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啤酒,吃蛤蜊” 是你来青岛必须做的事儿;“你 biang 个彪子” 则是你喝完酒吃完海鲜,浑身过敏发红说胡话时,青岛人发自内心对你的称赞。

这又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周五,在这秋老虎横行的闷热天气里,我需要一杯冰啤酒给我降降温。因为想喝到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啤酒,我开了700公里的高速,来到了青岛。为了让我这段辛苦的旅程物有所值,我得来点不一样的喝法 —— 在肯德基尝尝他们出的精酿啤酒。

现在精酿啤酒有多火不用我说了吧,但凡商家给自己的酒贴上 “精酿” 的标签,就能比大绿棒子多卖20块钱。对于肯德基的精酿啤酒的好不好喝,我还不敢肯定,但我肯定的是,全中国没有第二个城市的肯德基卖酒。

1503943100885482.jpeg价格确实有点儿高,本文所有图片由作者提供

青岛人到底有多爱喝啤酒?如果你刚来青岛,想让本地人教你两句青岛话,他一定会教你:“哈啤酒,吃蛤蜊” 和 “你 biang 个彪子”。第一句话是你来青岛必须做的事儿,喝啤酒吃海鲜过敏这种说法,青岛人是从来没听说过的;而第二句话,就是你喝完酒吃完海鲜,浑身过敏发红说胡话时,青岛人发自内心对你的称赞。

但是在肯德基里,我丝毫感受不到青岛人对啤酒的狂热,反而是鹿晗和 TF boys 的广告牌中的目光给了我夏日中的一丝寒意。至于这酒好不好喝,我只能替你尝一尝,再给你点来自啤酒门外汉的观点。

点酒的过程和点一块原味鸡的过程区别不大,我在前面的牵着气球的小姑娘点了一杯九珍果汁之后,要了一杯高浓度精酿和一杯全麦白啤,当然,为了防止在这儿聚会的小学生染上喝酒的好习惯,肯德基严正声明 “我们不向未成年人售酒”。

1503943176670771.jpeg“阿姨给我来一扎”

老实说,对于肯德基的酒,我是有点失望的。它号称是青岛啤酒的精酿,但是喝起来真不是那么回事。可能是喝到了隔夜的,也可能这酒压根就不是来自青岛啤酒一厂的精酿,那味道真不如青岛路边喝到的塑料袋里的扎啤好,甚至不如超市里成箱卖的大绿棒子。这酒很苦,我喝了一口就喝不下去了。我本来幻想,吃着吮指原味鸡喝正宗的青岛啤酒一厂扎啤,现在这幻想算是破灭了。

1503943258936010.jpeg肯德基还是做鸡更专业一些

这也许就是一个营销的噱头吧,把一个看着很虎的酒龙头摆在点餐柜台上,但凡有人看到它,都会有消费欲的。当游客来到啤酒文化根深蒂固的青岛的肯德基,又看到了青岛啤酒,哪怕贵也会买一杯青岛啤酒尝试一下,毕竟还没有人在肯德基喝过啤酒。也许是利用了游客这种心理,所以这儿的价格的也远高于普遍价格,在青岛,23一杯的价格已经可以在外面买一壶了。好喝也就算了,关键还难喝。

1503943310388501.jpeg倒酒姿势还是很专业的

事实也是如此,在我吃了一大桶炸鸡的这段时间里,前后排队的几十个客人中,点啤酒的都是来自外地的游人。为了找回我印象中最牛逼的青岛啤酒,我找了两个青岛本地的 “酒彪子(青岛话对能喝的人的夸奖)”,带我去下一场喝青岛人的最爱 —— 青岛啤酒一厂原浆。

要喝正宗的一厂原浆其实不难,随便找一个摆满了银色金属酒桶,写着 “啤酒屋” 三个大字的小馆子坐下就行。老青岛人把这种小饭馆儿叫 “啤酒屋”,因为这些现在有啤酒有海鲜的饭馆,几十年前真的只卖啤酒,它就是青岛版的酒吧。早年的啤酒屋里其实很像小卖部,破到只有两张简易桌和几把马扎,但它的功能和酒吧一样 —— 喝酒和吹牛逼。随着这些年青岛老百姓钱多了,生活方式变得讲究了,吃饭就成了他们除了喝啤酒之外的第二大需求,所以这些啤酒屋也开始懂得做菜了。而原本就高档一点的啤酒屋,则变成了酒吧,供那些开口闭口几亿生意的人吹他们的牛逼。但不管名字和装修怎么变,青岛的啤酒屋有一点原则是几十年不变的 —— 只卖青岛啤酒一厂当天生产的原浆啤酒。

喝啤酒是青岛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青岛的老大爷每天下班都会去家附近的饭馆儿打点散啤,用塑料袋打啤酒已经成为青岛的一张特色名片了。在这里,大到豪华餐厅小到路边摊,都能看到几个装啤酒的大桶,这种桶可以让酒保持着冰爽的温度和口感。每天一早,都会有货车从啤酒厂直接开到这些饭馆送桶装酒,为了保证酒的鲜度,当地讲究的饭馆里的酒都是一天一换,绝不卖过夜酒,因为青岛人都尝出来这酒隔不隔夜。你甚至可以通过店门口酒桶的数量,来判断这家饭馆的人气程度。

1503943469483658.jpeg这才是在青岛喝酒的正确姿势

我说不出一厂原浆和其他厂的啤酒在酿造上有什么区别,这是他们的商业机密,但是我第一口就能感受它确实是我喝过最牛逼的啤酒。对于这款酒我做了一个小测评:

酒颜色看着很有质感,颜色比罐装的青岛啤酒略深,泡沫更少,喝起来气儿也不多,不会感到肚胀。味道有点甜,麦香味很浓,喝起来没有罐装啤酒那么苦。它的度数比普通啤酒略高一点的,我酒量中等,基本喝完一斤就会有头晕的感觉。

搭配这款酒最好的食物就是海鲜,在它的作用下,无论什么海鲜吃起来都香,至于烹调方式也很简单:大锅蒸。这就是青岛人的性格,他们有着欧洲殖民者带来的格调和讲究,但更多地保留了来自山东大汉的豪迈。青岛人也把海鲜做出了几道拿手菜:用辣椒和大蒜炒的辣炒蛤蜊,用大蒜和醋拌的海石花菜凉粉,还有用大蒜和醋凉拌的海蜇皮。

1503943518405803.jpeg就得蒸

啤酒屋的海鲜盛宴结束之后,当然就该去酒吧继续喝了。在北京等许多一二线城市,朋友们饭后都喜欢去精酿啤酒吧打发时光,但在青岛我找不到哪怕一家精酿啤酒吧。于是,我们选择去了当地的一家 trap house,作为今夜的最后一站。

1503946207371700.jpeg几扎青岛下肚之后,这位北京的朋友说他不想走了

在这儿,我第一次知道了 “青特兰大” 这个说法,我不知道这个说法是哪儿来的。在我的印象中,青岛有名的 rapper不多,我唯一听说过算青岛人的制作人 soulspeak,常年生活在加州。在这个说唱变得红的发紫的夏天之前,青岛屈指可数的一两家 livehouse里,即使是有说唱现场的周末,顾客也没上过三位数。

这里的亚文化场所还处于萌芽中,本土的文化产业也才刚刚兴起,这是一座以旅游业和港口贸易为根基的城市。在一百年多前,德国殖民者尚未占领这片海湾之时,青岛还只是一座小渔村,而德国人在青岛刚站稳脚跟后,就建立了这座当年远东最大的青岛啤酒厂。从此,啤酒成为了青岛最重要的文化标签之一。与其把青岛叫做 “青特兰大”,不如叫做 “慕尼青” 靠谱一点儿,毕竟这里的啤酒和足球文化远比说唱要好很多。

下拉欣赏青岛啤酒1947年出品的中国第一支胶片广告:

国民党党魁陈果夫将青岛啤酒厂纳为 “党产” 后,为青岛啤酒制作了这部以 “祛风湿 治脚气” 为 slogan 的广告 视频来源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