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的大部分员工每周工作44到60个小时,没有加班费,没有假期,并且很多人的工资用支票和现金对半支付。这样雇主不仅可以逃税,而且能够趁机榨取员工的加班费。

对于大部分住在多伦多唐人街附近的人来说,空气中炒饭的味道和橱窗里一只只挂起来的烧鸭景象已是家常便饭了。而对穷学生和打工仔来说,让人倍感欣慰的是,无论何时你都能走进其中任何一家中餐馆,点一份好吃又便宜的饭,顺便看着一帮厨子和服务员有条不紊地忙活。其实,这就是那种假惺惺的所谓 “民族文化掠影” —— 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去正经的西餐馆吃一顿太贵,而我们大多数人也只有在肚子咕咕叫时,才想要亲近一下异国文化。

就在昨天新出炉的一项对多伦多中餐馆员工的研究表明,他们中至少半数过度劳累且报酬不足,同时还遭受着雇主的不公对待。在唐人街的繁华热闹的表象之下,是滋生着恶劣工作环境和非法劳工市场的温床。研究报告中的数据非常可怕,令人不安。受访的大部分员工每周工作44到60个小时,没有加班费,没有假期,并且很多人的工资用支票和现金对半支付 —— 这样雇主不仅可以逃税,而且能够趁机榨取员工的加班费。

但数据只是整个事件的冰山一角。为了探查多伦多中餐馆的员工真实生活,我在唐人街待了几个小时,问了问这些员工在他们日复一日工作下,是一种怎样的真实体验。

为保护受访人的隐私,文中均使用化名。

 

*   *   *

 

苏,28岁

VICE:你来多伦多多久了?

苏:两年了。因为我爸爸曾在这儿有个工作机会,我们举家从北京搬来。但后来没成。

发生了什么?

他是个电脑技师,但不怎么会说英语,承诺给他工作的那个人只是把他和其他人列入了候选的等待名单。他等了很久,最终决定干脆自己开个铺子,这让我们全家一下背上了债。

你在唐人街打工,这里的工作怎么样?

虽然我只是个服务员,但我得干不少活儿。忙起来的时候我要打扫卫生和送外卖,一周工作大概50个小时吧。我不太能常和妹妹碰面,也想快点去上学。

他们是不是会克扣你工资?

呃,我的工资是每个月月底一次性结的。我知道不应该是这种方式,但我既没有工作签证也没去上学。不像那些有合法身份的人,我没有很多选择,英语不好也让找工作变得更难。

你是因为语言障碍才没去找一个更合理的工作环境的么?

是的,不过这里都是中国人待着也很安心。我觉得我不是很适应去有形形色色的人的地方打工,应付不了麦当劳或者星巴克那样的工作。

 

 

强,24岁

VICE:作为一个厨师,你觉得你的工作比服务员轻松还是累?

强:累,累得多。都挺不容易的,但这就是工作,没啥可抱怨的。

你是不是觉得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活得更轻松?

对,你们好多人好像根本不用加班到深夜,但是唐人街的人都很勤奋。我爱加拿大,我只是觉得有不少人生活的太容易了。

但轻松的工作是件坏事么?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被不公正对待了?

按加拿大的标准来说,是的。我知道他们给的钱不够,我拿的这边的最低工资,而且没有一分钱加班费。我的老板写的是每周工作40小时,实际上我工作55、56小时。没啥可说的,这里的情况就是这样,随便谁都能顶替我。

你不工作的时候都干点什么?

我喜欢健身,健身能让我工作起来更轻松。也喜欢摄影,我有台胶卷机,想上个培训课或者去学校修相关专业 —— 但在那之前我还有不少要顾的事情,去之前我会一直工作。

你觉得你的工作影响了你的业余生活吗?

不工作时的绝大部分时间我都在睡觉,而且酒比以前喝的也多了。我觉得这不算个事儿,但这边有些人确实有酗酒这方面的问题,我可不想变成那样。



切尔西,21岁;李,19岁

你们为什么现在在餐馆打工?

切尔西:这里的工作比较好找,也能挣点学费。不过我想尽快不干了。

李:有几个朋友也在这打工,所以一起结伴来了。

你喜欢这份工作吗?

切尔西:不喜欢,环境太压抑了,我之前还哭来着。虽然我不是在这儿出生长大的,但最近几年我都在加拿大,在这里打工和我的想象有点不同。我家人坚持让我去那些提醒我自己骨子仍里是中国人的地方,而且我妈和这个老板认识。但是我不想干这个,只是目前做一阵。

李:我觉得还行,我在这儿学了不少,也喜欢工作给我带来的成长。我喜欢这种精疲力尽的感觉,让我觉得我变强了。

在餐馆打工最糟糕的是什么?

切尔西:厨房不是很好待。他们一直在嚷嚷,我也不太受得了指责,而各种指责在这里又是家常便饭。我们压力都很大,没什么必要的时候也不说话。就是那种感觉,我也说不好。孤独?我也不确定是不是。

李:这里的顾客很差劲。我感觉他们看我和我的同事的样子不太友好,所以我尽量和善些。我想很多人是为了低廉的食物而来,但他们把我们也看得很低劣。

李,你的小费是不是很少?

李:对,但我自己不留,都交给老板。

你们拿的是最低工资吗?

李:啊,是10加元(7.92美元)一小时么?

切尔西:不是,是11加元(8.72美元)。

这会让你们觉得困扰吗?

会的。但我还年轻,还不够格去抱怨。



米歇尔,30岁

VICE:你上班的时候感觉怎么样?

米歇尔:以前我会觉得生气,觉得累。那阵子我总是很难过,因为它占据了我太多生活。但我在这工作了很久,尊重我的老板和同事们。我也愿意逗大伙开心,让他们感觉好一点,不想让他们感觉和我之前一样。所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我喜欢来上班。(笑)

作为一个中层管理人员,你觉得是不是必须得对手下强硬起来?

不,大部分来这工作的人都知道该去干什么。犯错的时候他们会很难为情,并且也不想再犯一次错,因此这种情况下我还算温和吧。在我旁边工作的男同事负责扮黑脸,我们一起工作,事情解决后我们会笑笑。

你和你的男同事薪水一样多吗?

我没问过,但我觉得不是。我不想说老板坏话,我只能说我觉得某个人和其他人之间 —— 呃,关系更亲密。我有一个朋友在市中心的酒吧打工,她是加拿大人,我们是在健身房认识的。她比我挣得多,工作时间也比我短。

她也像你一样是管理人员吗?

不,她是名迎宾。我能看出来这不公平,但…这是另一种文化。

非华人顾客和华人顾客对待你的员工的态度是不是不一样?

英语是个麻烦。我们有台号所以点单很少会出问题,但有很多喝醉的青少年半夜会来,而且非常没有礼貌。经常有人逃单,但我们太忙了也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些情况。我不觉得中国顾客会好多少 —— 大多数人就是觉得我们做的工作不值一提。

你觉得中餐被看做是……怎么说呢,一种快餐,感觉如何?

我不太高兴,但能怎么办呢?我不期望别的国家会认为我们的食物是最棒的,唐人街里的竞争餐馆很激烈,而人们只是想吃到更便宜的食物。



布鲁斯,45岁

VICE:你在餐馆里工作多久了?

布鲁斯:时间我不清楚,大概五年吧,可能六年了。我在唐人街工作20年了。

是什么让你开始在餐馆工作的?

它算是帮我了一个忙。我来这边读书,但被迫退学了。我在学校有一个年长的朋友,他哥哥开了几家餐馆,他对我说:“来打工吧。弄清楚你真正想干什么。”

20年后你还在干这个。为什么留下来了?

这份工作很容易。我现在成了家,而且我很擅长做这个。我喜欢做饭,也喜欢打扫卫生,我觉得这给我儿子们树立了一个好榜样。我在家时也喜欢给他们做饭。我的妻子是一名银行职员,她在她公司里做得特别好。我在这挺开心的。

你工作时间长么?

每天都上,我从不旷一天工。我讨厌生病或是来不了。

一周工作七天?你经常见你的家人吗?

在晚上会见。我回家以后,我们吃点夜宵喝喝茶,每半年会和他们一起度个假。你提到的那份报告,我认为那很真实,但我太老了在意不了那么多了 —— 我年轻的时候拿的钱也不多,但现在我是老板了。

你的年轻员工呢?你对会他们感觉愧疚吗?

不,我也经历过。他们应付得来的,对吧?不得不说,这代人有点跟我们不一样 —— 我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样,我也不理解。但我认为你应该通过工作来争取你想要的。

如果能再回到之前,你会在工作之外去追求点什么吗?你难道没想过在维持生计的同时实现一些什么吗?

我以前想做架子和木头框。还在上学的时候,我喜欢做木工和手工,那些复杂的小零件之类的。我觉得要是能回到以前,我就会干那个。我也不知道对年轻人来说,这里算不算是一个好地方;但是来到这里的人,他们也就是这样了,没什么可抱怨的。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