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让我们走进世上最高端路怒症的内心世界。

那些总觉得人们是因为车开得不够好才恼羞成 “路怒” 的人,打脸的事儿来了。最近发生在赛车界的几个胡逼事简直可以稳坐 “上周值得铭记的三个体育瞬间”,并告诉你一个道理:即便是世界上最会开车的人,也逃不过路怒症的魔爪。

9月9号,摩托车顶级赛事 motoGP 圣马力诺大奖赛的第二组别 moto2 比赛中发生了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画面左侧的13号意大利车手罗马诺·费纳蒂(Romano Fenati)被对手超越后,几番尝试夺回位置都以失败告终,等到又一次接近对手,恼羞成怒的他没有继续想法超车,而是在两人速度持平时 迅速伸出左手,全力猛捏了一把他的意大利同胞斯蒂法诺·曼奇(Stefano Manzi)的前轮刹车

1536757571717461.gif载入史册的一瞬间,费纳蒂217公里时速猛捏对手刹车

当时两人的速度都超过200公里/小时,面对毫无预兆的外力,曼奇差点摔车,他用尽解数保持住平衡,此时前方的费纳蒂还在回头,根据我们对路怒症的生活经验,想必他此刻嘴里也不太干净。

面对这一摩托赛事从未有过的胡逼之极的场景,比赛解说员先是控制不住笑了出来,然后后怕地感叹:“我的天呐!”

赛会当然看在眼里,裁判直接出示黑旗罚他出场。赛后大会追加处罚,费纳蒂禁赛两场。随后,第三场也等不到了,费纳蒂所在的车队 Marinelli Snipers 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费纳蒂开除出队,车队的其他附属队伍也将对费纳蒂关上大门。费纳蒂原本已经确认在赛季结束后离开 Marinelli,转会合同都签好了,但新东家看到这样的表现也不敢接盘,马上动用特殊条款解除合同。

1536753591949402.jpeg

处罚还没完,9月11日,意大利摩托车协会宣布吊销费纳蒂的摩托车参赛执照,由于政策间存在递延关系,这样一来费纳蒂在国内和国际赛场都无法骑车参赛。费纳蒂今年才22岁,正值职业生涯上升期,但一朝犯错,再难翻身。

事情还没结束,11号当天,赛车场在地的米萨诺市公检法机关称,“高速行驶拉别人刹车” 已经涉嫌严重人身伤害,打算以 “谋杀未遂” 罪名立案调查,如若成立,那费纳蒂后半辈子算是交代了。

费纳蒂这一次极有创意的 “谋杀未遂” 行为,并不是灵光乍现,就像你不能因为一个人犯了一次傻逼,就认为他只犯过这一次傻逼 —— 犯傻逼也是需要练习的。2015年的阿根廷大奖赛,当时在第三组别 moto3 参赛的费纳蒂刚19岁,在摩托传奇车手“小飞侠”罗西投资的车队开始第二个赛季,春风得意顺风顺水,正打算一展拳脚,结果可能动作管理有问题,想着想着 literally 地一展了拳脚,直接一腿踹向了31号车。

1536752194337413.jpeg2015 motoGP 阿根廷站,当时骑5号车的费纳蒂为你介绍《暴力摩托》这个老游戏

费纳蒂这小伙之前因为 “敢闯敢拼” 受过多位车坛名宿抬爱,但随着职业生涯的发展,黑镜头层出不穷愈演愈烈。如今他彻底告别赛车界,仔细想想,还是说一句 “好走不送” 比较恰当。费纳蒂说他日后可能回到家族经营的五金工具商店接班家业,请列位顾客戴好头盔再光顾,钳扳子打人也不是闹着玩的。

全程高能的费纳蒂在阿根廷争斗集锦,最后他直接给对手的摩托摁灭了火儿

1536761686738223.gif赛车点火必须外力装置,可怜的对手在赛场上推了半天车

费纳蒂的事儿先放一放。职业赛车手在赛场上总是承受着巨大压力,几个小时的比赛时间,他们紧绷神经,一秒也不能放松,一方面要施展驾控才华,操纵手里 + 屁股底下的这台暴力机器,一方面要调动精神力,提防场上其他对手的明枪暗箭。可以想见,犯路怒症的驾驶精英也不止费纳蒂一人。

1536752194636949.jpeg狠人桑地诺·费鲁奇是真爱玩手机,爱玩的程度你比不了

意大利裔美国车手桑地诺·费鲁奇(Santino Ferrucci)曾是一位 F2 车手,志向是进军 F1,可惜梦想戛然而止 —— 因为在7月份一场 F2 比赛中,他成为赛车运动历史上第一位在同场比赛中4次严重违规的选手,每一次都足够让他取消资格,用足球的概念来说,等于一场比赛吃到四张红牌。

这4次犯规包括 在比赛中开车撞击队友 在比赛后再次开车撞击队友 —— 多大仇啊这是?赛会回看录像又发现:他在比赛开始前的热身圈里只戴一只手套开车,这会降低车手对方向盘的控制能力,是规则明文禁止的危险行为。

但大赛组织方想不通的是,他为什么要只戴一只手套?还是靠录像提供答案,录像告诉大家:因为他的另一只手正在刷手机。

费鲁奇匆匆发表一封道歉信,列出道歉的对象林林总总几百人,蔚为奇观 —— 根本没人买账。指责铺天盖地,心高气傲的费鲁奇只好退队走人,另一只手握着他的手机。

1536755088228490.jpeg道歉信这东西有时和领奖感言有点像,差了谁也不太合适,点了名就得点全套

别以为开车上头是愣头青的专利,一代大师也在所难免。1998年 F1 比利时大奖赛,法拉利车队的迈克尔·舒马赫发挥神勇,在瓢泼大雨中一路猛进,直奔最高领奖台。

如果舒马赫获胜,那他就将在积分榜上超越麦克拉伦车队的米卡·哈基宁成为头名。彼时赛季已经进入尾声,面对白热化的争冠形势,麦克拉伦的另一位车手大卫·库尔萨德(“DC” David Coulthard,以前大家更熟知的译名是库尔特哈德)自然不想让舒马赫如愿以偿。

比赛途中舒马赫优势巨大,已经要把 DC 套圈了,结果后者并没有依照规则乖乖让出位置,而是突然踩了一脚急刹车 —— 跟你在马路上面对后面没完没了按没道理的喇叭的臭傻逼的反应一模一样 —— 躲闪不及的舒马赫直接追尾,车辆严重受损,只能退赛。

1536752195876663.png撞车后,舒马赫的赛车只剩下三个轮子

F1 有 F1 的规则,不按追尾全责的体系来。舒马赫怒不可遏,在维修区不顾十几个工作人员拉扯阻挠,冲向了麦克拉伦的车房,两拨人在车房对峙,几乎像当年基恩领衔的曼联和维埃拉领衔的阿森纳一样酿成群架。这一 “盘外招” 效果明显,1998年的总冠军最后真的落到哈基宁手里 —— 这让库尔萨德一度成为法拉利支持者的公敌。

1998年的比利时站是F1 最混乱的经典一战

不要觉得赛车运动都是离我们遥远的电视机故事,就在2014年9月,北京鸟巢附近的街道被圈成赛道,承办电动方程式赛车锦标赛 Formula E 揭幕战。由于参赛车辆性能接近,比赛自始至终火药味十足,冠军悬念一直持续到最后一圈的最后一弯。

当时领先的尼古拉·普罗斯特(Nicolas Prost)面对后方来势汹汹的尼克·海菲尔德(Nick Heifield)已经难以招架,他打算以一个强硬的 “关门” 动作阻挡后者的进攻。但变线幅度实在太大,根本没有按照规则留给海菲尔德避让空间,两人发生了剧烈碰撞,海菲的车子更是直接起飞,弹射到防护铁丝网上,让现场观众受到不少惊吓,车子也双双报废,所幸本人并无大碍。

今天你仍然可以去到北京市北四环北辰西桥向北(我说了多少个北)的国家体育场北路 - 天辰东路交叉口,巡礼车祸圣地。

这段视频,就发生在很多人上下班的路上

这也意味着两人退出冠军争夺,已经被抛开很远、原以为夺冠无望的第三名车手迪格拉西(Lucas Di Grassi)渔翁得利笑纳大礼,收获人类第一座电动车赛冠军奖杯。

车手的路怒症要牵动千百万人的神经和车队与赞助商的钱袋子,你我的路怒症后果也好不到哪去,警察叔叔早有言在先,打赢花钱,打输负伤,反正没好事。路怒这事儿,看热闹可以,但作为当事人未免太出血了。朋友们,每当路怒上脑,想想上面的这些例子,告诉自己:我车开(骑)得还不如他们呢,这次就算了吧!

编辑: 刘阳子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