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摄影师马格努斯·哈斯汀斯(Magnus Hastings) 花了近10年时间跟踪拍摄最耀眼的变装皇后们,并且问了每个人同样的问题:“你为什么变装?” 本文选了十个最有意思的,来告诉你答案。

1522650220336847.jpg《Why Drag?》封面人物康特尼·阿克特 (Courtney Act)

英国摄影师马格努斯·哈斯汀 (Magnus Hastings) 花了近10年时间拍摄名气最大的几位变装皇后,并且问每个人一个简单的问题:“你为什么变装?” 无论是在偶尔易装的童年时期,还是在悉尼度过的花天酒地狂野时光里,其实马格努斯也一直在问自己这个同样的问题。

“我小时候就是个爱唱歌跳舞的小男孩,一有机会就会偷偷穿上我姐姐的鞋和衣服,然后为我恼羞成怒的父母带来一系列精彩的表演,” 他说道,尽管不久之后他就把兴趣从穿高跟鞋转移到了拨弄镜头上。 

现在,变装的接受程度使得皇后们可以轻松踹开主流文化大门。可这不仅仅是因为这项艺术行为在近10年中变得越来越流行了,而是大家的变装动机撼动了曾经的主流看法。 

“年纪大一点的前辈说,在变装演出中他们比在平日里以 ‘男人’ 身份生活更自信,他们不需要六块腹肌就可以和好看的人们打成一片。” 马格努斯说道。 

变装在过去几十年里远不只是一个可以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放飞自我的借口 —— 你可以先看看这部先锋舞会文化纪录片 《Paris Is Burning》。看完你会发现,变装除了可以制造快乐,还带来了社群归属和救赎。 

“我时常会把玩变装的人比作超级英雄,” 马格努斯说,“对于一些同好者而言,变装会给予他们能量和自信。变装之后他们的存在方式和行为都完全改变了,而这些是平日里他们做不到的。” 

“年轻一点的变装皇后的动机一般更侧重于艺术和创作自由,新晋的一些皇后更具有流动感,不那么专注于某个特定的第二自我。他们愿意尝试更多新的东西,把自己当成画布,尽情施展。” 

马格努斯.哈斯汀的摄影集 “Why Drag?” 由乔治男孩 (Boy George)作序,已于一年多以前由 Chronicle Books 出版。我们从中摘选了一些变装皇后的答案。

Adore Delano Azusa, California

1522653069847695.jpg© Magnus Hastings

“我15岁就开始易装了,因为当时自己意识到我和其他小孩的风格都太不一样了。那时的我认为自己的创意不仅仅局限于花里胡哨的鞋子和绿色头发。所以15岁那年我就扮作女孩参加歌唱比赛……而且其他人后来都还不知道我是男孩。这种给自己换一个身份的活法实在是太解放人心了。”

Kizha Carr, New York 

1522653166761538.jpg© Magnus Hastings

“首先,变装是抒发创造力的事。我非常享受每次化完妆后给自己创造一个全新人格的过程。其实这种不断尝新还是很有挑战性的,我还要不停地推动自己变得更有创造力一点。除开其中独特的美学价值,变装还给我提供了能为不同 LGBTQ 问题发声的机会。我热爱变装,有点难以想象如果没有它我的生活会怎样。”

Bianca Del Rio, Los Angeles 

1522653278348534.jpg© Magnus Hastings

“我最开始变装是在剧院。当时还是个演员,穿戏服、戴假发、化妆的那种,所以身边变装三件套基本上是齐的,然后就自然而然了呗。你想想,站在后台一个 gay 还能干什么?不都是瞥一眼台上的演员然后翻个白眼,心想要是老娘也演你的角色你还能站在这?后来变装进化成了我的职业,我也为之狂热。但其实变装对我而言不仅仅是好看的衣服和艺术效果,它还能让我 “为所欲为”。如果不带假发,我就是人们口中 drama 得要死的死基佬;而带上假发时,在他们眼里的我只是性格比较夸张而已。” 

Alaska Thunderfuck, LA 

 1522654164901359.jpg© Magnus Hastings

“变装其实挺没意义的 —— 它占据你的一切个人时间,花掉你大部分的钱,还让你承受一些这个星球上最恶毒的嘲笑。但我在想,这是不是很像当修女或者神父 —— 当你受到了心灵或是神的召唤,便只能一生都投身于变装,别无他法。即使有一天你可能会将高跟鞋束之高阁并发誓再也不碰女装,有些最本质的东西还是不会改变,比如那个永远沉睡在你内心最深处的皇后。 ”

Courtney Act, LA by way of Sydney

1522656582823945.jpg© Magnus Hastings

“最开始变装好像是个偶然。这里面的艺术感和那个真正的我简直不谋而合,它赋予我自由创作的力量,这种没有条条框框的过程正是我所追求的。变装集创造力、感染力和颠覆力为一体。女性这个身份带给人的力量相当惊人,我觉得真正的女人可能还不能明白这点,因为她们从未失去过这个身份。当然,变装并不只是营造女性外表这一件事这么简单。它还包含自由表达、行为艺术和幻想。当有人被我的变装表演迷住时,我会在娱乐他们的同时也激发他们思考。能有这种创造的权利真是太爽了。变装教会我可以主动掌握自己的外表形象,这个理念如果被上升到人生这个层面上,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很多。”

Kareem McJagger, New York 

1522656908658274.jpg© Magnus Hastings

“对我而言,变装是一种很能让人满足的艺术表达。我当时为了做音乐和表演搬到纽约,为了满足某些人短浅的目光,我可能必须得改变自己的外观和表演方式,可是变装免去了这一切烦恼。因为变装,我可以有机会可以向世界展示自己最擅长的东西(一个希望,可能得等到当整个纽约都流行变装的时候吧)。其实归根到底,变装带给我的是他人的支持。很多热衷夜生活的同性恋社群都对我那些拙劣的模仿和另类的表现给予了莫大的支持。这种支持就是支撑着我戴上假发贴上睫毛穿上高跟做上火车去夜店的原动力。”

Miss Fame, New York

1522657546680280.jpg© Magnus Hastings

当我跟我的家人解释我为何要变装时,比如我祖母,我会说这是一种艺术。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将我所有的经历都融为一体的最佳途径。作为一个在农场长大的小孩,我还记得在电视上和杂志上看到的一个个耀眼的人儿。我觉得我命中注定就是为某种很美妙的东西而生,并且想跟那些电视上迷人的化身一样闪亮。现在在世界各地,变装已经俘获了很多人的目光,而我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我想激励那些曾经觉得渺小、被忽视或者被恶语相向过的人。变装给我了一个机会,让我可以向那些愿意聆听的人表达爱,表现创意,传递勇气,特别是向年轻的 LGBT 群体。没错,我确实喜欢在满是人的房间里光芒万丈,闪闪发光,但是真正让我觉得值得的,是变装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影响。

 Melli Magic (图右) 和 Mataina Ah-Wie-Suss, Berlin

1522657921412761.jpg© Magnus Hastings

“我出生在东德,在那儿的公共场合,绝对不会出现跟变装或者同性恋相关的东西。根本没有人讨论这事儿。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一直想当一个女孩。我还记得我特别爱看老电影,当然现在也是 —— 我最爱的女演员一直是索菲亚·罗兰(Sophia Loren)。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我是一个跨性别者,我想跟罗兰一样漂亮。我一直有非常女性的一面,所以我想当一个女孩,并且萌生了在学校狂欢节上以变装形象出现的念头。当然了,这么多年我放学回家之后穿的都是我妈的鞋子,直到有一天我穿不下为止。后来柏林墙倒了,我开始融入同志夜生活中。不久后,我发现了很多可以实现梦想的场所,在那里你可以穿成任何你想要的样子,也就是那时我开始变装。我总是将一些经典的好莱坞女神当做我的榜样。到现在也是,我仍然会为她们着迷,仍然想成为她们。” 

Sister Roma, San Francisco

1522658340738140.jpg© Magnus Hastings

“我开始变装是源自于参加社会运动。我在1987年加入了 “姐妹永远放纵” 组织(Sisters of Perpetual Indulgence),为了改变世界。我的妆容最开始是很部落风的,很像原始民族要开战前脸上画的那种,然后我很快吸取教训 —— 美丽才更动人。很多年过去了,我的打扮变得更华丽而暧昧,可标志性的白脸、夸张的妆容和巨型睫毛依然是我的最高优先级。人们常常问我,你是姐妹永放组织成员呢还是一个变装皇后?我会回答说都是,我很骄傲能成为组织一员,也很荣幸能成为变装皇后 —— 用一个闪闪发光的吻改变世界。”

Willam Belli, LA

1522659133962059.jpg© Magnus Hastings

每一个美国小男孩都会有一个被印在棒球卡上的梦想。相反的,每一个小 gay 都会有一个超模梦。小时候我完全不知道长大之后想做什么。我觉得我可能会当个律师,因为我还挺会和人吵架的。我也觉得我可能会做一个漫画家,因为我喜欢画画,还喜欢做出搞笑的声音。16岁我高中毕业,踏入社会之后,我就开始做一些变装兼职,因为这比普通工作要赚得多。所以最开始,变装对我来说意味着生存。后来变装这事就没有断过了,因为当我开始自己写东西之后,发现没有别人可以表演出我作品中的那股淫荡劲。我喜欢把自己想象成约翰·贝鲁西 (John Belushi) 和安·玛格丽特 (Ann-Margret) 的宝贝孩子。另外我也意识到唯一让我有登顶欲的只有 Billboard 的榜单(而且我真的做到了,请听这首《Boy Is A Bottom》)。还有,我真的很喜欢 blingbling 的东西。

Photographer: 马格努斯.哈斯汀斯 (Magnus Hastings)

Translated by: 易小琬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