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次对于同性婚姻的民调中,保守派华人一反常态,展现出少有的政治参与热情。而他们对同性恋的观点是:“断子绝孙”、“道德沦丧”、“魔鬼的诅咒” 。

最近澳洲的一个热门话题,是要对同性婚姻进行全民调查了。

等等,澳洲这个经济富裕程度超前,讲求自由、平等,民主的国家,难道还没同性婚姻合法化吗?好多朋友如此反应。我来到澳洲后发现这件事也颇感意外。

要知道,早在1978年,澳洲悉尼就举办了第一届同志游行 —— 享誉盛名的 Sydney Mardi Gras Parade。近40年来,悉尼和墨尔本作为南半球最大的基佬地标,每年都会吸引不少 LGBT 游客。然而,澳洲似乎只认可同志文化的招财能力,而拒绝将经济效益转换成法律保障。直到2013年,工党党魁 Kevin Rudd(陆克文)才将同性婚姻合法化作为联邦大选的重要议题处理。而一直处于优势位置的自由党,前后几个党魁都反对同志婚姻。同性婚姻法案至今被先后20次呈递至国会,举行过3次众议院或参议院的选举,依然没有被通过。

今年,新的自由党首相 Malcolm Turnbull 上台后,号召了一场全民邮政调查(Postal Survey)。

所以这个全民调查是什么?

这场全民调查还没进行就被嫌弃得千仓百孔。主要原因是:

1,这次调查很贵,真的很贵。总共耗费1.22亿澳元,也就是近6.4亿人民币;

2,这场投票由澳大利亚统计局,而不是澳大利亚选举委员会举办,所以是一场不具备公投意义的调查。事情搞那么大,调查结果却只会作为参照,在接下来的国会投票环节里并不会直接决定法案是否通过,而自由党政府至今没有清楚解释为什么这么做;

3,这是一次志愿性的调查:民众可以参与,也可以不参与。 这就进一步削弱了它代表全体民意的统计效果;

4,调查本身惹毛了同志群体 —— 凭什么让所有人来决定少数人的婚姻问题?澳洲一向实行代表民主制,由众议院议员代表民众对法案投票。把同性恋问题拿出来进行民调,搞得同性恋像一个瘟疫问题,重要性简直比迫在眉睫的难民接收议题还高;

5,这次调查仅限澳洲公民(citizen)参与,而为数众多的永久性居民(permanent resident)没有权力参与   (所以像我这种就更不要想了) ;

6,最后一点,这个调查非常简单粗暴,只有一个问题: “Should the law be changed to allow same-sex couples to marry?”(我们应该在法律上做修改,允许同性伴侣结婚吗?)

然而,婚姻是一个多么复杂的、多层次的制度,它还牵扯到财产权、居住权、医院探视权、社会福利、外籍伴侣身份处理的等等问题,但这些在调查里都不作讨论。并且,每个 LGBT 的个体生存现实远远比 Yes 与 No 复杂 —— 比如我跟一个20岁出头的中国直男朋友讨论过 “如果你儿子是 gay 你会怎么做?” 他说:“我会把他赶出家门,这是一个面子问题嘛。但我也不能让他饿死啊,我会让我老婆偷偷给他送钱。”

(某些)华人在反对什么?

在全民调查即将展开之际,首相 Malcolm Turnbull 表示自己将会投赞成票,并希望群众能以尊重的、友好的方式展开对话。他表示,在如此关键的时期,人们可能会对同志群体说一些 “伤害性的、不公平的、甚至残忍的话”。 

反对同志的声音很多。在墨尔本,有人张贴出充满歧视意味的海报,上面写着 “阻止这些妖孽”,并且声称 “92%被同志父母养育的孩子遭到虐待,51%患了抑郁症,72%的人过于肥胖”!(胖子无辜躺枪 ……)

1504081881998256.png“阻止这些妖孽”(stop the fags)系列海报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双方阵营激烈的争执 图片来源

此外,还有很多 “伤害性的、不公平的、甚至残忍的话” 来自于华人社群。8月份以来,在华人聚居地,行人开始收到这样的双语传单: 

1504081069966621.jpeg出现在悉尼华人聚居地 Hurstville 的双语传单 作者供图

3 繁体中文的册子的副本.jpeg在悉尼华人聚集区 Ashfield 的平价华人超市出现的繁体中文彩色印书 作者供图

华人圈最大的社交网络 —— 微信,成为了反对同性婚姻言论传播的重要渠道。海外华人群体常有一些较大的社交群,近日来在这些微信群陆续出现以下的信息,并得以广泛传播。

1504082292420376.jpeg作者供图 

这后面有时还有一句:“公投的反对票数越多,就越能压倒同性婚姻在澳洲要合法化的呼声!请大家积极转发信息,不要给仇敌有翻身的机会!” 像我这种支持平权的酷儿,看到这种传播真不知道先被蠢死还是先被气死。

显然很多华人对这种革命宣传式的话术还是很买账的。热心群众把信息发到朋友圈,鼓励大家 “对同婚立法说不”。华人基督团体,例如天恩华人长老会,还为此特别进行了 “反对同志婚姻总动员” 的周末教会活动。

4 微信朋友圈.jpeg 朋友圈里提醒投反对票的信息 作者供图

仔细观察,华人反对同志婚姻的话语里,其实除了宗教因素,有许多所谓的 “传统文化” 元素(虽然大家都方便地忘记了,古代中华文明其实有相当多的同性、性别流动文化)。而这些反对声音的核心观点是 “同志婚姻会让华人家庭 ‘不能传宗接代,断子绝孙’”。其背后逻辑是对 “一男一女+男性后代” 的家族血缘延续模式的高度信仰。这样的说法实际上是对丁克家庭、收养家庭和女性后代极具歧视性的说法。

不过,在微信群里大家的互动很微妙,“断子绝孙” 的说法被发到群里,一般很少有人挺身而出驳斥回去,但大家会在私底下嘲讽,戏说 “好像大清未亡”、“他们家可能有皇位要传下去”。这样的反对声音的表达也很有中国人 “代际压制” 的特色。比如说,华人家庭的孩子一般在成年后依然与父母、祖父母同住,家中持反对同志婚姻意见的大多数是长辈。在敬老尊贤的文化底下,即使观念开放华人小孩有不一样的政治见解也不会直接说出来。

其次是对同志婚姻的后果做一些耸人听闻、毫无依据的 “滑坡” 推论,比如认为同性婚姻的下一步就是乱伦,最终会导致整个传统伦理道德崩溃。还有一些比较常见的误解包括:同性恋性行为是传播艾滋病毒最大的途径,或者同性恋者收养的小孩来自不 “健全” 的家庭,会有心理问题。

这些论点只要稍微认真思考就站不住脚 —— 在异性恋婚姻社会里这些问题全都存在,和性取向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传统、伦理、道德、家庭观念、性观念本就是社会建构的,是应该顺应时代变迁、随着人们生活方式的多元化更进行讨论、修改、丰富的。

1504083654595996.jpeg作者供图

还有一种说法是,同志婚姻让 “男人不像男人、女人不像女人”,会带来男女二元性别制度的崩溃,并认为 “因为公共女厕和女浴室再没有男女之分,变性假女人受到法律的保护,对女性的人生安全将会造成极大的恐慌和危害”。

这种说法夹杂着对 “跨性别” 族群(他们常用的语言是“人妖”、“变态”)极度的不了解与不尊重。反对同志婚姻的华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矛盾:一边强调传统家庭价值是维系家人之间的爱,一起度过艰难困阻,共享美好时光;一边却想把更需要帮助的跨性别孩子排除在家庭之外,使用恶劣的话语进行伤害?另外,澳洲对性别二元制度的弊端已作出讨论,并作出实际行动来保护跨性别族群的平等权利,比如在男女厕所之外建立了许多无性别厕所。

反对同婚的声音也激起了同志群体和他们亲友们的行动:“嗯,同性恋那个调查应该要去投票。居然那么多人出来反对。我们还是不要觉得跟自己没有关系。就算不是同性恋,作为支持都给为这个团体投一票。”  

1504084053173421.jpeg朋友圈里一个直女朋友表达立场:“如果你不接受朋友是同性恋,我觉得我们可以不用做朋友了” 作者供图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采访了一个接近50岁、有两个女儿的直男爸爸,跟他讨论了一下对 “传宗接代” 这个观念的看法。

“我曾经也有过这种(我没有儿子的)考虑,不过更多的是由于受到父母家庭传统的影响,但是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这个想法:有什么东西是永久的?孔子的87代孙子跟孔子有半毛钱关系?而且这个所谓的87代中间经历了多少变化,也相当可疑。其实一脉相传又怎么样?整个社会的更替关系其实对下一代负责就足够了。我很爱自己的孩子,但是不见得我的孩子一定要有她自己的孩子,或者,她的孩子还姓我的姓。” 他还表示:“如果我有资格投票,我一定会投赞成票。” 

目前,同性婚姻赞成方主要面临这样几个主要问题:一方面,大部分华人同志都没有公开出柜,如果公然赞成同志婚姻似乎就等于要出柜。就算不出柜,“怼回去” 也得承受人际关系撕裂的成本。此外,在保守主义和宗教话语的护航底下,反对同姻的微信帖子可以轻易转起来,相反,支持的声音,用我拉拉朋友的话说,“有几个华人 LGBT 会在朋友圈转发呢,传播的效果肯定不好。”

从全民调查我们看到了什么

这次全民调查还没有正式开始,投票结果还很难预测。但是从华社的反应,我们可以看出澳洲政治生态的哪些走向。

首先,华人群体在澳洲日益多元种族化的政坛中,重要性的确在上升。在这次民调里,无论是反对方还是赞成方,都致力于发动华人选民投票。在这种情况下,华人群体显现出少有的政治参与热情。目前看来,反对方在动员能力上更胜一筹 —— 他们本来就有比较稳健的宗教团体网络,线上线下组织活动都很高效。

1504607034423359.jpg这两天在悉尼传播的抹黑工党的宣传单,制作者不明。比起传单本身的信息,更有趣的是这些信息瞄准的两个族群(华人总觉得另外那个族群保守落后,可在主流白人社会眼里你们没准是半斤八两呢,呵呵)图片来源

基督民主党(the Christian Democratic Party)是最主要的反对方政党,其支持者多是保守的宗教选民,在同性恋、跨性别、女性堕胎权等议题上一贯持反对态度。基督民主党近年来日益重视与华人的交流,因为大部分华人选民在这些议题上本就与他们合拍,并愿意在一定的引导下(比如在提供语言帮助的条件下),把自己的保守观念转化为政治行动。

议题的赞成方,特别是目前最大的在野党劳工党(Labor)也打出亚裔牌。目前代表南澳大利亚的参议员 Penny Wong 就是此次全调拉票行动里重要的亚裔脸孔。Penny Wong 的个人脸书和推特,是此次全民调查重要的拉票渠道—— 可是 Penny,没有微博和微信你就输了,真的。

1504085555826669.jpegPenny Wong(左),有华人长相,实际上是马来西亚华人与澳大利亚人的混血后代,右边是她伴侣 图片来源

华人的政治参与意识提高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有着千年集权历史的华人群体在学习通过民主行动表达意见;但这次全调也有令人担忧的一面,前面已经提到过:投票只有 Yes 和 No 两种选择。换言之,这个民调并没有给民众参与讨论同性婚姻法具体法条的机会,也没有留出两人成家以外的可能性。这方面的进步例子来自台湾 “多元成家” 运动,他们提倡法律同意任意两人不以爱情和性为前提结为伴侣,以及不限人数、性别的同居约定合法化 —— 这些讨论在只有 Yes 和 No 的调查里没有展开的空间。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了一个走向政治对抗、语言暴力的氛围。政治立场的多元现在日趋两极化,并走向诉诸语言、行动暴力的路线(其巅峰大约是2016年美国特朗普 vs 希拉里的总统大选)。在这种氛围下,首相 Malcolm Turnbull 再三提醒澳洲民众,要对话、协商、互爱、互助。虽然有点鸡汤,但这种提醒是有益的,因为人们总是忘记:我们持有不同政见和观念,而这不代表我们是 “仇敌”。但是对于保守派海外华人,“非我族类” 的逻辑总是比理解、思考、探讨,要省脑子多了。


本文作者刘亭亭,昆士兰大学人类学博士生,西悉尼大学访问学者。

编译: Alexwood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