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依然难逃典型的好莱坞编剧模式,但能做到这份上已经不错了。


如果你准备看却还没有看完《纸牌屋》(House of Cards)这部剧,我建议你立刻撇开这篇文章,因为接下来全是有关黑客情节的剧透,以及由此带来的现实启发。

《纸牌屋》有不少值得称道的地方,其中对黑客的精准刻画就是其中之一。这部 Netflix 公司的原创剧为了刻画出所谓 “真实的黑客” 而颇费周章。剧组甚至请来黑客格雷格·毫什(Gregg Housh)做了几个月的顾问,并根据他的建议修改剧本。这部剧的黑客桥段并不完美,却比目前绝大多数作品更为优秀。更重要的是,剧中的黑客加文·奥尔赛(Gavin Orsay)本可以做一个媒体通常呈现的卑鄙、可怕的反派;然而,他绝非如此。

这种改变非同小可,因为《纸牌屋》已经人气爆棚,并很可能继续影响着观众对黑客的看法。根据谷歌趋势提供的数据,本月美国人对剧中涉及的黑客术语的搜索量,如隐私软件 “洋葱头”(Tor)、被监禁的记者巴雷特·布朗(Barrett Brown)、以及 “暗网”(Deep Web),都较上月有所提升;这或许是个巧合,但考虑到《纸牌屋》的观众成分横跨各个年龄层,这就不仅仅是个巧合了。

不管学术界愿不愿意承认,现在的人们可以从电视和电影中了解各种事物。在这部剧中,人们认识了黑客,认识了他们与政府的斗争,也见识到美国联邦调查局对他们的过度指控和恫吓。

在吉米·辛普森(Jimmi Simpson)扮演的奥尔赛出现之前,观众已经从剧中了解了 “暗网”、“洋葱头” 这些词汇,也对黑客的古怪和偏执见怪不怪。奥尔赛为了确保与记者卢卡斯·古德温(Lucas Goodwin)通讯的安全性,竟然给他送去一个平板电脑,通过视频与他交流:在视频里,他化身鸟人,顶着大锅当作头盔[注:这是希罗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著名画作《人间乐园》中 “地狱之王” 的形象],不仅符合黑客保护自己身份的做法,也展现出他反主流文化的个性。

第三集中,荧屏上的奥尔赛并不是以住在自己妈妈公寓里、满脸痘痘的刻板形象出现,他时尚、迷人、年轻,家居风格简洁而讲究 —— 从他的黑色丝绸睡衣就可以看出他高雅的品味。要是放在一般的好莱坞影视作品里,奥尔赛肯定是个胖子,也没那么有魅力,穿成垃圾摇滚朋克的或黑客帝国里的非主流模样,或者戴顶呢帽坐在电脑屏幕前,周围全是激浪的空瓶子和垃圾食品袋。


我给格雷格·毫什做了个电话采访,并问及了此事。他认为,奥塞尔除了偏执、孤僻和深入人心的自命不凡之外,也是个极富同情心的人。在剧中,我们很早便知道他十分注意保护自己的朋友,绝不会出卖他们。用黑客的话说,奥尔赛绝不会 “告密”。毫什对我解释道,其实原本的剧情并非如此 —— 事实上,是他说服《纸牌屋》的编剧做出了改动。如果奥尔赛出卖朋友,就相当于 “一把火烧了这个角色”,即使接下来再试图 “为自己赎罪” 也没人会买账。

这种对告密行为的激愤之情,来源于 “鲁兹安全”(LulzSec)的黑客赫克特·泽维尔·蒙塞古尔(Hector Xavier Monsegur),外号 “Sabu”。他向联邦政府工作人员出卖了组织的成员,沦为黑客圈子中最让人痛恨的家伙。其他黑客在他已破坏的网站和视频上制造恶意程序,并发表愤怒的公开信;因为 Sabu 的开庭日期被无限延长,黑客们深信他仍然为 FBI 工作。有些甚至认为,就是他在去年十月帮 FBI 逮捕了 “丝绸之路”(The Silk Road)的站长 “可怕的海盗罗伯茨”(The Dread Pirate Roberts)

毫什认为,《纸牌屋》里的奥尔赛陷害古德温,与 Sabu 还有一个极为相似的地方,那就是 FBI “指定要捉拿两个人”。在现实生活中,FBI 也利用 Sabu 追踪了一名叫巴雷特·布朗(Barrett Brown)的记者(点击 这里 阅读我们对布朗的狱中专访);在奥尔赛请求宽恕时,甚至提到过几次布朗的名字。布朗目前面临超过100年的牢狱之灾,因此剧中的 FBI 特工用100年监禁威胁奥尔赛正是与这种过度指控相对应。毫什自称是布朗的朋友,这段情节自然也有他的贡献。

凯文·加拉格尔(Kevin Gallagher)是一个名叫 “释放巴雷特·布朗” 的网站创建者,毫什曾说自己将 “永远感激凯文”。加拉格尔称,布朗的名字能出现在这部获奖的剧中 “实在是太酷了”,因为 “这将获得全国上下的认同”。他还称,“这部剧揭示了掌握信息技术的黑客所面临的政治现实,他们威胁到了弗兰克·安德伍德(Frank Underwood)所代表的权利集团。” 目前有人向法院申请撤销对布朗的第一项指控,而在《纸牌屋》谈及布朗之后,媒体对他的重新关注可能也将对现实造成影响。

不过《纸牌屋》并不是完全正确。剧中并没有准确展示电话监视所发挥的巨大作用,也没有对 “暗网” 进行全面解释。另外,编剧还把入侵 AT&T 公司数据库描述得非常困难:古德温必须去参观服务器,并且手动置入指状存储器。

在我看来,根本不需要这样。AT&T 公司的安全级别其实压根没有那么高,安德鲁·奥恩海默(外号 “Weev”)就因为在媒体业八卦网站 Gawker 上公开了 AT&T 的用户数据安全漏洞,目前仍处于41个月的服刑期中。用 “弱” 这个词来形容此公司的安全系统,一点都没小瞧它:其实 Weev 根本没有入侵,只是通过一个公共超链接就获得了用户数据。“我知道 AT&T 的安全系统很弱,” 毫什这样解释道。“但这也算是出于剧情需要吧。” 

说到底,《纸牌屋》再牛逼也逃不出典型的好莱坞编剧模式:现实终归还是不重要,剧情才是王道。要不要和现实接轨,都由剧情来决定。


翻译:彭芸

编辑:王戈


更多黑客:

在监狱里专访巴雷特·布朗:这家伙有可能蹲一百年监狱

关于黑客和阿桑奇:亚历克斯·吉布尼有话说


异视异色 (VICE CHINA)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以任何形式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