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位实习生一个比较有情怀,在新媒体实习数月后,坚持纸媒拥有更高的文字质量和更牛逼的编辑;另一个则做着 “新媒体运营”,每天的任务就是从各大网站扒文章,然后稍加修改后发布到自己微信平台 —— 是的,就像听起来那样。

本文来自 “新媒体时代不爱你” 专题。

 

自从进了 VICE,并算是混入媒体一行后,我突然发现身边朋友也都多多少少干着或干过跟媒体沾边的事情:有些被公司老板天天催着发微博、推微信;有些刚开始大学生创业,微信公号里态度满满、情怀满地;有些自己开个号写文章,但无不例外从一周数篇到后来数月不见一篇,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有些刚在传统杂志的新媒体运营实习了几个月,形容纸媒那边一片惨淡。

听多了,搞得我每次出门路过报刊亭都犯强迫症,想要一一确认那些曾经的杂志还有没有出刊。前阵天气陡凉,我甚至产生了报刊亭大叔接下来会开始卖热栗子顺带送份晚报的幻觉(听起来是笔好生意)。而作为 “纸质书会不会完蛋” 的分支问题,关于 “杂志、报纸会不会完蛋” 的论辩也差不多都论辩完了,大家剩下的态度也就是 “拭目以待”。

然而就在前几天,在跟两位在 “新媒体” 工作的实习生聊过之后,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尽管从任何迹象来看,新媒体都抓了一手好牌(你可以在心里默数一下每天看微信推送文章的数量,以及隔多久才可能买一本杂志),但却也有可能打得一片乌烟瘴气。

这两位实习生一个比较有情怀,在新媒体实习数月后,坚持纸媒拥有更高的文字质量和更牛逼的编辑;另一个则做着 “新媒体运营”,每天的任务就是从各大网站扒文章,然后稍加修改后发布到自己微信平台 —— 是的,就像听起来那样。

 

***

 

前媒体实习生小翟是我的朋友,从中学就开始迷某著名体育报纸。跟万千买点卡的少年一样,他也总是围在报刊亭,只不过真的是为了买报刊。今年上半年,他激动地去这份从小就看的体育报纸的新媒体部门,实习了好几个月;实习结束后,却拒绝了这份到手的转正 offer。

插图绘制:金鹿

VICE:我得先问你,最近还有买那份报纸吗?

小翟:最近没有。毕业出去旅行了,过着漂泊地生活当然没有买,之前也有几个月没买了。

我就知道!说真的,有了微信上的那些推送,谁还买报纸和杂志啊。

我接下去还是会去买啊,因为两个不是一回事,反正光体育报纸和杂志来看,是这样的。微信上的内容更讲究时效性,比如要是今天晚上有一场比赛,我们就会可能推迟上班时间,晚上一起看球赛,完了马上编辑微信内容。当然微信也会有专题内容,那个你就可以花两三个星期去做。总的来说,微信调性更活泼,得夺人眼球,你懂的。

我还真不懂,我最讨厌标题吊你半天胃口,点进去什么都没有的烂文章了。讲讲你的实习呗,跟你预期的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其实我投的简历是给纸媒的,但他们新媒体这边缺人,我就到了新媒体部门。所以我没什么预期,经历还是蛮好的,但我还是更想去纸媒那边实习的。

为什么?新媒体不是未来吗?难道你不参与编辑?还是你不喜欢这份报纸的微信内容?

噢,那没有,他们的微信内容质量还蛮高的,因为我也关注其他体育的公众号,完了发现还是更喜欢我们的内容,因为有些同样知名的媒体,就做得相当烂。我参与编辑,他们也经常让我写个什么然后不满意再拿回去重写,也做了几个没时间性的专题。我只是觉得,纸媒的文章质量更高,微信的编辑比如纸媒部门的几个写特稿的来的牛逼,纸媒部的实习生门槛也更高。反正我觉得是这样。要是可以进纸媒,那我肯定愿意。

但新媒体明明让你留下了啊,你为什么不留,这分明是你最喜欢的体育报纸啊!

跟你说了,我还是比较喜欢它的报纸,翻报纸那个排版多舒服,文章也好看。还有,在新媒体部门,不会有出去采访的机会。

好吧,这样就明白多了。但是说不定以后纸媒的编辑也都去新媒体了呢?

短时间里肯定不会,报纸上的长文章放到手机上肯定不想读,而且报纸的排版放手机上做不到。

还是在来说说你的实习,你都在新媒体都干了什么?

每天上午11点到12点之间,必须要先把当天的几条内容快速编辑好后台发出去,之后是一些类似于编写微博的任务,然后就忙自己负责的专题。不过很多杂事也都得实习生做,遇到最变态的一次,是编辑让我报一下参加中超的平均年龄最小的和最大的球队 —— 你想想,十几个球队,每个球队十几个人,后来我输到 excel 表去算了一遍,花了好多时间。

好像确实有点残忍。话说你也是没实习工资的吧,这事你怎么看,就是媒体实习好像普遍没工资。

这问题不大,至少这份实习的话问题不大。因为我觉得我并没创造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给报社,主要还是去学习的。真给我发的话,我还会不好意思。

这你说的太谦虚了吧,明明你也有写东西啊,还做很多杂活。

但很多事情还是编辑带着我做的,比如我觉得刚进去,反而是给他们添了工作量,编辑会让我写一些东西,但不是用来直接发的,而是快速训练我写的能力,然后他们还要修改反馈给我,你懂吧。

我懂了。

 

***

 

另外一位实习生叫 Vivienne,在我们联系上的一家微信代运营公司工作。她在北京上大学,现在刚大四。由于她的实习内容过于下沉,我们无法透露更多具体信息;不过请继续往下看,因为她的工作成果可能会出现在你的朋友圈里。

插图绘制:金鹿

VICE:Hi Vivienne,介绍下你和你的工作吧。

Vivienne:我在北京上大学,现在刚大四,学的是平面设计,在一家微信代运营公司做实习生。公司的业务就是帮很多客户运营公众号,我每天的工作就是去各种网站,以及微博、知乎、豆瓣、煎蛋、大众媒体和各种微信公众号,找到适合客户调性的内容,就扒下来改一改,再放到我们的微信后台里排版传上去。其实就是新媒体运营呗。

你学的是平面设计,为什么要做这份编辑实习?而且这个是叫抄袭吧?

我不喜欢我学的这个专业,而且设计的实习都特别累。这个工作也是我在招聘网站上搜到的。说到抄袭,我也想去做原创的地方实习呀,其实我自己文笔还可以,只是投过简历的很多都没有实习工资,而有工资的要求还都特别高,我也去不了 ...... 还是说抄袭,很多新媒体运营其实都是这样做的。一开始我也觉得有点不好,但跟老板聊过后,觉得所谓 “抄袭” 这事其实挺正常的。互联网时代嘛,就是分享。我们不抄,也会有别人来抄。

那老板都教给你具体怎么抄,哦不,运营的?

去实习的第一天就教了。标题是一定要改的,一是绝大多数原来的标题并不适合传播,要改成劲爆一点的。二是不少原作者会在搜狗里搜自己的文章标题,所以我们把标题改掉就会大幅度降低被举报的几率。另外文章本身也要改啊,比如XX新闻里的人称都是 “XX记者” 这样的,这种就一定要改成 “小编”、“我们” 或者 “网友”,这样就看起来更像自己的东西了。

还有语句顺序啊,用的一些词啊也要改,文章里不太重要的东西就删掉,因为现在不少原创作者都学精了,会从文章里随便捡出来一句放到网上搜。我们这样改过之后,就更不容易被搜出来。还需要找标题的图。我一般每天要这样编辑三四篇文章,其实还是挺累的。

跟原作者商量一下转载也不难吧?或者至少有点原创内容?

我们是有原创内容的啊,客户需要的公关文章、活动信息、招聘这种都是会放在公众号上面的,平时的运营不就是为了扩大影响力,让更多人看到客户需要投放的信息吗?平时文章的话,每天的工作量都很大的好吗,联系这个联系那个,还要自己写,换你你能保证每日更新?

我知道你们写文章又要查资料又要采访很辛苦,但至少你们的工资比我高多了好嘛。我一个月才八百块,如果每天更新原创内容,那你们就都失业了。拿着我十倍工资的是你们,让你们拿出些原创的东西我觉得挺公平的。

可是,你们并没有给作者一分钱啊。

我们也是在帮作者传播他的文章,这种传播就是在增加作者的知名度啊。而且我们不喜欢的文章肯定是不会拿来用的,我觉得你的文章被转载,是对你的极大肯定。

可是作者的名字并不会放上去。

首先很多文章我看到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作者了,其次在排版的时候,肯定是要在后面放客户微信的推广,所以如果把作者的名字放在旁边,就会转移掉很多的注意力。

那你都不放作者名字又怎样提高作者 “知名度” 呢?

呃 ...... 老板跟我说过,我忘了。

所以你遇到过找上门的作者吗?

有的有的。一开始我也是很不好意思,毕竟用了人家的文章,但有的作者提出的要求特别过分:最极品的一个,还要求我们写道歉信,发到微信头条上 —— 把自己当大明星了吧?闲到天天在网上搜自己文章,我也是醉了。还有不少作者话说得特别难听,拐着弯骂我,没想到那些所谓知识分子都那么没教养。

遇见这种找上门的作者,你们会怎么处理?

把文章删了呗,不然还要怎样。但印象挺深的一次,是有一篇豆瓣上转的文章,被作者发现后我就删了。结果没过几天,公司新来的实习生不知道,就把同一个人的另外一篇文章也转了。那个作者特别生气,每天都在后台骂人。后来被老板发现了,我们几个实习生也都被骂了一顿。

那你觉得在这份工作中得到了什么?

工资,未来的实习证明,还有每次跟人说我是 “新媒体运营实习生” 的时候会很有成就感。而且我现在改文章改得越来越顺手,感觉对写毕业论文时会很有帮助吧。

我看到你的签名是 “请在我们脏的时候爱我们”,这份实习让你有罪恶感吗?

那句就是我在网上随便看到的一句话,觉得很特别就拿来用了。你为什么要把 “脏” 理解为 “罪恶感” 呢?我就是觉得这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而已。每天干的都是技术含量很低的活,工资又低,都没有多少时间出去玩。而且每天对着电脑,眼睛特别不舒服,改完几篇文章站起来腰都是硬的。互联网时代下的脏活累活吧,呵呵。

对了,你签名中那句话是肖斯塔科维奇说的,他是个斯大林时期的作曲家。

不知道,我查查~(十分钟后)我发现有一篇关于他的文章特别适合公众号!谢谢啦!

......

 

Illustrator: 金鹿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