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做奶酪雕塑,你得耐得住性子才行。

做奶酪雕塑师从来都不是我的梦想。是一系列机缘巧合让我与奶酪结缘。

我做奶酪雕塑已有20年了。大多数时候,我都进行现场创作,因为人们喜欢亲眼见证这些疯狂的奶酪雕塑作品的诞生过程。我的得意之作 —— 200磅的短吻鳄雕塑以及1900磅的宇航员雕塑 —— 都是这样完成的。我的工作地点以杂货店居多,通常是为康斯威星州等地的州立促进局、奶酪经销商或企业集团进行宣传推广活动。

从安克雷奇到缅因州、西雅图之间的每个州都留下了我的足迹。我还曾在迪士尼乐园、迪士尼世界以及最后九场超级碗比赛之中的六场进行过现场雕刻。2011年,我在威斯康星州博览会上创作的925磅雕塑作品至今依然保持着世界最大的奶酪雕塑吉尼斯纪录。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6.jpg

我出生在艺术世家,自幼喜欢艺术。念书时我选择了商务艺术专业,主修广告图文设计。毕业后,我任职美国乳制品协会(ADA)威斯康星州分会及威斯康星州奶制品营销管理局(WMMB)艺术总监多年。

当时我们常常雇人做奶酪雕塑。我很喜欢在一旁观看,还莫名有点嫉妒。虽然我很想自己亲手试试,但我当时绝对想不到这有一天会成为我的事业。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22.jpg

刚开始为威斯康星州 ADA 工作时,我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奶酪雕塑。那时,我们为宣传奶酪制作艺术制作了展示幻灯片。幻灯片版面放什么内容让我们头疼,然后我灵光一闪想到一个主意:可以将木雕版画手法用于奶酪雕刻。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23.jpg

我用这种方法在奶酪上刻上了 “奶酪制作艺术” 字样。这也成为了宣传幻灯片的一部分。我自认在奶酪上进行木雕版画这种混搭做法很聪明。那是1981年的事了,当时我压根没想过专业去做奶酪雕塑,所以又过了很多年,我才重拾刻刀。

Astronaut-in-Cheese-7-20-09-Original.jpg2009年,为纪念人类首次月球漫步40周年,莎拉·考夫曼正雕刻一座重1900磅的宇航员奶酪雕塑。本照片由莎拉·考夫曼本人提供

从 WMMB 离职后,他们有时会找我为贸易展及杂货店的庆祝活动进行奶酪雕刻。当时我又换了另一份全职广告工作,于是我就在全职工作之余四处奔走兼职做奶酪雕塑。幸运的是,我的老板本身是一位创业者,他也同意我这样做。

起初他曾问我:“你不会一直做下去吧?” 我回答说:“只是偶尔去做做。” 但在为他工作的头半年里,我去做了32次奶酪雕塑,包括一次是在超级碗比赛时做的。之后的几年,随着兼职量逐渐增加,我根本没法保证出勤,只得辞掉了全职工作。

Sams-Club-Anchorage-9-13.jpg莎拉·考夫曼和她2013年在安克雷奇创作的灰熊造型奶酪雕塑合影。本照片由莎拉·考夫曼本人提供

以前,我像条狗一样为商业艺术卖命;而今,我依然像条狗一样做奶酪雕塑,只不过我现在是为自己工作。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因为这令我重新拥抱艺术。尽管我雕塑的载体不是大理石,奶酪雕塑也似乎难登大雅之堂,我也并不拥有美术专业的任何学位,但我不在乎。我现在的工作忙碌而充实。试问,你认识的专业学美术的人有几个拥有650幅作品?可我不一样。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12.jpg

在我的奶酪雕塑作品达到3000多件以后我就不再计数了。那件6英尺长的短吻鳄奶酪雕塑依然是我的心头最爱。那是18年前的作品了,雕塑体积巨大,工艺及其复杂,我足足用了57小时才完成。成品真是美出了天际!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4.jpg

奶酪同木材、石料一样,是一种掉落就无法粘回去的雕塑介质,这与黏土、肥皂、黄油有本质上的不同。我工作中采用的90%的奶酪都是切达奶酪。这种奶酪不仅紧实、不易变形,而且味道好,价格也合理。

我拿到的切达奶酪原料重量在40磅到1万磅不等,多是块状或圆形。其他类型的奶酪也可以为我所用,如格鲁耶尔干酪、成熟的高德干酪、帕玛森乳酪、艾斯阿格乳酪、成熟的波萝伏洛干酪,不过它们得足够坚硬才行。

我一般都在90度的温度下进行雕塑工作,这一温度令奶酪受热又不致融化。你可以用手接触奶酪雕塑,真的!奶酪并不会脆弱到一碰就坏,但那样做会缩短它的保存期。

做奶酪雕塑用的几样工具都非常简单,主要是陶瓷金属环一类的粘土工具,以及双柄大型奶酪刀,它是把奶酪切块用的。当然了,雕刻大家伙时还要用更大的工具。

但最主要的工具是什么呢?其实是耐心。要做奶酪雕塑,你得耐得住性子才行。教小孩子奶酪雕塑时我一直提醒他们:“刮,刮,刮……挖,挖,挖……” 其实做雕塑就是这样,持续数小时重复着这样的动作。有时候做着做着我就心里默念:“老天啊,让我赶紧做完吧。” 但没有办法,你还是要耐住性子一点点把它做完。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34.jpg

我常常通宵工作,或者工作到凌晨3点,睡上几小时又起来继续工作。不过想到自己是在进行艺术创作,似乎有种魔力在驱使着我。在经过数小时的工作后,雕塑大轮廓出来了,我就可以着眼于头发等细节处理,如装上白色的牙齿、棕色的眼睛。然后突然,你的作品就活生生出现在眼前了。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25.jpg

我今年已经64岁了,有时候感到力不从心,因此我需要招收一些学徒。而且,我还患上了腕管综合症(这个病来得很神奇,过去20年我都安然度过,然后它突然就来了)。对于客户,我就告诉他们,“某某人可以代替我做雕塑,你们会很满意的。”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37.jpg

我持续工作最久的一次是在印第安纳州博览会上,前期准备和实际雕刻整整用了10天时间。一般情况下,这种大型现场雕塑都要用掉500至1000磅的圆形奶酪或640磅的块状奶酪。

在印第安纳州博览会上,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前来,人们问我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比如这是不是真的奶酪、要用多少奶酪、雕塑完成后这些奶酪要怎么处理等等。所以,我一边工作,一边向人们讲述营养学、奶酪雕刻及奶酪制作历史。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28.jpg

我知道,现场雕塑工作并不仅仅是 “哈,让我们做一个漂亮的奶酪雕塑吧!” 这是一个包含媒介和信息传播的过程。我懂得这一点是因为我是学广告设计出身。在雕刻的背后还有很多隐性工作要做,而不仅仅是过去按照图案进行雕刻那么简单。

赶到现场后,你要搬运500磅重的奶酪,将其分成不同的部分,然后将它们包起来,切成样品大小,再边雕刻边与观众交流。

SarahCheeseLady.FINALS.eugeneshoots-45.jpg

在明年的印第安纳州博览会上,我们将与当地的高中或大学合作,招募一些志愿雕塑者前来学习。那一定很棒!我可以先让他们动手承担大量的雕刻工作,然后我再亲自进行完善。我不一定要成为现场的明星,但我希望我们能创作出伟大的作品。

Photographer: 尤金·李(Eugene Lee)

Translated by: Spring Wang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