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观察并不是非常专业或全面,但却是每个人最直观的体验。而如果你把这些观点视为一种文化的交流,或许也能反过来对自身民族的反思和理解提供另一种线索。

与旅游不同,当你踏上陌生的领土,准备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的时候,你很可能会发现这里的很多东西都与你想象的并不一样。作为一个陌生的个体,你会更容易捕捉到身处环境的真实特质,同时比当地人更能领略到不同文化之间的复杂性和多样性 —— 而这种微妙的差异性,或许才是在一个又一个不同的国家或民族中,最为吸引人的那部分被称为 “特质” 的东西。

因此我们问了一些正在或者曾经留学的朋友,听他们讲讲在海外的生活中,最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文化、潮流和社会环境的特点。这些观察并不是非常专业或全面,但却是每个人最直观的体验。而如果你把这些观点视为一种文化的交流,或许也能反过来对自身民族的反思和理解提供另一种线索。

 

答应我别这样

我记得刚来美国的时候,从机场到学校,看着一栋一栋相距很远的房子,我就感觉这里人都活的好孤独啊,感叹这些人如果独居的话,真的会死在家里很久都不会有人发现吧。 但是室友来的第一天就带着他的女朋友,把我刚布置好的房间锁上门,在里面来了一发 —— 这个反差让我有点被惊到了。

另外我发现不少美国人在吃这一方面还是非常初级的,他们喜欢所谓的中国餐馆里的那些美式中餐,有的在国内真是闻所未闻。第一次定外卖,我点了烤鸭和馄饨汤,然后发现这里馄饨皮比国内的饺子皮还厚。这些事让我想起《逃亡》里的那句,“美国人所谓的 ‘世界美食’,不过是对那些遥远的国家里,真正饮食文化的一个粗糙复制。”

—— 阿飞,美国

 

去过日本的朋友都惊讶日本的环境好,觉得好环境会改变人,但其实好环境也是人辅助养成的。在日本,每个人都像小蚂蚁一样勤劳的工作,兢兢业业,一干就是一辈子。有的人甚至年岁很大依然不闲着,希望自己能做个有用的人。

比如有次我在路边的一个烟灰缸旁抽烟,刚抽两口,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很艰难地驼着背走过来,抬头问我:“打扰了,我可以清理一下吗?” 然后她把烟灰缸(像垃圾桶那么大只是上面是烟灰缸的那种)搬到了一个不挡路的角落,把里面的烟灰烟头都装在了自己带的透明密封袋里,然后把烟灰缸擦的特别干净。

还有一次,夜里两三点了,我去完超市刚走到住处附近。后面骑车过来一对四十岁的夫妇,我看见他们把车停在了这栋楼的专属停车场,所以我知道他们是同楼的邻居。想着自己提着好多东西,因此我快走几步赶紧上楼,心想别挡着人家路;结果刚要到楼梯,那对夫妇也一起等在楼道边,微笑着跟我们说 “晚上好”,顿时感觉心里一暖。我觉得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就应该是这种关系才对。

—— PB 夫妇,日本

 

加拿大人特别有团队合作精神:和朋友、和同学在一起时,会有家的感觉,所有人都爱你,所有人都支持你,这点蛮让我惊喜的。另外就是医疗吧,统统是政府掏钱的 —— 不过这个可能大家都知道,也谈不上特别意外了。但是说起来他们真挺注重健康的,包括食品方面,含反式脂肪酸的已经杜绝生产了,但好像他们又不像美国人那样信奉健康蔬菜(尤其是羽衣甘蓝)的概念,这个比较微妙。最后有一点,加拿大人特别喜欢说 “对不起”,说得太多了,到现在我都不适应。

—— 佩佩,加拿大

 

图片来源:Number Plate Appreciation Society

和车牌自拍是澳洲年轻人很喜欢的娱乐项目。真的,我找张图给你!

—— Ben,澳大利亚

 

瑞典最特别的必须是瑞典男人咯。动不动就脸红啊,先睡了再谈感情 —— 而且永远是娇羞状,等女生主动去睡他们啊、跟你 AA 啊、走你前面也不为你抵门啊、直男也穿小背心和紧身裤啊 —— 这些点都会让外国人蛮意外的吧。

—— 虹,瑞典

 

法国比较让我意外的,是他们年轻人如何 “自甘堕落” 吧。本来是文化大国的人,却喜欢好莱坞、李维斯什么的。他们说话的腔调和上辈人差很多,咄咄逼人的;为人处事更呵呵了,特别冷漠 —— 有次我去快餐店,被一个神经病抢吃的,周围年轻人都看着我,没一个出来帮忙的;而之前我在地铁上发现被偷,光是面露难色,就有法国老爷爷过来,好心问我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帮忙。说起来,我接触的法国老人们,都太有文化了,特别优雅。但他们年轻的这一代,真让我好悲伤。

—— 峻渝,法国

 

意大利人打招呼的方式,要花一段时间去适应吧,亲啊抱的,不过我喜欢,哈哈。然后他们平均颜值很高,打扮也时髦,这倒不一定是意外了,但可以激发你的灵感。另外,和传说不符的是,并不是每个意大利男人都嘴甜会说话,但他们神奇的点在于,越是长得帅的,竟然越是会说话的,竟然没有被宠坏。最后,真受不了他们吃一顿午餐都要花三小时啊。

—— Nicole,意大利

 

图片来源:stuff.co.nz

新西兰人最让我意外的 “潮物” 就是他们的大耳洞。跟我们的耳洞不一样,不少当地年轻人会把自己的耳洞撑得特别大,太夸张了,原谅我实在不懂。

—— 维妮,新西兰

 

来新加坡之前,我一直以为英语只有 “英国腔” 和 “美国腔” 两种口音 (原谅我的无知),来了之后才发现,哇,居然原来还有 “新加坡腔”,也就是俗称的 “Singlish”。这边人英语说得急促,音调也比较多变 —— 举个例子,“Three” 读作 “Tree”,“People” 读作 “Beeble”,还可以毫无违和感地掺入华文表达,比如 “Ahya, can or cannot lah?” 就是“哎呀,能不能行啦?”,这些发音和表达经常让外国人为之一愣。其实 Singlish 是文化交融的产物,其中可以看到华文、马来文和印度语的影子,成为了新加坡多元化最好的代言之一。

—— 如蓝,新加坡

 

关于迪拜的新闻永远离不开高大上,各种土豪的生活,纸醉金迷花天酒地。媒体把迪拜形容成了一个极乐园,好像所有人间乐事都发生在迪拜,或者整个阿联酋国家 —— 可是那不是真实的迪拜。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新闻是怎么出来的,是迪拜出色的公关营销,还是大多数媒体一贯的尿性。事实上,挥金如土只是那不到百分之二十的当地人,或者是说那少之又少的当地的上层人士才享有的生活。许多南亚人在迪拜就业,一周工作六天,一天九个小时,时薪才五迪拉姆;更不用说那些被无良工头骗来,不得不无偿做苦力的工人了。

—— 小晗,迪拜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