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在政界、商界、科技或艺术领域里一样,女性在时尚界取得顶尖职位的趋势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1986年,激进艺术团体 "游击女孩"(Guerrilla Girls)发布了一张名单,按照女艺术家在该年于纽约各大顶尖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的次数进行排名,结果却令人失望(其实现在还是令人失望)。

那我们再来看看时尚界的情况如何。还是一张清单,上面列着未来可能由女性掌舵的所有顶级时尚品牌,其中包括 Louis Vuitton、Hermès、Gucci、Chanel、Prada、Burberry Prorsum、Valentino、Saint Laurent 和 Givenchy。而目前在这些品牌中,实际只有三个是在由女性掌舵。近百年来,这些品牌的女性创意总监一共有10位,而且这个数字还是加起来算的。

在 T 台之上,时尚界最具影响力的设计师最爱把玩、或者说颠覆的,就是性别。比如 Gucci 最近大胆开辟的新系列,以及 Vivienne Westwood 那些穿晚礼服的男孩等等;然而在 T 台之下,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性别差异?

就在前不久,拉夫·西蒙斯(Raf Simons)宣布离开 Christian Dior,关于谁将接手这时尚界最令人垂涎的职位之一的猜测开始四处扩散。有人从里卡多·提西(Riccardo Tisci)这个曾掌管 LVMH 的另一个帝国 Givenchy 十年的人,猜到了亚历山德罗·米歇尔(Alessandro Michele) 这个最近刚刚在 Gucci 的秀上大放异彩的无名之辈。此外还有分别来自 JW Anderson 及 Proenza Schouler 的两位设计师杰克·麦克洛(Jack McCollough)和乐扎罗·赫南德斯(Lazaro Hernandez), 以及艾戴姆·莫若的卢(Erdem Moralioglu)都被外界看作很有可能接手 Dior 这个职位的人 —— 然而在这一众的重量级选手中,只有一位女性的名字被人提及:菲比·菲罗(Phoebe Philo)。

但正如时尚评论家凯西·霍伦(Cathy Horyn)所说的,这位 Céline 的创意总监不一定会对 Dior 的这个职位感兴趣。菲罗并不会同时为多个品牌做设计,在这一点上她和提西很像;而且她似乎比拉夫还不情愿接受这个职位 —— 至少他还会经常在周末往返于安特卫普。2008年,这个长居伦敦的设计师兼母亲在接管了创意总监一职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伦敦。

当然,菲罗也并不是时尚界唯一够格的女性,但为什么只有她是众多评论家猜测的对象呢?

图片来源:Dior

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的第一个时装展始于1947年,当时它呈现了90种不同的造型,并引发了一场浪漫且极具女性魅力的时尚革命。从此,他将 “时尚” 的形象定义为圆润的双肩、束紧的纤腰、丰盈的胸部、夸张的臀型以及飘逸的裙摆。Dior 之所以被称作 “新形象”,不仅因为它的设计完全有悖于二战时期功利性为王的统一性着装标准,还因为它的确给女人下了一个全新的定义。这一观念激发了数十年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从加利亚诺(Galliano)的奢华时装到西蒙(Simon)的现代主义风格无不体现着这种影响。

然而,在 Dior 将近70年的品牌史中,却从未出现过一位女性创意总监。

当然了,这种性别比例的失衡并不仅限于 Dior,还包括巴黎极具盛名的高级时装定制公司(共有16个时装公司举办了2015年春夏系列时装展,其中仅有4个由女性掌管:Atelier Versace、Bouchra Jarrar、Valentino,以及一个小众俄罗斯品牌 Ulyana Sergeenko)。虽然时尚界有像莎拉·伯顿(Sarah Burton)、阿部千登势(Chitose Abe)和卡罗尔·林(Carol Lim) —— 现分别就职于 Alexander McQueen、Sacai 和 Kenzo —— 这样强有力的女性之声;但从总体上说,男性仍在创意总监之位独占鳌头。同时或许这也表明,像川久保玲、缪西娅·普拉达(Miuccia Prada)和维维安·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这样具有影响力的女性设计师,实际并不甘愿在他人的名下任职。

但这并不意味着女性无法在时尚设计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实际上,女性常常会在一些不太起眼的职位中被过度提及,比如 “petits mains ”(字面意为 “小巧的手”),指的就是那些在高级定制工坊里技术娴熟的女裁缝:比如弗洛伦斯·切特(Florence Chehet)和莫妮卡·贝利(Monique Bailly)这两位我们在最近上映的 Dior 纪录片《Dior 与我》中看到的两位首席女裁缝。而女性设计师显然也具备同样的能力、眼界、动力和其它有助他们成为出色创意总监的品质,那么为什么她们不能像男性那样拥有展望宏图之志的机会呢?

原因有很多:缺乏自信、对经营决策人的态度犹豫不决、甚至所设计的服装也是这种莫能两可的状态。“传统观念认为,女性设计师设计的是她们自己理想的服饰,而男性设计师设计的是他们希望在理想女性身上看到的服饰;后者趋于梦幻,而前者更切实际,”  范妮莎·弗瑞德曼(Vanessa Friedman)在《纽约时报》最近的一篇文章中这样猜测道。“但这种解释太过敷衍,也不够真实 —— 对这两种性别都是如此。”

外界对女性在领导能力方面的低估,在近些年女性设计师的兴起中似乎有所好转,特别是在伦敦。莫莉·戈达德(Molly Goddard)、格蕾丝·威尔士·邦纳(Grace Wales Bonner)、克莱尔·巴罗(Claire Barrow)、汉娜·威兰(Hannah Weiland)、海伦·劳伦斯(Helen Lawrence)、阿什利·威廉姆斯(Ashley Williams)还有菲比·英格力什(Phoebe English)都在继玛丽·卡特兰佐(Mary Katrantzou)和西蒙娜·罗莎(Simone Rocha)的成功之后迎头赶上;而且在设计师组合(如Eckhaus Latta、Sibling 以及 Marques'Almeida)之间,性别平等的现象也在更加显著 —— 但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 LVMH 公司2015年青年设计师奖候选的26个令人振奋的品牌当中,仅有5个品牌是单独由女性掌管的,她们分别是阿斯特丽德·安德森(Astrid Anderson)、赖安·罗什(Ryan Roche)、福斯丁·斯坦梅茨(Faustine Steinmetz)、李佳佩(Andrea Jiapei Li)和克里斯泰勒·柯歇尔(Christelle Kocher),而只有在3个联合创意品牌中出现了女设计师的身影,奖项获得者分为 Marques'Almeida 的设计师玛尔塔·马奎斯(Marta Marques)、Orley 的设计师萨曼莎·奥利(Samantha Orley),以及 Jourden 的设计师阿内斯·马克(Anais Mac)。这个比例就跟在艺术界一样,差不多30%。

就性别而言,时尚界已经开始重新改写甚至撕毁了传统的游戏规则。不论谁将代替西蒙斯成为 Dior 新一任的创意总监,都会成为在这个品牌的悠远历史中激动人心的新篇章 —— 但我们还是更希望由一名女性前来掌舵。正如在政界、商界、科技或艺术领域里一样,女性在时尚界取得顶尖职位的趋势也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