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推荐你们这么做,我甚至根本就不推荐你们跟男人展开对话。

注意:本文包含对成人内容的直接讨论,在往下看之前,确保你认为自己应该阅读。

大部分时候,把我的 Instagram、Facebook 和 Twitter 收件箱合起来算的话,我一天能收到将近100条消息 —— 通常都是男人发的,他们想告诉我他们觉得我长得怎么样、他们觉得他们的生殖器长得怎么样,或者想向我提些问题,比如:“在女人来月经的时候跟她性交安全吗?”“你是妓女吗?”“你会来密尔沃基吗?” 

作为一个性专栏作者以及一个上网的女性,这些不受待见的男性陌生人来信已经成了我生活中常规而乏味的一部分 —— 日复一日,我做全职工作,我给我的朋友们发裸照,我强迫自己补水保湿,我吃掉我看见的每一块 Cheez-It 饼干 —— 我很难注意到这些来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

然而我总是对发消息给我的男人们怀有一种扭曲的好奇,尤其是对那些住的很远、联络我就为跟我说 “交换照片呗?” 的网民。有些时候,他们会给我发鸡鸡照,而且,让我顺便说一句:当他们这么做的时候,几乎从来不知道找角度。每个星期,我的收件箱都会被至少五张鸡鸡照问候,都来自我从没见过的男人,而且我很可能永远也不会跟他们见面。

我想知道他们指望这么做能有什么好结果,难道他们认为我会给他们发一张裸照,再附上我的家庭地址,而我在家中浴缸里等待他们的光临,一边还放着炸裂的背景音乐,比如 Lil Wayne 的《How to Love》?他们疯了吗?

我是这样一种女人,我只会在一个情况下欣然接受一句勾搭台词,那就是当我在 Wawa 快餐店里的时候,那种可以点长条三明治的自助售货机问我:“要不要多加肉?” 但这并不是我被那些不请自来的下体照激怒的原因。

首先,把生殖器的照片发给陌生女人这事儿根本就连 “勾搭” 都算不上吧。第二,我真想知道这些男人是怎么看待自己这种主动撒网的行为的,他们是把这当作了一种,有些大胆却很可能奏效的、花费为零的、无论是否被回复,都能让自己性致勃勃的策略吗?答案是:确实如此。

当我在 Twitter 或者 Instagram 上收到私信,而我还没有关注发信人的时候,这两个平台都提供了几个选项:我可以点击被平台做了模糊处理的图片然后看原图,我也可以直接拒绝收信。作为一个性科学家以及一个具有自毁倾向的人,我总是会选择看原图。如果图片上是个鸡鸡,我就会几乎是本能地马上把这个私信删除。

然后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发信的男人都会出现在我的冥想之中 —— 他怎么就开始做这种事了?他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他成功过哪怕一次吗?为什么他在拍照之前不把那条脏衬衫踢开啊?(一点点美术指导就能让照片效果好很多呢。)几天前我又收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私信,收件箱里除了模糊的图片,还有一句提议:“交换照片呗?” 尽管图片上很明显就是个鸡鸡,我还是点击图片查看了原图,嗯,果然是个鸡鸡。

我需要知道这种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1518283544520829.jpg

我知道你们一看文章节奏缓慢就禁不住要睡着,那么在我的寻找答案之旅开始之前,让我先说一句,正在家中阅读此文的男士们,请记住一个首要原则:从来没有人想要看见你的阴茎 —— 除非对方跟你提出来要看,或者对方在你们已经一起玩了有一阵的、彼此都认可的性游戏过程中,对此表示出兴趣。

我首先想要了解的是:这个男人以前也给陌生女人发过他的阴茎照片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了吗?他的回答简直让我心灵发颤。

1518284675438684.jpg

成功率有2/5,也就是40% —— 怎么可能?!所以他的行为受到过别人的认可了?我不知道他这么说是为了挽救颜面,还是想要我惊叹于他阴茎的强大说服力。反正现在我必须弄清楚他是怎么定义这种 “成功” 的。

1518284802612899.jpg

1518284836817554.jpg

有件事他判断对了:发送鸡鸡照片确实使他脱颖而出了。我的确总是收到许多消息,而且大部分我都不回,尽管我会尽量把所有消息都读一遍,以便对我们的文化发展动向做到心中有数。但他使我吃惊的地方在于,他居然以为他的鸡鸡 —— 他腹股沟的健壮之肢,他骨盆的佛罗里达 —— 是开始一段炮友关系的最佳敲门砖。

他说这并不是他的常规策略,而且他也不一定总是把这种照片发给 “只是随便看到的一个女人” —— 他是在看到我的性专栏以后决定发给我的。他说其他那 “四个” 被他发了鸡鸡照片的女人要么是网络女主播,要么是同时在做主播的性工作者。

这让我很不爽,他的这种选择让我想起了一些依然普遍的观念,比如做与性相关的职业的人不配得到基本的尊重,以及这些人乐意无偿加班应付别人的求欢。男人上了网,就拥有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他们可以不当我是真人,而只当我是他们在单向调情与自作聪明时的回音板,当我只为他们接下来的顺利自撸而存在(男人总是在突破创新,扰乱已有的自撸程序)。

如果我写性专栏的这些年有教会我任何事,那就是:当女人只不过是提到了 “性” 的时候,男人就已经感觉性奋,更不必说当他们看到一个女人在专栏里对性做出大量讨论的时候 —— 尤其是她还经常把各种物件塞到自己的身体里。所以他判断我很可能会喜欢他那根自作主张的鸡鸡,他觉得这种可能性会比我感到沮丧或者恶心的可能性要大,或者他其实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胜算,但他依然乐得去冒险,并不介意以让我受到伤害为代价。

我告诉他,莫名其妙收到鸡鸡照会让我感到自己没被当人看。他道了歉。我们又聊了一会儿,他诚实地跟我说了他这么做的理由:他真诚希望能和我做炮友。后来他仿佛觉得能跟我聊一个小时说明有戏,他问我能不能再考虑一下,我说,不。他的拙劣手段已经毁了我们之间任何的可能性,但我谢谢他花时间解释他这种策略的背后有着怎样的心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请自来的鸡鸡并不是陌生男人的专属,你认识的男人也会把这种东西发给你。2013年初,在一番来来回回的调情之后,一个在 Tinder 上跟我配对的男人给我发了一段视频 —— 是他喷精的过程,我可没有示意他我想看。发这种视频可还行!我们都还没有在现实生活中见面,我们也没有打算见面 —— 直到去年,我请他到布鲁克林的一个狗公园跟我碰头,这样我就可以问他:“为什么啊?” 

“你有某些让我兴奋的特质,而且跟你聊天我感觉真的很舒服。” 他说道。我问他,是不是我写性专栏这事儿让他觉得我在邀请他做什么。“有点吧,” 他说,“但我认为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地方呢,这种舒服不只是关于性呢,我感觉你不是一个爱给别人下判断的人,感觉你思想非常开明呢。”

一次又一次,当我问男人为什么要自作主张给我发鸡鸡照的时候,他们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行为是骚扰,他们会坚称这是一种不落俗套的示好方式 —— 直到我花时间告诉他们,“这让我感觉很烂。” 然后我就感觉更烂了,我就这样失去了两分钟,有这时间我本可以数数我家巴哥犬脸上有多少道褶子。

我为写这篇文章联系的大部分女人都表示,莫名其妙收到鸡鸡照让人感觉糟透了、感觉被侵犯了 —— 确实是这样,我证明。有个女人在 Twitter 上告诉我,通过一张下体照,有个她基本不了解的高中男校友居然在多年之后冒了出来。

她说道,“我工作了一整天,跑完步回家,我正在做墨西哥卷,我向下扫了眼手机,看到 Instagram 上有一封新私信 —— 就是那照片。我问他是不是弄错了,我指望他说 ‘哦上帝,发错人了’ 之类的,结果他说没有错。我就说,‘那我需要关于这个行为的解释。’ 他就说,‘来我家找答案啊。’ 我气坏了,把他骂了一顿。他先是找借口,说自己喝多了。然后他说,‘现在我不是很喜欢我自己了,原因你懂的。’ ”

这个男人真真实实地以为他能约到炮,而当人家拒绝他的时候,他非但没有为自己的行为道歉,还把自己构造成受害者。似乎对于许多男人来说,当他们产生说服别人跟他性交或者跟他发展浪漫关系的念头时,他们会认为发鸡鸡照的风险比较小,而试图通过语言或者 Instagram 浏览量来达到目的的做法则更容易让他们感到受伤。

心理学家莎拉·戴维斯(Sarah Davies)告诉《时尚先生》:“给别人发下体照的行为可以被看作是一种低风险的试探:这个男人想要与对方建立连接与亲密关系 —— 我们都会有这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渴望,我们天性如此。而在发照片的时候,这种渴望被极具男子气概的形式保护起来,男人们以此回避情感上的脆弱。人类天生就害怕被拒绝,男人发这种照片可以保证即使对方拒绝,那她拒绝的也只是他身上的一坨肉 —— 而不是某个更有意义的、更能代表他个人身份的部位 —— 因此更容易接受这种拒绝。” 

在《卫报》的一篇博文里,一个哈佛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表示,关于乱发鸡鸡照片的现象,最有可能的解释是 “男人想当然地以为女人对收到他们老二的照片有兴趣”,尽管露阴癖也会做出这种行为。他说得没错。

在我为写这篇文章做调查的时候,我听说了一个非常励志的故事。有个女人在看到不请自来的鸡鸡以后反而获得了权力 —— 她把这些由男人自作主张发来的鸡鸡照做成了生意,谁给她发这种照片,她就给谁发订购情趣内容的链接:她的私人 Snapchat 账号。她用这一招赚了很多钱。“我就是通过在 Twitter 上莫名其妙收到的鸡鸡私信,去找到愿意订购的用户的,” 她告诉我。

我觉得这个故事很美。多难得啊,这回每个人都赢了。

Translated by: 山川柽柳

编辑: 小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