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杯之前。

这个啤酒厂深藏在我国西南腹地,从70、80年代开始为300万人提供酒精 —— 尔后是整座城市的表白、派对、仇杀、嫖妓、初吻……工业链条加速城市的代谢,也放大了钢筋水泥中那丝微弱的人情味。

2016年9月份,这个热烈燃烧的巨炉戛然停滞。除了中转货物,一切都不再向前。它垂死未绝,依然有员工来回其中,忙着与生产无关的事情。但生气已灭,停滞的生产线让整个空间安静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们迎着冬季冷风,走入这个更为冰冷的工业巨兽。想看看曾经的钢铁血骨是如何将一瓶瓶酒精释出,趁着安静的黑夜,来到你的餐桌;而如今沾满铁锈的器具待在角落,又是怎样一番面貌。

没有巧妙的光影或严谨的构图,因为曾经漫天轰鸣的生产线已经遍布灰尘。驻足在禁止吸烟标识前,脚下的烟头看起来格外消解。这是一个涂满机油的的钢铁巨兽,其中的内脏却像极了在黑夜中面目狰狞的游乐园。我们低头越过平行时空的工业遗迹,呼吸着快要消逝殆尽的麦芽味空气。

1483381169736841.jpg废弃的发酵罐

1483381578504389.jpg将原料传输到工作间

1483381538145574.jpg将其变甜的糖化槽

1483381724487526.jpg发酵罐

1483382696529465.jpg螺旋沉淀的大罐

1483381383542871.jpg啤酒包装设备

1483382282579713.jpg通往未知世界的传输带意味着生产流程结束

1483382558622712.jpg一生也喝不完这么多

下拉浏览更多图片:

1483382175753469.jpg

1483382365566101.jpg

1483383815518553.jpg

1483383926545648.jpg

1483383978606321.jpg

1483383843382951.jpg

1483384037421972.jpg

1483384102309352.jpg

1483385313463991.jpg

1483384211200739.jpg

1483384263314602.jpg

1483384306489264.jpg

1483384360577379.jpg

1483385458209293.jpg

1483385370320303.jpg

1483384401507613.jpg

1483384450250144.jpg

1483385172468982.jpg

1483384532521041.jpg

1483384590545475.jpg



Photographer: Ricky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