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haela Minca 是东欧最厉害、最令人敬畏的女巫之一。今年,她搬到了加州给客人提供服务。我们跟她聊了聊她的美国梦,其中当然包括如何给特朗普施法。

“这只鸟牺牲了,它替你而死。现在你可以高枕无忧了。” Mihaela Minca 这样告诉她瑟瑟发抖的客户 —— 她用鸟作为祭品,来拯救被魔鬼附身者的心灵。在一年前的万圣节,我们推出了纪录片 《跟罗马尼亚最厉害的女巫学习诅咒和爱的魔咒》(Casting Curses and Love Spells with the Most Powerful Witches in Romania),片子里就拍下了这一驱魔仪式。

我们在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市郊的摩哥索爱亚(Mogosoaia),见到了 Minca 和她的女巫大家庭,跟她学了学怎么配制恋爱药水和诅咒药水。我们发现很多人愿意重金聘请女巫,来治疗自己情感上、身体上乃至经济上的问题。罗马尼亚人对女巫敬畏有加,因此有些巫术从业者赚得盆满钵满,她们 甚至买得起别墅,还能顺便给威胁收自己税的政客们下咒语。

当我们了解到,Minca 和她的家族成员们,其实在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会应一些顾客的要求前往加州时,我们就知道这事儿值得进一步深挖。于是,在她终于返回到罗马尼亚后,我们就找上门去,问问她作为一个罗马尼亚人,在特朗普治下的美国过得如何。

1510327412376403.jpegMihaela Minca 在洛杉矶 本文图片均由 Mihaela Minca 提供

BROADLY:Mihaela 你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时差吗?

MIHAELA MINCA:有点,长途飞行让我有点累,不过回来还是很开心的。

你们觉得那部片子怎么样?

我们都很喜欢!

哇!我还担心你会诅咒我们呢。怎么会去加州了呢?

去加州一直是我的梦想!我们喜欢那里的气象台,还喜欢在好莱坞大道上散步,我们还看到了好莱坞的标志。我们还想多去参观像派拉蒙制片厂这样的地方,但是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因为我工作太忙了。这次我被叫去洛杉矶就是要处理几个客户的疑难,我还见了很多国际上的女巫,有来自俄罗斯、古巴、中东、印度的女巫,中美洲也有很多女巫,这次她们都聚在美国。

为什么呢?

在美国,她们可以自由从事巫术,而且不用向其他人解释些什么 —— 来自哪里、说什么语言也不重要,她们的价值能够真正体现出来。她们能自由执业让我很惊讶,像那些墨西哥的女巫,她们能直接在好莱坞大道上给人看手相。但是在罗马尼亚,我不能这样做,甚至不能在电视上放广告。

有很多世界各地的女巫,尤其是美国的女巫,今年都聚在美国要诅咒特朗普。你知道这事儿吗?

知道。他想通过的法案会影响全美的移民,女巫们当然不高兴了。我们女巫一如既往地想要给需要的人提供帮助。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很多女巫也是移民,我们希望继续留在美国自由地施展巫术。

咒语起效了吗?

的确有效,因为他的法案没有通过,政府也不允许他建长城,不给他拨款。要是美国的女巫能够一起做些什么来阻止他,她们是能成功的,但她们不能用替天行道的名义,她们必须是自己选择想驱逐这个总统。

你想参与诅咒特朗普吗?

想,我也做了,在洛杉矶跟其他几个女巫一起。在那儿有个很大的女巫团体,还有很多名人,例如好莱坞的影星和歌星,他们会雇佣女巫。我也在为一个名人提供服务,但他们不愿意向媒体透露身份。

拜托说说嘛,你都见谁了?

可以说的是,我见到了施瓦辛格。他并没有想通过巫术实现什么愿望,所以我们只是聊了聊。

那些名人都会要求什么服务?

大部分问题都是关于恋爱的,有一位男演员想要我帮他跟另一个男性牵线,这类案例我也不是第一次接触了。第一次是在2006年,当时我还有点害怕,觉得有点尴尬,也没有咒语可以让两个男人在一起。但在那以后,我就调整了自己的仪式来适应这种需求。所以,现在人们也能用魔法解决很多 LGBT 的关系问题了。比如说,我可以换用不同的蜡制人偶,是用来给人们牵线 —— 以前都是一男一女,现在就可以用两个男性人偶。

人们怎样才能了解到你去的女巫集会呢?

那些集会是很隐秘的,就算是有些女巫也没法真正能去到那里。你得知道地点才能入场,而大家都是在开会当天才知道地点的。

好吧……所以这是个秘密的女巫协会咯?

没错。

1510327322433587.jpeg

美国的巫术跟罗马尼亚一样吗?

美国的巫术和罗马尼亚的巫术很像。我见过的女巫里,最与众不同的是古巴女巫,因为她们会施展伏都巫术 ,就是黑魔法,她们的仪式也很不一样。

有没有从那些美国女巫身上学到些什么?

我学到了很多新的仪式,可以告诉你的一个是:把人心里的邪灵驱走的法术。心是人体核心,邪灵会栖息其中,所以你需要把人心里的邪灵驱走,转移到水牛的心里。

所以这就像是驱邪吗?像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用鸡进行的仪式?

是的。你需要一只水牛的心,乌骨鸡的四个爪子,一支红蜡烛,和一条黑绳。先把心切成两半,中间弄一个洞,然后把爪子和蜡烛放进去,再把心合上,用黑绳绑紧,之后就放进罐子里密封。把心放进管子之后,你再在心上融化九支黑蜡烛,让蜡包裹整颗心。

但不需要用到红蜡烛?

不用。那么做完上面的步骤之后,你就要念咒语,不过抱歉,我不能在仪式之外念咒,因为仪式里的咒语才是其精髓。仪式不能没有咒语。

你的意思是,你得做法才能告诉我们具体的咒语?

是的。

如果你现在说了呢?

也不会发生什么坏事,只是这个是被禁止的:我只能在仪式中念咒。

比如,读这篇文章的读者现在知道了他们都需要什么原料,但如果他们想要学习咒语、完成仪式的话,那该怎么办?

关键是,仪式是不能简单学会的。你需要有天分,还得从小练习巫术。

Translated by: Joyce

编辑: 小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