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高从来就不是秘密:160cm —— 没有被嘲笑的经验,但有被拒绝的经验。”

《姑娘真棒》这个系列的主角们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行业的一些女孩。我们觉得她们很棒,因为她们都找到并展现了某种新的可能性。我们希望你们也能。

1499058073159489.jpeg芷涵摄影作品,本文图片全部由芷涵提供

杨芷涵,24岁,来自台湾彰化,既是摄影师,也是模特。她17岁接触摄影,18岁成为模特,19被日本摄影师川岛小鸟看中,成了他台湾指定模特之一。21岁出版同名摄影集《Chih Han Yang》,还去了德国举办展览《die erste Schicht》,第二本摄影集《Daily》也在她23岁那年问世。

1499057222375806.jpeg芷涵摄影作品

杨芷涵并非甜美系的台湾美少女模特。她眼神迷离,嘴唇微翘,头顶清爽短发,不用笑也不用动,立在相片里就自成一股俏皮。只是你猜不到,看似在模特路上十分顺利的她,也常因身高和体重而遭拒绝。

“我的身高从来就不是秘密:160cm。没有被嘲笑的经验,但有被拒绝的经验。” 谈起身高问题,芷涵十分坦然:“可能看照片,很多人会误会我很高,大部分以为我至少165cm 以上。曾经有人以为我是170cm,因此想找我拍摄,最后才想到忘了确认我的身高。后来被对方发现太矮,真的不适合呈现该次拍摄,就没有合作了。”

1499057221608676.jpeg芷涵摄影作品

“也曾试过本来约好我做模特,后来问了体重,因为我太瘦,所以取消合作。有很少几次走秀经验,到现场我绝对是最矮的。目前好像没有遇过身材娇小是比较吃香的拍摄,我可以去拍看看童装,应该比较吃香。” 芷涵笑着说,“没有身高的优势,我觉得就要靠其他方面的实力来补足,我也有看到比我更小只的模特发展得很成功的,所以说还是拥有实力最重要。” 

芷涵的第⼀次商业摄影是摄影老师找她去当同系学姐鞋⼦品牌 Zoody 的腿模。她说:“我本身很喜欢自己的腿部,也有大量拍摄自己腿,每个身体的部分都有不同的美,对我来说没什么肢解不肢解。那次拍摄的是鞋子的形象,主要拍摄想呈现的感觉不需要露脸,商业摄影有不同的需求,作为模特,我能对此表示尊重与理解。”

1499057221820305.jpeg芷涵的自拍摄影作品

从那之后,芷涵开始接商业模特的工作。 

与芷涵交流,我感到她像一阵直率的风,潇洒得很有信心,这或许是给她带来好运的个人魅力。

她18岁初次被台湾摄影师黄俊团看中:“之前他在一个乐团当鼓手,那时在表演就有看过他。我们是经由脸书认识的。我们在我中坜读大学的租屋处进行拍摄,我当时穿了国中时的制服,拍出来看到照片觉得完全不像是自已,但那又的的确确是我,觉得他相当厉害。” 芷涵回忆道。

而第二次与她合作的摄影师则是日本摄影师川岛小鸟。 

川岛小鸟擅于拍摄女孩,他镜头下那些天真可爱又有些傻气的脸庞,神似奈良美智笔下小女孩真人版,让不少读者都大呼可爱 —— 芷涵也有幸成为其中之一。

1499057222673118.jpeg川岛小鸟拍摄的芷涵

谈及和川岛小鸟的合作起源,芷涵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被小鸟拍摄应该是在我十八、十九岁的时候,当时他透过台日交流杂志《LIP》征模特,要拍摄作品,我投了一些,幸运地被选上!第一次合作是因为这样,后来成了朋友,有时他来台湾就会约我拍照,切确拍过几次不记得了,至少有五六次吧。近期的合作是 ZUUCA 日本的杂志来台湾拍摄,跟日本演员太贺一起拍,还有《爱的台南》,一本给日本人看的台南旅游书。”

1499057222604238.jpg芷涵与川岛小鸟合影

芷涵从一开始就接触到厉害的摄影师,而且尝试了很多不同⾵格的合作,因此看到不同⾯貌的⾃⼰,她也感到十分有趣。但其实,如果说芷涵是全凭好运在发展的,则不太公平。

她很早就在努力,17岁就开始尝试使⽤底⽚相机,用影相记录生活点滴,哪怕被长辈质疑,也没有停止。“相信大家都有第一次拿起相机的经验,只是我从第一次开始,就无法停止,一直持续到现在。摄影对我来说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的事情。我喜欢按下快门的感觉。”

芷涵说,自己从小学起就对艺术设计相关的事物特别感兴趣。“我从小就学画画,虽然不太会画写实的东西,但喜欢诗,喜欢做梦。” 她对于画画的热爱,却得到老师的讥讽,有次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画了一颗苹果素描,被老师看到后讽刺说:“你是长大想当什么大画家吗?”

到了大学,芷涵终于可以主修自己喜欢的课程。她在中原大学念商业设计,性质比较接近平面设计,学的东西很广,课程有素描、包装、动画、广告、行销、商品、网页、摄影等等。

为做毕业摄影集,她用心经营 Facebook Page,终于累积了⼀些观众,却依然未得到老师的欣赏:“⽼师们认为我的摄影不会有⼈买,因为太⼩众。”

但芷涵没打算放弃,而是一毕业就⾃费出版她的第⼀本同名摄影集。“自费出版影集不是为了要争口气让谁后悔,不看好我的老师太多了。但我从拍照以来就想自己出版一本自己的摄影集,所以我要完成自己的梦想。当时我没在外面上班过也没打过工,是用父母的钱出版的,但在预购时就回本了,印的本数不多,两百本都已经完售。”

第一本摄影集成功,从那之后,芷涵陆续开始接商业摄影,直至2016年三⽉,她顺利出版第⼆本摄影集《Daily》。 

1499058073440945.jpeg芷涵摄影作品

“2016年8月自费出版了我的第二本摄影集日常《Daily》,这是一本沉浸在自我情绪里的摄影集,收录了我不同时期的自拍,完全没有拍摄其他人的影像,记录了日常里生活周遭的各种无关紧要的小时刻:搭捷运的时刻,吃枣子想哭的时刻,头发剪到一半的时刻,突然想躺在路上的时刻,觉得自己好漂亮的时刻……”

1499058073212783.jpeg芷涵摄影作品

芷涵凭着一股不怕被人不看好的直率,做了越来越多自己喜欢的事情。

最近,她接了各种类型摄影的案子,也开始接触动态视频类的东西:“我拍了独立乐团 Hello Nico 的 MV,这是相当有趣的经验,导演很会引导,让我看到不同面向的自己。我也开始以自拍的方式接摄影的案子,替台湾的手工品牌 Mouton blanC 拍摄形象照,跟独立刊物拍摄一系列的自拍作品。”

芷涵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愉快地许下美好愿望:“希望自己未来依然可以是模特跟摄影并行,并尝试不同类型的拍摄。”

下拉页面查看更多芷涵的摄影作品:


如果你也觉得自己是个很棒的姑娘,请将你的故事发到 alex.li@vice.com,说不定下一期的女主角就是你。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