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我差点成了同妻?”

Owen 的女友从没想过会在男朋友的手机上看到跨性别主题的爱情动作片。没人知道 Owen 从中学开始就对跨性别女人产生了兴趣。虽然他对此事颇为谨慎,但内心深处他还有着美好的愿景:他希望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一直觉得就算她发现了也完全可以接受,我根本没必要藏着掖着”。

他这个想法太天真了。 

事实是,Owen 的女朋友几近崩溃。一开始她一边哭一边审问他:你是 gay 吗?原来我差点成了同妻?为什么不告诉我?然后她开始尖酸刻薄起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她疯狂抨击他的性取向,冷酷无情地揶揄他,“我没有迪克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你当然喜欢在下面了,这样你就能好好享受了”,Owen 说有时候当他们正在亲热,她会故意爬到上位,然后假装在干他的菊花。

她在3月结束了这段关系,Owen 明白她为什么离开,但他不明白自己到底错在哪 —— “我喜欢跨性别女人难道就不能喜欢普通女人了吗?” 

Owen 生活在纽约上州,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尊重跨性别者,但是女朋友给他带来的羞愧感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在这样过了六年后,我突然无法接受自己了。” Owen 说, “我把 Instagram 和 Twitter 上的跨性别女孩全取关了。” 他也不再看跨性别主题的爱情动作片了。

但是适得其反。“这样我反而对跨性别女人的渴望更强烈了,” Owen 说,“我变不回去了。”

他很想光明正大地和跨性别女人谈个恋爱,但是好像又不太可能。他并不知道应该去哪认识她们,如果他下个女朋友仍是顺性别女性,他还是会对她保密。上次受到的羞辱给他留下了很大的阴影,他甚至变得有些偏执。如果再被发现,他担心自己就完蛋了,就像《红字》主人公那样,被人戴上耻辱的标签游街示众。

其实,像 Owen 一样中意跨性别女的男人太多了,只不过他们都不敢公开。我一直在做这方面的报道,但是我的努力还不足以让他们从阴影中走出来。七月时我对四位男性的 一篇采访 鼓励了一些人,他们在网络上发了很多帖子,也给我发了很多邮件。他们不敢公开的原因似乎很明显,恐同者会疯狂攻击他们,自己的男子气概也将从此成为笑谈。

其实还有另一种巨大的力量在压抑他们对跨性别者的渴望。我在自己刚刚跨了性别后见到过很多类似的情况,我文章的评论区最近也再次频繁出现网友的留言。那就是生活中来自顺性别女性的强烈的鄙视和排斥。爱慕跨性别者的男人深受其害。 

Owen 的故事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其实在故事背后隐藏的是一种更为复杂的伤害。这样的排斥并不都是一种 “跨性别恐惧症” 的体现,有时候,它事关一种错误的引导。 

Allie,一位来自伦敦的31岁顺性别女性,在一段开放式关系中发现她的男朋友喜欢跨性别女人。一开始她没有生气,她有很多亲近的朋友都是跨性别者。但是这种熟悉影响了她对自己男朋友情况的判断。Allie 开始担心这是他的某种性癖,把跨性别女人当作玩物,因为这种情况在 LGBTQ 圈子里算是常见,这样的男人被称为 chaser。 

Chaser 是 “tranny chaser(变性人猎手)” 的简称,特指喜欢私下和跨性别女发生关系的男人,他们把跨性别者幻想成专为男人准备的性爱工具,一种长了男性生殖器的女人。几十年来,这就是男性对待跨性别女性的典型方式。跨性别群体每天都会被迫忍受没完没了的指责和攻击,但是那些男人却把自己的 “爱好” 藏得很好。定义跨性别群体文化的那个词是 “韧性”,定义这些人的文化的词则是 “恐惧” 或者就是 “怂”,他们可是爱了个来去自如,但这种状态往好了说会增长彼此的孤独感,往坏了讲,它会产生暴力。

Allie 说:“我很担心这些对跨性别女人的迷恋本质上是在否定她们的女性性别。我在网上看到很多人都觉得只要你喜欢跨性别女人,你就是 chaser,而且 chaser 都一样不怀好意,又恶心又恐怖,还把跨性别者当物体道具看待。” Allie 告诉我她和男朋友的感情最终没有愤怒的争执,而是平静的结束。“我自己内心的斗争慢慢毁掉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把所有喜欢跨性别女人的男人都当成 chaser 实际上是一种危险的偏见。他们其中有些人只是在探索自己真正的性取向,或者终于可以坦诚地做自己。出于恐惧,他们也饱受焦虑和抑郁的折磨。一味地打压只会让他们觉得更孤独,并永远无法走出自己的恐惧。我这篇文章中提到的男人都不是 chaser,他们渴望的是一种真诚而完整的感情。打压他们只会给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 

Allie 后来发现自己的观点其实有些不公平,“就像很多不完美的人都希望这个世界能有所不同,我心中也会有一种道德正义感,让我有时候会不由自主替一些我认为需要帮助的人操心。” —— 比如男朋友喜欢的这位跨性别女 —— “但如果她爱关于自己的一切,也包括跨性别的身份,并且欣然接受其他人是因为她跨了性别才喜欢她,我管得着人家吗?” 

Allie 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尽管是出于好意,但她一切想法的前提是把所有喜欢跨性别女人的男人看作不正常。但这跟把跨性别者本身看作不正常没什么区别。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 Allie 说,“从另一个方面来看,跨性别女性的需求被完全忽视了。” 

无论这种排斥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攻击和羞辱都会给人带来深刻而长久的伤害,无论男人还是跨性别女人。 

巴西的 Lucas 今年四十岁,这种伤害给他带来了一生的抑郁。他在十几岁就开始迷恋跨性别女性,并开始和她们交往,但是他的朋友和家人都不知道。2011年他开始有些抑郁倾向,“我藏得太久了,自己心里的秘密无人可说”。其实那个时候问题还不太严重。 

2013年,Lucas 爱上了 Natasha,一位跨性别女性。“我们认识的时候她是个小姐,我是她的客人。” 他说,“后来我们成了朋友,一起去看电影,去喝酒,和所有其他情侣一样。” 那是他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他们约会一年后,Lucas 不想隐瞒了,他太想和亲人分享自己生命中这段越来越重要的关系。Lucas 想告诉自己的姐姐,并且和 Owen 一样,他期待的是姐姐的包容和接受。但是姐姐愤怒了。她质问他为什么要对她和整个家庭 “做这样的事,”。她威胁 Lucas,如果他不结束和 Natasha 的关系,所有家人都会离开他,他的生活将被毁灭。Lucas 被说服了。“听了我姐的话以后,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差劲的人。” 

姐姐的话给 Lucas 带来的恐惧挥之不去,他决定 “重新做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开始逐渐远离 Natasha。但是这个过程让他撕心裂肺。从那开始,他有了自杀的念头。“我活不下去了,我姐的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尽管姐姐再也没有提过。“我不该告诉她,我真的太后悔了。”

现在 Lucas 有了一个儿子。他很担心如果自己和跨性别女人交往会影响儿子的生活。他在一生中曾经三次分享了自己的秘密,但是每次结果都很惨。“这感觉非常孤独,可能这辈子都只能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

Lucas 曾经沉浸在爱情的甜蜜中,是一个健康、快乐、潇洒的男人。在后来的六年里,他姐姐早就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而他一直在努力与自杀的念头抗争。“我每天都要吃药,不然无法面对一天的生活,也无法入睡。” Lucas 说,“希望这个世界会有所改变。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电视剧里的人物,我恨自己的这个角色,还有他代表的一切。”

Illustrator: 杰奎琳·林(Jacqueline Lin)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Alexwood

Translated by: 靳天琦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