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理解他们为什么要逃离自己的祖国。但这并不是理由。我们欢迎大家来瑞典,但我们同时希望他们能融入我们的社会,希望他们尊重人权而且能为瑞典社会作贡献,希望他们会说 “我们理解瑞典的法律并坚定地支持这个国家建立至今所坚持的价值。”

在事业发展、教育机会、医疗保障和政治权利等方面,瑞典在全球是出了名的适合女性居住。而现在,瑞典正在逐渐成为男性的理想迁居地。根据最新的 统计数据,自1749年开始做人口统计以来,瑞典首次出现了男性数量超过女性的情况。

导致这一变化的部分原因是瑞典开放的移民政策。去年,16.3万移民向瑞典寻求庇护,其中很多人来自伊拉克和叙利亚。在这些申请者中,男性占到70%;在无人陪同的未成年人移民中,90% 都是男孩。

这一现象不只发生在瑞典。联合国数据显示,在去年乘船抵达欧洲的移民中,女性仅占20%,男性占45%,其余则是未成年人。从意大利和希腊进入欧洲的移民中,有三分之二是男性。已经有人 把男性移民的过量涌入叫作 “欧洲的男性问题”。

瑞典是著名的平等主义社会,人口构成的变化对这种社会的影响尚属未知。然而,包括德克萨斯州农工大学教授瓦莱丽·哈德森(Valerie Hudson)在内的学者指出,男性的增加可能导致更多对女性暴力事件在瑞典出现,就像其他男性人口比例超过女性的国家那样。

就此问题,VICE 采访了古兰·阿维奇(Gulan Avci),她是前瑞典国会议员,也是 瑞典自由女性联合会(Swedish Federation of Liberal Women)的主席 —— 该联合会代表了瑞典自由党对女性权利的看法。阿维奇本人也是移民,她的父母是库尔德人,一家人在1980年代搬到斯德哥尔摩。我们和她聊了聊这几十年来瑞典的变化,以及国家应该如何去吸收新男人。

瑞典克拉德霍尔门岛的男性难民。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VICE: 为什么瑞典需要重视男性移民的增加?

古兰·阿维奇:在叙利亚等国家,男女仍然是不平等的,他们对女人有另一种看法。因此当他们到了一个新国家,比如男女平等程度排全球第四的瑞典,他们必然会感受到巨大的文化冲击。这也是我们需要应对的问题。

不幸的是,我们一直害怕谈论类似的问题。对于这种不同文化的讨论,我们害怕一说起来就会被人当成是种族主义。于是大家都避而不谈,直到问题不断发酵到出现巨大的冲突。

你觉得瑞典应该怎么应对这种问题?全国科普吗?还是应该接收更多女性移民?

个人认为应该双管齐下。目前申请寻求避难的男女比例是7比3。想要改变这个现状的话,我们可以接受70%的女性申请人,男性的话接受30%。

还有就是需要正式的科普项目,面向所有的瑞典移民,无论来自哪个国家。想要移民瑞典,每个人都必须参加这个项目来了解他们的权利和义务,以及瑞典的法律,还有法律之外的社会道德,比如男女平等。

我们还需要应对就业市场的压力。大多数移民都还没有工作。我们需要解决移民的上学问题,还有住房政策。目前来看,这些系统都还存在着隔离制度。新移民到瑞典之初会被安排到郊区去住,那里本来住的就是这个社会的边缘化人群,他们没有工作,在这个地方也看不到新生活的方向。

你认为瑞典本地人是不是也应该更尊重移民的文化?

文化需要两方面来看:文化可以是语言、习俗等等,但男女平等权利并不是文化的一部分。瑞典的文化相对主义学者尤其在谈到性别政治的时候,倾向于认为人权和男女地位的问题是移民文化的一部分 —— 然而你并不会听到他们这样评价压迫自己妻子的瑞典男人。

因此在这些人到达瑞典的最开始,我们就必须说清楚。这也是所谓好的移民政策的开始。否则瑞典本地人会觉得害怕。如果他们觉得官员没有为他们发声,那他们就会选择另一种主张的党团。而当人们感到恐惧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可能变得危险。

作为早期移民,你会更理解现在移民们的处境吗?

很多难民正经历着叙利亚现代史上最惨的战争。有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他们到处杀人吊死人,所以我理解他们为什么要逃离自己的祖国。但这并不是理由。我们欢迎大家来瑞典,但我们同时希望他们能融入我们的社会,希望他们尊重人权而且能为瑞典社会作贡献,希望他们会说 “我们理解瑞典的法律并坚定地支持这个国家建立至今所坚持的价值。”

就移民而言,你认为美国有哪些可以向瑞典学习的地方?

在美国,如果你想做美国人是有可能的。而在瑞典,人们会说 ‘你只是半个瑞典人’。这是我们需要转变的一个态度,如果我们想让更多的人被瑞典社会所接纳。

你是五岁来的瑞典。你觉得你是 “半个瑞典人” 吗?

我来瑞典的时候是八十年代初。我和家人逃离了土耳其的军事政变。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多移民。我和很多瑞典当地的小伙伴一起长大,我也说瑞典语。我的学校里也都是瑞典人。

而如今如果你再去瑞典的郊区看看,有些学校里你根本找不出一个瑞典学生。有时候你在瑞典还会遇到不会说瑞典语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因为你要生活在瑞典。或者不管你去哪里,你都要学会当地的语言。这是成功融入社会的关键。按照一些瑞典政治家传统的观点来看,“你” 还没意识到语言是非常重要的一块敲门砖。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