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兴而去,败兴而归。交友不易,调低期望,宅在家里最开心。

上周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一位男同事在工作群甩了个链接,上面写着 “IT 青年蹦迪趴,全西二旗的程序员都来电音狂欢”,女同事们兴奋地讨论了起来 —— 看见程序员三个字,立刻就要举手报名了! 

别怪我们对程序员这么向往,虽然我们是一家号称 “全球青年文化之声” 的媒体(对,我们不是个做微信公众号的),但日复一日,公司内外一个程序员都见不着。我们对程序员仅有的想象只能靠刻板印象:呆板、戴眼镜、高薪、死宅…… 因此,当听见一个程序员主题的蹦迪趴时,我们不免兴奋地想要见到陌生的 “程序员” 和熟悉的 “蹦迪” 之间,会有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

活动报名费不便宜,还引入了审核机制。我和另一位想傍程序员大款的女同事 大月半,抱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心情交了109块钱的报名费(男女报名费都一样,特别平权)。填审核表单还真费了我不少劲:又要选岗位,又要实名验工卡(我这种没工卡的只能选择输入身份证号),又要填紧急联系人,还要填写才艺(干嘛用呢!),表单填好以后还要等待人工审核和通知。复杂到没道理的报名过程相应地提高了我对活动的期待 —— 不是一般蹦迪,像是去民间版非诚勿扰,是个正经事儿!

主办方把这场迪形容为养生迪,周六晚7点,比我习惯的时间提早了6个小时,新闻联播还没播,它先开始了。我和大月半手忙脚乱地准备起来,用心研究,认真打扮,并毫无意外地错过了晚饭。当两只香水喷过头的花蝴蝶从三里屯出门上车前往六道口的时候,还天真设想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学院路上一定充满了校园荷尔蒙的气息 —— 实际上我们找到的只有连包子都卖完了的庆丰包子铺。

IMG_7350.JPG一切以获得程序员的喜爱为标准!

沾了一身包子味,却没吃着包子,从这时开始,这个周末晚上就开始朝着违背预期的方向下沉。我和大月半兴冲冲走进 club,互相给对方打着手电筒上完厕所,才发现只是有人没按电灯开关。吧台挤满了一丛丛的人,让我们难以提起欲望去要杯红牛。音乐令人毫无蹦迪欲,土味迪斯科加上炫目的频闪灯,实在绝望。舞池里的人们倾情投入,激情舞动,让这绝望更加重了几分。

1528610724447933.jpg

我们在卡座区走了一遍又一遍,却捕捉不到想象中的木木程序员,我们俩面面相觑。以猜测职业为由头和几个可疑的男生搭了讪,立即发现他们不是从事产品研发的,自然也一个微信都没有加。大部分都是搞运营的家伙,会来这种活动倒是符合他们的岗位特质,但我们选择在媒体工作,就是因为不想和他们一起聊天啊!

IMG_7354.JPG当初甩链接的男同事提醒我们别忘初心,但此时我们都觉得怂恿我们参加这个活动就是个让我们停止抱怨的阴谋

我们带了一个胶片相机想记录下今晚的所见所闻,但用胶片机的后果就是我们不知道自己拍下了什么。直到冲洗出来以后,我们才发现频闪灯和胶片质感拯救了这个肉眼看来充斥了灯红酒绿的绝望夜晚,把一个当时的噩梦变成了显旧又明亮的彩色回忆。胶卷相机的回潮是有道理的!

1528610724580679.jpg狗狗是坐着婴儿车来的,岗位的话,我猜一定是程序员鼓励师没跑了

IMG_7134.JPGand 胶片 VS iPhone, iPhone sucks

用不上鼓励师的我们俩互相鼓励着,捱过了两个半小时,终于承认傍程序员的雄心壮志是痴心妄想。幸好场地的信号特别好,我们可以流畅地刷朋友圈,和微信上的朋友尽情捶胸顿足。凌晨时分,我们回到了曾经几乎厌倦的三里屯,此时的那里令人格外亲切,把感恩之心活生生地栽进了我胸腔里。

豹皮装扮的情侣潮极了

不甘于让夜晚就这样糟糕结束,我们又去了一家新开的地下 club。这家店的音乐是喜欢的类型,干净、冷气十足、没有奇怪的味道,但灯光太过昏暗,我绊在地上狠狠摔了一跤,磕出的一道血口得半个月才能好。

由于场内禁止拍照,我们就在拉红线的门口合影留念了

1528610724733632.jpg还好摔坏的是腿,不是手机

这场 “破次元壁” 的行动显然失败了,我们就这样灰溜溜地滚回了自己的舒适圈,听着习惯的迪斯科继续感叹:为什么认识不到心动的男孩?

到小区时天已亮了,一颗惨白的大月亮挂在蓝天上,跟平时的失眠夜晚看到的没什么区别。我快速重放了这一晚上的经历,并迅速做出评判:还是在家里失眠的感受好一点。但我也真心羡慕在六道口夜店里见到的那些挥洒汗水的假程序员,在淋漓尽致的蹦迪之后,他们一定美梦香甜。而我只想在家楼下大喊:啊!这噩梦般的夜晚呐!我 要 回 家!

欢迎关注本篇摄影师、胶片机爱好者、华北地区造型及背景均最廉价简陋的次时尚博主@我大月半,以及与本篇作者@999999999里交流 home-disco 经验

Photographer: 大月半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