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前男友前女友一块儿租房绝对是一件棘手的事,分手阵痛怎么解决?跟其他人约会怎么办?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该如何相处?

两年前的时候,我去洛杉矶读研,男友搬过来跟我一块租房住。我们一块住了两个月,然后就分了 —— 但问题是,我们已经签了一年的租房合同,而我自己可掏不起每月1200美元的房租,于是我们就在这屋檐下又住了六个月,一个人睡卧室另一个人就在客厅的小沙发上凑合。没错,这事儿是挺尴尬的,但这可是在一个陌生城市租房,我觉得还是跟熟人一块儿比较好吧。

我的情况还真不稀奇。在消费水平居高不下的大城市租房的年轻人们会发现,跟前男友前女友一块租房,没准真的是能让自己付得起房租的 唯一办法。于是我找到了几个跟我经历差不多的人,聊了聊合租的感受:分手阵痛怎么解决?跟其他人约会怎么办?孤男寡女同居一室该如何相处?为简明易读,以下采访内容有删改。

 

达米恩(Damien),25岁

我们俩一块儿住了两年,差不多一个月之前分的手。租期一直到这个月月底,结束之后我俩就拜拜喽!时间赶得还挺巧,要是租期还有好久,估计我只能选择违约了。我前女友自尊心很强,我觉得我也是这样。我俩要是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感觉有点尴尬啊!

过去十天我一直寄宿在朋友家,在那之前,刚分手那几天,她把腿摔了,走路不太利索。她不想跟我一块睡,然后就睡沙发了。大概过了一周吧,有一天晚上回家后她大发雷霆,“凭什么你睡床啊?我腿都这样了你都不让我?!这床一块睡了两年了怎么就成你自己的了?” 额,误会啊。我睡床,把她逼得只能睡沙发,她觉得我这么做实在侵犯她的个人空间 …… 她应该是想把我从床上赶出去吧,为这事她真是大动肝火。

 

“我打过各种主意,尽量减少见面时间。” 

 

一周大概我有四五天不在家,周末晚上也出门干活,能跟她在一块相处的时间也就每天下班后那一两个小时。我打过各种主意,尽量减少见面时间。这房子有一间卧室、一间客厅、一间书房,既然在同一个房间里肯定气氛剑拔弩张,我就躲个清净呗。

为了缓解经济压力我想了很多办法。就在我察觉到分手苗头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份调酒师的兼职工作,打算攒点钱。有一次我跟朋友在外面,她打电话过来,我给拒接了。等回到家一看,妈呀,她把屋子砸了个乱七八糟,闹钟扔到墙上、台灯砸成碎片、镜子碎了一地、楼梯扶手也被踹了好几脚。作成这样我真不知道得花多少钱收拾摊子。我不是说我想让她承担费用,我就是觉得本来我攒了点钱是为了开始新生活的,结果到头来还得搭在这上边,唉。

 

马嘉烈,23岁

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分手之后只一起睡了两个晚上,加上他偶尔回来的探访,也不过是八九天。我们认识那会,他在一个小酒馆工作,身上没几个钱,就直接住在酒馆的一楼,把凳子随意拼起来,铺上厚被子就当是床了。我那时是跟别人合租的房子,一个稍微开放了点儿的公共空间,带他回家实在不方便。我俩刚好上没多久的某天,我喝大了特高兴,一拍脑门,就说了那句该死的话 ——  “要不住一起得了”。很快,我们就张罗着要找房子,决意开始同居生活。

实际上,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段同居关系,说完那句话之后,随之而来的所谓爱的勇气,不一会儿就被恐慌代替:他真的适合我吗?他会嫌弃我是个不爱干家务的懒惰女人吗?合租之后要是分手了怎么办? 我可能多少有点拯救情结,我怎么能让我男朋友大冬天的像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样在大街上刷牙,在公共浴池洗澡呢!不管,必须住一起。

争吵的产生在我们刚搬进去没多久就出现了。我们找了个装修师傅来刷墙,他来得很早,我一边招呼着师傅,一边刷牙,一边喊我男朋友起床,指点他帮忙做事。他一下子被激怒了,说我数落他,气不过就摔门而去,落下一句:房子你自己住吧。此后,无数的争吵都因为类似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人的丑陋面也随之一一展露出来。同样,像大多数死去的爱情,我们的分手原因亦不能免俗 -- 他跟别人睡了。记得那天是公司搞演出,回家后,他直接来那么一句,我们完蛋了。他当时并没有告诉我关于另一个女人的存在,在之后很长一段日子里,我像挤牙膏一样,一点点地从他嘴里获知了所谓的真相,这真的一点都不好受。提出分手后,我估计他当时确实没脸直接搬到那女人家,就赖在这住了两天。但拗不过动物性,最后还是搬走了。

 

“碍于在北京找房子的困难性,我还是咬咬牙继续住在这间 “充满回忆” 的房子里。下班回家推开门,迎面而来的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深吸一口气,浴巾、浴袍、被子、床单,甚至还会变态到去闻他枕头上流的口水。”

 

感情的羁绊依然存在,分手后只要我在北京,我们还是会经常见面。他偶尔也会跟我回家,只是半夜提起裤子就得跟我找各种借口溜走,回那女人家,这太午夜心碎了。还有一次他想见我,我在外面浪着呢,并不想理他。我家只有一把钥匙,我们住一起那会的习惯是把钥匙藏在门口的鞋柜里,分手后我都记着把钥匙带身上,他自然没法进门。我家是在胡同院子的二楼,不知道他哪来的能耐,爬屋顶翻窗户闯进我家了,还威胁说要把我的电脑砸了,把我猫给摔死了,非得让我回家见他。那天我们一起待到第二天的傍晚,都在为这段感情的结束而忧伤。后来我们复合过一阵,他搬回来,我们像从前一样,平摊房租,续租了房子。但好景不长,现在我俩算是彻底断了。在情侣同居这件事情上,我想的是,反正我老出差能跟家里呆着的时间,基本每个月都不超过十天(难怪男朋友跟别人好),家里有个人能打扫卫生,保持家里整洁、不积尘,可不是很好么?房子空着还真挺浪费的。

碍于在北京找房子的困难性,我还是咬咬牙继续住在这间 “充满回忆” 的房子里。下班回家推开门,迎面而来的还是那股熟悉的味道,深吸一口气,浴巾、浴袍、被子、床单,甚至还会变态到去闻他枕头上流的口水。

依旧在设想这样的可能性:他被那女人抛弃后又屁颠屁颠回到我们家,我依然向他敞开怀抱,继续生活在一起,却只能是友好室友和长期炮友一样的存在了吧。

 

苏希(Suzi),30岁

我跟前男友贾雷德(Jared)以前住在波特兰,后来我俩在辛辛那提买了房,2014年四月份我俩搬了过来。那房子一共四层,地上三层地下一层。我们住在一楼,毕竟那时候还在一块儿嘛。

去年三月份的时候我俩决定把一层改成 “FreeSpace”,这是我们的一个非盈利信息平台暨公共社交空间。随后我俩把家当都搬到了地下室。那个时候我突然觉得不想搬到下面去,也不想跟他继续关系了。

于是他往楼下搬我往楼顶搬,我俩之间隔了整整三层楼,还行吧。有个大宅子就是好,空间完全不是问题,井水不犯河水。当然了,尴尬总是免不了的。

 

"我们现在还是藕断丝连,再加上住在一块,朝朝暮暮天天见,搞得更分不干净了。" 

 

我俩在一起时间可不短,差三天就整整八年了。几乎从交往第一天开始我俩就住一块儿,自那之后真是朝夕相处。那时候我21,他才18,他想离开母亲出来住,我则想在毕业后找个房子开始生活,于是我们就这么住到一块了。说起来也就是因为图个方便、想天天见面,真没觉得关系发展得太快了什么的。

以室友角度而论,我们俩关系一直不错,一直 “资源共享”,不管是吃的喝的还是居住空间都一样。这八年里,我们住过小到不行的卧室,住过满是租客的合租房,住过农场里的小屋,买房之前我们俩甚至还在车里凑合过一个月。

现在我们分手16个月了,仍然是很好的朋友,但这事儿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现在还是藕断丝连,再加上住在一块,朝朝暮暮天天见,搞得更分不干净了。我们仍然一块购物、一起做饭,我也会在他房间里洗澡,总之我们的生活现在仍然纠缠在一起。

对我来说其实还好,现在我又开始了一段新关系,现在这个状况我还能接受。房子现在又住进来一位租户,所以我俩又成了房东。恋爱期间我俩之间的那种感觉如今肯定会失去一些,但让我心存感激的是,我们还有这栋自己的房子,有 FreeSpace 这个项目让我们能齐心协力干点事情。要是没有这个,分手阵痛可能得花好久才能缓过劲来。

我不让我的现男友搬过来,我也不想让他来这参加活动,我更不想从这房子里搬出去,这可是我自己的房子啊。我跟贾雷德约法三章,不管谁另结新欢,都不能把对方带到这来。现在已经过去好一段时间了,我跟他说他可以带人回来,相应地,我也可以把男朋友带回家。但他对这个提议不予接受。我觉得,他要是找到新女友的话,事情就会好办了吧。

图片由莎拉·麦克雷丁(Sarah MacReading)提供

 

卡西,23岁

我和男朋友本来一直是分居的状态,当我因为工作调动搬到他的城市没多少时间以后我们就突然分手了,我的工作原定要持续几个月的时间,分手之后我也没地儿去,虽然我们嘴上都说要自己出去住,但实际上在我离开之前我们将依然继续生活在一起。

在这些共同相处的时间里,我时常感到不知所措,我究竟该顺从自己的感情去亲密还是该顺从自己的理智去冷漠?他似乎也面临这样的问题,有时他兴高采烈地和我说一堆话还高高兴兴打个炮睡觉,有时候完全不爱搭理我空气里似乎都弥漫着我真讨厌你我不想和你呆在同一个空间里的气息 —— 是的,我们只租了一个房间而不是一间房子,这几乎要把我逼走,然而在这种时候不想通过约炮借宿炮友家又不想花钱住酒店去的我只能安安静静转过身去默默做自己的事儿。

 

“我究竟该顺从自己的感情去亲密还是该顺从自己的理智去冷漠?” 

 

分手以后,理论上双方都恢复到了单身状态,可以重启开启放浪形骸的生活,但也许是因为 “感觉不会再爱了” ,也许是因为对彼此都还有感情,也许是因为太忙没有精力,总而言之,对于新的关系 —— 还是省省吧,至少我并不想太快踏入新的关系里。在我们依然要共同居住的时间里,这屋子容不下别人,我们也不想给自己找事儿给对方找不痛快。

我们依然保持和分手前差不多的生活形态,由于我们的生活作息本来就比较一致,又有高度交集的生活圈子,一起上下班一起吃饭,身边的人几乎都不能看出我们已经分手。操蛋的是,对我来说也是,我依然出于惯性和感情对他充满关怀,担心自己晚上出去喝酒撒欢被他误会,并且当前男友可怜巴巴地问我能不能陪他时完全没办法拒绝。好在,当我的领导知道这情况以后频繁地送我去出差,美名其曰让我散散心并且公款吃喝,有了这个理直气壮的正当理由,我们的小出租屋间也许能多一些彼此喘息的机会和空间。

 

莉莉(Lily),25岁

我跟前男友埃里克(Eric)四个月前分了手,这段关系持续了三年半。从两年前开始我们就住在现在这房子里。我从未想过我们俩会分手。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虽然现在已经不再处在恋爱关系当中,我对他的那种关照真是丝毫不减。现在还住在一起这事是有点不好办,我感觉这可能也没有什么好处吧 —— 感觉就像一个始终不能愈合的伤口一样。

但我的新男友汤米(Tommy)倒是对这事看得很开,这让我大感意外。他对这事非常理解,也很尊重埃里克,我特别需要这种理解 —— 如果我要开始一段新关系,我认为我的另一半必须尊重我跟埃里克现在这段关系。这些事汤米都知根知底。不过,埃里克在家的时候,我跟汤米不会亲热,这感觉太尴尬了。换位思考一下,我觉得埃里克也不会好受吧。

埃里克现在睡在卧室,那本来是我俩之前一块睡的地方。现在我搬到他的工作室里住,睡他一张旧床(那床早在我俩恋爱之前就有了)。我们现在都有自己的空间,我觉得还不错。如果只能一起睡一间卧室那感觉就不太妙了。不过有时候要是觉得一个人太孤单,我们也会睡在同一屋。

 

"刚分手的那两个月,只要我俩同时在家,肯定会痛哭流涕。" 

 

分手之后我俩的羁绊还没有断。虽说我不觉得我们对分手这事感到后悔,但至少我自己经常会有重修旧好的念头。埃里克之前有过两三次严肃的长期恋爱关系,他现在可能想随便玩玩吧,毕竟他之前从未这么试过。

他还没有带别人回过家,不过我还记得第一次知道他跟别人一块睡了之后的感觉。那是在分手之后的几周,我知道这件事之后跑到厨房拿刀把餐桌给劈了。真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心理完全崩溃。我不想再体验这种感觉,所以就跟他说好别带新姑娘回来。要不然我肯定躲在自己房间里偷偷哭泣,或者干脆一走了之。要是听到什么不好的动静多尴尬。

刚分手第一个月,我基本没怎么在家里住,要么去朋友家住,或者去别人家睡地板。我根本没办法直视他。最开始两个月,只要我俩同时在家,肯定会痛哭流涕。场面不是吵架厮打,基本就是翻来覆去说那些话,一遍又一遍,不知所措。我们借酒浇愁,逃避睡眠。

现在我们俩的交流比以前多得多,对话的时候也卸下了防备。他这人戒备心很强,我跟他一直都需要好好交流一下。有时候一整天都是 “哎就这样吧” 这种敷衍对话,我们相处这段时光酸甜苦辣五味杂陈,但随着时间推移,好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我们现在的房子没有固定租期,每月交房租就能一直住下去,但我并没打算搬走。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可能会说 “啊啊啊我要搬走!” 这种话,但说实话我挺喜欢住在这儿的。我觉得跟他重归于好不太可能,就算可能的话肯定也不能长久下去。但是,就算现在不能在一块亲亲热热,我们仍然是彼此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毕竟肉体欢愉不是生活的重心,精神上的羁绊才是关系的基石。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