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非常目标主义的香港,做一些并不能赚快钱的事情,的确很难被人理解。但是没关系,不理解就不理解吧,我想有些事情并不是为了在短期内得到利益才去做,如果真心喜欢它,那就值得我去为之付出。”

《姑娘真棒》这个系列的主角们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行业的一些女孩。我们觉得她们很棒,因为她们都找到并展现了某种新的可能性。我们希望你们也能。

Ruby Gloom,一个总是活在 “未来” 的香港怪女孩。进入她的 instagram 与脸书,一个蒸汽波的少女乐园向你打来。你不仅可以点开360°视频,在虚拟的粉紫色闺房里里尽情遨游,也可以看到芭比娃娃一样的潮女,穿着不同服饰,或对镜摆 pose,或在港式霓虹灯下奔跑。我起初猜测这是一个少女系动画师的作品集,却想不到这其实是一个时尚设计师的 3D 宣言 ——“谁说时尚概念一定要用真人模特来表达呢?在科技发达的未来,很多实体的东西都可以被虚拟替代,我想时尚也一样。” Ruby Gloom 如是说。

1494906270175849.jpg

在以黑白灰为主流、人人都喜欢戴扑克脸出街的香港,Ruby 一直都是一个特别 “敢” 的女孩。犹记得在原宿发色还未流行起来的2011年,她已经蓄着一半粉红、一半粉蓝的童花头,背着透明双肩包,踩着松糕鞋在校园里潇洒游走,将那些还活在 “现在”、甚至 “过去” 的同学仔抛在脑后。我也是其中一个同学仔。我曾默默追踪她的脸书,见她一步步从不断改变发色的奇怪女同学,逐渐开始街拍、设计服装、参加网络设计比赛。入围纽约时尚活动后,她人气飙增,随后 “boom” 一声收到 Lady Gaga 前造型师 Nicola Romichetti 的邀请,成为 NICO PANDA X LANE CRAWFORD 品牌推广人物之一,并登上国际知名时装杂志《DAZED N CONFUSED》。随后她又与韩火火拍摄《Fire Bible》造型照,更成为香港女星卓韵芝的造型设计师 —— 那时她才21岁,而且从未修读过任何与时尚设计有关的课程。

1494906513946334.jpg

“上学时,有些同学歧视我,觉得我打扮成这样,一定不是读书的料,于是没什么人愿意和我一组做小组功课,没办法,我只好孤军奋战。好在老师不会歧视我,反而很关心我。” Ruby 回忆着她的校园生活,表示要做到 “不 care” 其他人的眼光,其实真的很难,“我的头发颜色很 sharp,穿得也夸张,哪怕隔着十条街,你也会一眼看到我。我看到有人偷拍我,把我照片放到网上,还留下很难听的评论。讲真,我又不是拿枪指着你的头,我只是打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为什么要歧视我呢?”

1494906594806898.jpg早期的 Ruby 和她造型下的外婆

好在 Ruby 生性倔强,根本不怕被推到风间浪头。2014年,她不满于做一个时尚博主,于是自主创业,成立时装品牌 WeeGirlsClub 。她说自己很难概括自己的设计风格,也许是将西方90年代次文化的 Cyber grunge 元素、互联网文化、和传统中国风结合,同时也受到日本卡哇伊文化的影响。看模特穿着她出品的服装,就仿佛看到一个从科幻童话里走出来的少女。她说,“我想这是代表着我自己,一颗不想长大的心,同时也代表了很多女性朋友幻想中的童话世界。”

1494908243440153.jpg

1494908268962351.jpgWeeGirlsClub 时装造型

从读大学至今,Ruby 一直在时尚圈里打滚,且步步高升,但她去年却觉得有点厌倦:“时装不仅是做衣服,有时也讲人际关系。而且每个设计师都觉得自己做得好型啦。但我觉得,有些作品只是停留在表面。我时常会想,服装背后的意义是什么?我个人更关注的是‘意义’,是如何通过我的设计,想带给社会更多精神层面的东西。”带着这样的反思,Ruby 开始研究 3D 艺术,尝试将 3D 艺术带出的虚拟、未来感,融合到她的品牌中,并逐渐转型到艺术领域中去。

blue room-x.jpgRuby Gloom 的 3D 作品:Blue Room

作为一个从没有学过动画和 3D 制作的人,Ruby 一切的学习与发展都有赖于网络。“2016年5月,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 叫做 Jess Audrey Lynn 的美国 3D 艺术家,她在 instagram 上有一些空间、房间的设计,以粉色、反光色为背景,充满未来感,也彰显蒸汽波的风格。我很喜欢,时常与她交流。后来10月份的时候,我陪男友去美国工作,顺便去了纽约一个星期,和 Jess 一起办了展览。那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但相处得十分融洽,她教了我很多 3D 艺术的基本知识。”Ruby 回忆道。其实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将虚拟照进现实的 O2O 行为艺术呢?

kawaiiroom-x.jpgRuby Gloom 的 3D 作品:Kawaii Room

但自学 3D 制作并未易事。Ruby 最初用一个做室内设计的程序来做 3D 设计,后来觉得它不够细致,便转了较为专业的动画程序来制作,逐渐可以将人的五官制作得更为细腻,尽力在虚拟中搭建真实。“刚开始自学的时候,困难重重。程序该如何使用,概念又该如何理解,对我来说都是障碍,我平均每日要花5个小时去学习,同时也要兼顾我品牌方面的工作。” Ruby 回忆道。她承认自己不是一个技术型的 3D 设计师,但对于自己的创意和想要带出的 “意义” 则充满自信。“我本身想法就天马行空,也有点奇怪。而我性格又比较愤世,非常留意社会议题,例如女性主义啊,性别权利啊,热门新闻啊等等,也有很多自己的看法。我最关心的依然是与互联网、社交媒体有关的文化。一些发生在网络世界的情况或问题,会给到我很多灵感。例如,明明好多新闻是假的,却因为很多人在设计媒体上疯传而相信,又例如很多写手为了追求浏览量,却提供很多低素质的文章。我尝试通过我的作品,带人们去反思这些现象。”

mirros elf=x.jpgRuby Gloom 3D 作品:Mirror Elf

tokyogirl=x.jpgRuby Gloom 3D 作品:Tokyo Girl

Ruby 说,尽管 3D 艺术在国外已经很流行,Nike 等品牌时常用 3D 艺术来进行产品宣传,但自己仍然会被身边的朋友问,做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鬼用呢?“在非常目标主义的香港,做一些并不能赚快钱的事情,的确很难被人理解。但是没关系,不理解就不理解吧,我想有些事情并不是为了在短期内得到利益才去做,如果真心喜欢它,那就值得我去为之付出。” Ruby 如是说。

bath11-x.jpgRuby Gloom 3D 作品:Bath

作为一匹逆风奔跑的独角兽,Ruby 时常被路人白眼,但也一直被真正懂她的人珍视。今年9月,她即将会在台北酒店 Hotel 73和一个涂鸦艺术家合作,用她自己的 3D 作品,为其中一整层楼进行布置与装潢。期待她将极具未来感的虚拟世界,呈现给活在现实的观众们。

以下是 Ruby 的更多 3D 作品:

Flower Shoe

Perfect Blue


如果你也觉得自己是个很棒的姑娘,请将你的故事发到 alex.li@vice.com,说不定下一期的女主角就是你。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