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身体,我的阴毛,我有处置它们的权利和不必受任何人指摘的自由。但事实上真这么简单吗?

非常紧张。

我点了蜡烛,在火光旁摆上剃刀、剪子、修剪模板、蜜蜡和芦荟胶,然后把热水器打开,把水温调到适宜,深深呼吸 —— 我回想了一下,14岁时偷老爸的吉列剃须刀去腋毛的时候我都没这么局促过,当时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为了美丽得(让我爸)大胆豁出去一回。而这个理由到21岁的时候就没那么好用了,不是因为年纪大了要脸了,主要是因为今天要修剪的是阴毛。

对,我说的就是那些长在阴阜、大阴唇、阴道后联合及肛周的毛发。在肾上腺和卵巢分泌的少量雄激素的刺激下生长出来的它们,浓密、蜷曲、柔软,形态和颜色跟腋毛差不多,但修剪难度可比后者高多了。比如角度就是个问题,怎么扭脖子都会有些地方看不到,总担心会剑走偏锋。而且处理得不好会有很多麻烦:毛发逆生长、毛囊炎、割破了极度容易发炎、脓肿……

唉,掩饰不下去了,其实我就是臊得慌。阴毛还有个别名叫 “耻毛”,从这个别称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 更何况,呃,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对它们进行这么仔细的观察和这么温柔的抚摸。

作为一个关注女性话题的直女,我当然知道前几年大家都在吵吵的 “自然美” 计划,呼吁姑娘们别剃腋毛并肆意向公众展示腋毛之魅,以反抗大众认为女人就是应该刮腋毛不然就是个糙妹而男人刮腋毛就是 “男人味尽失” 的主流审美。按理说我应该跟周围的同好们一样,爱护自己身上的一草一木。但我不仅刮腿毛、腋毛、手毛,甚至在此刻,我一边颤颤巍巍地在微信上询问朋友们修剪阴毛的窍门,一边用酒精消毒器具,开始 “咔嚓嚓” 地进行初步修剪。没办法,听人说夏天的时候把阴毛去了会更凉快,不至于被汗捂得难受,这对于我这个爱出汗的人来说真的太具诱惑力了。

1e70b24fb032d3cf12b385ccdde2fd21.jpg她们甚至开辟了 Dyeing armpit 的潮流,把腋毛染成赤橙黄绿青蓝紫,比如 Lady Gaga 

而且在我青春期的时候,剃毛的人才是真正的反主流。中学的某个夏天,我听从舞蹈队姑娘的建议开始去腋毛,结果我妈挠我痒痒的时候发现我腋下光滑如镜,气得大骂,说我一天到晚不学好,让我觉得很委屈。虽然我偷用我爸的剃须刀和剃须泡沫的行为确实不妥帖,但我没有真的 “不学好” —— 确切地说,我是因为想变得更好才去剃腋毛的:我觉得穿无袖的时候胳膊下面干干净净的会舒服一些,但我妈就会质疑说你弄干净了给谁看呢?一个姑娘家家的动作幅度不用那么大,要文雅一点。总之我们的矛盾表现为我觉得因为要露出来,所以有清理的必要;而我妈觉得根本就不应该露出来,所以压根就不要打理。

33addbb5c8f1de2bd97a706c10a95a19.jpg她那个年代的女星常常会做出把一边手臂抬起摸后脖颈儿的动作,腋毛、胸部曲线和媚眼成为她们宣传照的关键词

腋毛与阴毛相同,都是性腺开始分泌雌雄激素的结果。它们是一种成年女性身份的象征,与初潮一样,象征着一个女孩从此拥有了性能力。不过妈妈会教女儿使用卫生巾,却很少能教女儿怎么对待自己的体毛。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现在能给我妈去一个电话讨论一下应该怎么修剪这个阴毛比较好,是修成心形的呢?还是修成五角星?

屏幕快照 2017-04-09 下午7.07.18.png有八种方案,简直逼死选择恐惧症

但是考虑到她是一个连我在文章里引用了别人说的 “鸡巴” 两字都会崩溃抓狂的母亲,我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好在我的朋友们回复得很快,不至于让我光着身子等太久。

曈曈和 Ceci 都有剃过阴毛,她们都劝我放轻松:“这在国外很流行的,可能因为大家经常穿比基尼去海边,不剃的话反而会挺尴尬的”。而且她们说刚剃完会很爽,而且显得干净。但是她们并不赞成我直接用剃刀刮,因为未经修剪过的阴毛粗且硬,剃刀很快就会钝了。Waxing (蜜蜡除毛)会好一些,它会把阴毛连根拔起,之后再长出来的就会比初始的要细很多,再除毛的时候就会容易一些。”

图片 1.png是的,连 “专家” 都这么说

Niki 在收到我问题的第一反应却是惊呼:“你脱单了吗?恢复性生活了?”,在得到我坚定不移的否定后,她非常地失望并且依然表示怀疑:“你没有性生活为什么要剃毛啊,给谁看啊?”

“为我自己啊。”

Niki 立刻甩了一个讨论帖的链接给我,里面大部分的人都在讨论剃毛是如何影响她们的性生活的,她似乎想用别人的生活经验来向我佐证,我这么做的动机跟她推测的不会有任何区别。

好吧,我被激怒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打理自己的阴毛,就一定要和取悦我压根不存在的男朋友有关?为什么想让自己体验一下别样轻盈舒爽的感觉,还不足以构成我行为的合理性?

而且之前 Ceci 跟我说过,她在国外碰到一个外国人觉得中国女生非常封建保守,因为外国女生都剃阴毛而中国女生不剃。我却回忆起高中时候男生聚在一起一边谈论 “白虎”(没有任何阴毛的私部),一边 “嘿嘿嘿” 笑的场景。所以我们为什么怎么着都要被男人指指点点?这两件事情让我很不愿意拿自己的身体最重要的一部分去取悦别人 —— 它从来不是为别人准备的,它本来就是我自己的。

但是我的问题也激怒了另一位热衷于性别平权的小伙伴,她发来语音大声责问我为什么厌恶自己阴毛,然后甩给我一长串链接,告诉我阴毛对于女性而言是多么不可或缺,它们能起到缓冲防菌等重要作用(你点开这个 链接 也许就能明白她愤怒的缘由了),并且告诉我如果只是为了性生活的和谐而剃毛,我会明白有一种痛叫作 “光阴似箭” —— 指阴毛重新发芽的那几天,你会感受到毛茬扎人,坐如针毡的那种苦楚。她最后嘱咐我不要因为别人的观点影响自己的生活,“要尊重自己的阴毛”。

我没不尊重,实际上我非常清楚阴毛的作用,但我更清楚体毛旺盛在酷暑会带来怎样的麻烦。我只是想让自己舒服一点。

屏幕快照 2017-04-19 下午2.51.00.png我也会对那些尊重女性体毛的男生有更多好感,河正宇就是这样进入我的男神名单的

跟 Alex 的聊天让我回复到轻松的状态。我们探讨了除毛这件事的复杂含义。她之前写过一篇关于除毛的学术文章,根据她的调研,除阴毛在西方社会的90后白人年轻女性中非常普遍,在某些国家的比例会高达60-80%。对这些女性而言,“卫生” 和 “性感” 是她们除毛的主要原因。不过医学研究却显示,除毛不但没有什么卫生上的功能,而且还可能诱发毛孔发炎等一系列皮肤问题。Alex 说这种无阴毛的审美正在变得常规化,然而女人自己真的享受这个新玩法吗?于是她自己去试了 Brazilian waxing,最后结论是:“有点新鲜感,但是不值得投入的精力时间和钱。反正别指望我跟剪指甲一样定期处理,剪头发敷脸什么就够烦的了。“

我很羡慕 Alex 能有机会去尝试 Brazilian waxing,专业人士专业手法带来的享受,肯定比我这个菜鸟窝在淋浴间别别扭扭折腾半天弄出来的效果好。但我目前还没有勇气去尝试 —— 不是因为怕疼,而是因为我和我身边相当一部分的朋友都没办法把剃毛平常心看待,大伙儿给这个行为赋予的意义也太多了。

阴毛和阴道的密切相关意味着它被赋予的意义,比腋毛和其他体毛要复杂得多。更何况在现在一切与阴道有关的事情,都很难只是一件私事。当女人的身体被置于无尽的规训中,身体,尤其是私密身体部位,也就成了战场,是各种常规与抵抗不断角力的空间。我的阴毛,现在正是这样一个空间。我还不知道我除毛以后会不会喜欢光溜溜的感觉和样子,我也不知道如果我的性伴侣(好吧,如果未来能有的话)真的觉得光溜溜比较好,而我会不会因此开心 —— 我甚至觉得把这两者分开就挺难的:对一些女孩来说,自己感觉如何的标准,其实就是伴侣对她们的判断,所以往往是对方觉得性感时,自己才觉得性感。

我不想这样。

Alex 采访过一个白人女孩,她说 “我做了激光,下面已经完全没毛了。你知道我现在的担心什么吗?我就担心哪天曾经毛茸茸的审美又回来了,那我不就完了”。有艺术家也已经察觉到这个潮流,先见之明的发明了 阴毛重植 技术。这其实是个有讽刺意味的艺术品。因为这一切真的很讽刺。就像我现在,光着身子歪成一个奇怪的角度,只是为了自省吾身。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