并不广为人知的秘密福音书里也有类似的证据,而这部福音书的时间大概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纪。里边有一段非常片段的记载,说有一个光着身子的男孩在深夜找到耶稣,俩人共渡整夜的时光来进行 “教汇”。当然有关这个段落争议也很大,但不管怎么说,这段内容证明了某种同性恋式的亲密关系。

 

***

 

 

 

***

 

恩,听起来就像《圣经》中的其他所有内容一样,你想怎么解释都行,哪怕是去论证 “耶稣是个同性恋” 这点 —— 我的意思是,他本人确实有着很强的酷儿特征,比如终生未娶 ……

对,这也是一个特别明显的证据。耶稣是个拉比,拉比的意思就是老师,但当时所有的拉比都是会结婚的,可却没有任何关于耶稣婚姻的证据。还有一种非常有意思的观点,说耶稣其实是个双儿,同时与抹大拉的玛丽亚以及他的门徒分别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而且他确实也非常可能是个双性恋,毕竟他没有生父,因此比较女性化,而却又是个男儿身。

很多人就是太把这些争论当回事儿了。我曾经有一个女同性恋的学生跟我说,“耶稣不可能是同性恋,他是完美的。” 那她又该如何看待自己的性取向呢?在天主教看来,耶稣是完美的,从里到外都是好的,“遵守神的道”;而我们这些同性恋的人,则从本质上就是邪恶的,是不正常的。在他们看来,你想要被救赎,首先得是个异性恋才行。

但如果最后证明耶稣真是个同性恋,而且他又是如此 “完美” 的话,就只有同性恋才能进天堂了对吧?这可是个绝妙的反讽。

你知道,我觉得长久以来人们对耶稣的想象实在是太神化了。耶稣也有性欲。我原来也相信耶稣是完美的,但我在神学院的第一年就读了一本书,叫做《上帝的人形》(The Human Face of God),是一位叫约翰·罗宾逊(John A.T. Robinson)的英国主教兼新约学者写的。书里边说,耶稣会放屁。我当时就惊了:我的神啊。但后来一想也对,他就是个人,首先是个人。于是我很自然地联想到,“如果他是人,那他会勃起吗?会梦遗吗?所有男人都得有过这种体验才对。” 就是这些想法,让我推翻了此前天主教的那套有关 “耶稣到底是谁” 的理论知识。我继续往下琢磨,“那耶稣会性交吗?跟谁?” 但我马上又想,“这个重要吗?”

我觉得是重要的。

如果耶稣是一个完整的人,那他必定会是有性欲的。这就意味着性欲也是一件很正常很积极的事情,人们必须学会面对这一点,而且不管你的性欲对象是什么样的。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了吧?我想说的是,任何一种性欲,都是来自上帝的赐福,因为我们就是被按照神的形象造出来的。

听完你说的,我所明白的是,耶稣作为一个酷儿,作为一个人类个体,至少是与男同性恋的抗争有关系的 —— 有点像是一个被放逐的浪子,因为这个酷儿群体的所作所为而受到了保守势力的惩罚什么的。

对,你说的这些完全有道理。

即使耶稣本人不是同性恋,我也觉得比起那些一直教育基督教徒一定要反对同性恋的教会来说,他肯定离这个性少数派的群体更近一些。

有意思的是,那些原教旨主义者痛恨同性恋的原因,其实恰恰因为他们没有弄明白耶稣和《圣经》所处的历史背景,完全是通过自己的想象扭曲出来了一套意识形态。很多时候他们对这个群体所表现出来的激烈情绪,反而是来自于他们内心深处对同性恋的恐惧。但耶稣可不是什么原教旨主义者,也不是那种拘泥于准确的文字表达的家伙,他的所有教诲都是从寓言和隐喻的故事里讲出来的。

那你说耶稣到底是攻还是受呢?

他可是上帝啊,他通吃。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