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 “石膏 porn” 已经颇成气候,这些人建立了在线社区,彼此交换图片、互相讨论,不亦乐乎。

“打石膏” “色情” 这两个词很难关联在一起 —— 如果非要扯上干系,总免不了让人浮想联翩,比如 “某某女性被不法分子非法拘禁并截肢,被迫在网路平台进行色情直播” 等可怕场景。信不信由你,互联网上的 “石膏 porn” 已经颇成气候,这确实是一种恋物癖,但另一方面,它也不见得都是赤裸裸的色情内容。很多 “石膏控” 观赏的都是轻口味色情片,只不过出演女郎打了石膏,仅作为 “装饰元素” 而存在。这些人建立了 一个在线社区,彼此交换图片、互相讨论,不亦乐乎。

我们找到了一位来自波兰的石膏控 “Piotr”,他今年25岁,码农一名,跟我们聊了聊这种特殊体验。

VICE:先讲讲吧,你如何定义 “石膏恋物癖”?

Piotr:我觉着这个词包含了很多内容,长话短说的话,“被其他人身上打的石膏所吸引” 就算是最简单的总结了。这种东西包裹在身体上,形成一个坚硬的外壳,妨碍运动能力……安抚、帮助 “伤员” 的这种强烈渴望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从性爱角度上讲,“克服困难完成不可描述活动” 这件事情本身就让人很有性趣,真的。

除此以外,这种文化也有其他的东西。石膏恋物文化非常复杂,每个人都有他/她(虽然女性石膏控少之又少)独有的偏好,总有人说这个最好那个最棒。小细节和配饰的组合更是层出不穷,我能写出一整篇文章讨论这个:轻盈的玻璃纤维或是沉重的石膏,纯白或是彩色的样貌,打石膏的角度,打石膏露脚跟,骨折夹板,拐杖,轮椅,搭配衣服……千变万化。

有件事我必须要指出 —— 绝大部分的石膏控都厌恶并排斥肉体痛苦,他们只迷恋于石膏的视觉效果,还有 “打了石膏” 的那个ta。你姑且把它理解成一类特殊的情趣服装好了,只不过这个 “服装” 有着更多的功能性和目的性。打了石膏的人,做一些很简单的动作都需要他人帮助,这能唤起经典的 “落难女性” 情结(当然了,性别调换过来也一样适用)。

另外,石膏恋物也经常与其他一些形式的恋物癖共同存在,比如 BDSM、身体部位恋物等等,我认为最常伴生的是恋足癖

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种特殊癖好的呢?

大概十三四岁的时候,班里一个女同桌胳膊摔伤打了夹板,那段时间里她一直让我帮忙记笔记,但是不知不觉间,我就这么产生了第一次性萌动。她坐在那里让我帮忙的样子看起来可爱又可怜,受伤的手臂就吊在空中无力地摆动…… 简直让我不能自已。但我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15岁那年,我读了 Alistar MacLean 的《The Way to Dusty Death》,里面描写了一位腿骨折的女士,阅读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感到既兴奋又罪恶,“为什么看这些都能兴奋?骨折又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然后上网搜索 “腿 石膏” 关键词,很快就知道这确实是一种恋物癖,啊,新世界的大门敞开了。

你觉得其中的什么元素对你吸引力最大?

我认为是反差产生的某种感觉。比如,身体是温暖的,石膏是冰冷的;肢体苗条纤细有独特的曲线,石膏则如同铁板一块是个简单的白色圆柱体;手臂打上石膏只能纹丝不动,手指则露在外面享受自由运动的快乐;拄上拐杖蹒跚行进的样子也跟从前的优雅步态判若两人。

加上恋足元素,还有更多:脚踝笼罩在石膏中,脚趾伸出来,让人把持不住;拄上拐杖,腿在半空中悠荡;带着石膏、打折扣夹板躺在床上用奇特的姿势休息…… 我能一直说下去。

这还只是视觉元素,心理上也会产生感觉,而且更加重要。我喜欢那种无助的人物形象,也想要出手帮忙,无论出门买东西、开火做饭还是搀扶走路、干家务活、穿衣服穿袜子…… 我都乐意效劳。场景太多了,一言难尽。

这种恋物癖很难在现实生活中实现吧,我是说,总不能给伴侣打骨折了吧……那你自己怎么在跟伴侣交往过程中满足自己这种癖好?

哈哈,我可没想过在现实生活中实现这种癖好,因为这事关对方…… 不过好在我的女朋友理解这一点(虽然她一开始完全不了解这种癖好)。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现在也理解我了,而且这种癖好并不会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她甚至会主动提出一些幻想的 idea。如果说把石膏元素融入性生活,方法太多了!比如医生病人角色扮演,主奴 BDSM,按摩治疗,在石膏上涂字画画等等,发挥创造才智,玩法层出不穷,就好比探索新姿势的乐趣一样。带上石膏,乐趣多多。

网络上有很多分享照片、视频的石膏恋物论坛,你跟这个圈子有无接触?

我偶尔会从这种论坛购买照片或视频,因为我知道这些网站都是娱乐性质的,里面的人物都是健全人,仅仅是为了摆拍打上石膏而已。而且内容的制作者和模特也清楚知道这些东西的目的和去向,他们理解这是一种恋物癖,所以能想方设法创造更大的情色吸引力。我不是那种经常混迹论坛的人,但我知道确实有几个大型论坛,上面的人非常活跃,还有很多人主动投稿发图(还有人自己给自己打石膏哈哈哈),或者创作真实/虚构的文字内容供人付费阅读。

在这次采访之前,你提到过这种癖好的黑暗面,说有一些人经常在网上勾搭一些受伤骨折的人,向他们索要照片。这种人圈子里多吗?其他人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我觉得这种人算不上圈里人,因为干这种勾当的人很快就会在圈子里身败名裂,最后被扫地出门。真的,在论坛里干这种事很快就会被封号。石膏恋物是一种另类癖好,但它是对社会无害的,我们想保持这种态度,不能因为这个打扰其他人。

这伙人做的事情我无法接受。我能接受的是人们主动公开自己的照片,比如在 Instagram 上发自己的图什么的。这是每个人自己的权利,他人无权过问。有些伤员不喜欢别人拿石膏说事儿,那就别自讨没趣招人烦了 —— 尤其是那种不知 “石膏恋物” 为何物的人,说这个会被他们认为是变态行为。我理解这些人的想法,他们可能认为真的伤病比 “cosplay 骨折” 更真实、更有吸引力,但还是那句话,肢体暴力或虐待行为并不是 “石膏恋物” 所要表达的东西。

我也挺身而出过。几年以前我在网上看到一条视频,小图看着不错,我就点进去看了。内容是一个腿受伤的女学生,对着镜头展示她的石膏。我看下面有不少雷同评论,意识到这些人可能都来自恋物圈子,而女孩却对此毫不知情,这让我觉得不齿。我给她发了信息,礼貌地解释了一下这些人的来意,劝她告知父母,别再发这种东西了。很快这个频道就关闭了,我感到有点自豪,同时这件事也让我对自己多了一番审视,我可不想被当作是四处骚扰人的变态。

我了解恋物圈子里 “一小撮劣迹分子坏了一锅粥” 这样的事情,除此以外,你还有没有其他想要澄清的东西呢?

还是那句话,石膏恋物与真实的伤病、痛苦之间没有关系。恋物者不会真的想要打碎谁的骨头,就算真的摆出打石膏造型,也别多想,就是角色扮演 cosplay,仅此而已。当然,如果有哪位伤患乐于公开自己的石膏照供恋物者赏鉴,那也无伤大雅。总之,必须双方自愿。如果你受伤后遇到变态索要照片,别理他就好,不要认为石膏恋物者都是这样的傻逼。我们都是正常人,只不过多了这点小爱好而已。


封面图为截图,来自 Cast Planet 的 YouTube 频道

本文原载于 VICE Canada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