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街舞男孩和老武汉给了三条你一定(不)要错过的路线。

“别退色” 是由 VICE 与 ANTA 联合推出的合作内容。我们找到一群与色彩打交道、过着缤纷生活的年轻人,记录下他们出于兴趣和热爱,在生活中制造色彩、收获乐趣的故事。正如在 The Color Run 中,不管你是小白还是大拿,都能找到自己的跑道,跑出自己的色彩斑斓,只要你不停下、不退缩,去跑,去经历。

踏上安踏 A-FLASHFOAM 跑鞋,将弹力变成一种本能,让你的每一步都能欢快起跳。保持你自己的乐趣,创造你生活的色彩 —— 别退色,就能收获人生中的五彩斑斓。

武汉有着全世界最多的 “大学生人口”。几年前,当我刚来到武汉,成为这里130万大学生的一员时,这座城市给我留下了一个嘈杂的第一印象:大张旗鼓、耗资惊人的基础设施建设,密密麻麻的工地分割了我周围的街区,而街区间的道路永远都被工程车辆的轰鸣笼罩着。

开学不久后的一个周末晚上,我在聚会里遇到了同在武汉上学、唱民谣的学长尧十三。他唱了首当时还没红遍大街的《北方女王》:“我会用一千个夜晚,陪伴着湖北的江。” 但被嘈杂和乏味困扰着的我开始琢磨 —— 用一千个夜晚去陪伴这座城市的江,这事儿值吗?

直到在武汉度过了一千五百多个夜晚后,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这里的白天承载着太多物欲带来的压力,单调乏味的生活给城市遮上了一层灰色的幕布。不过每当夜晚降临时,数百万年轻人卸下白天的重任,释放自己紧绷的神经,才是武汉在幕布之下最真实和鲜活的一面,也是武汉的声色所在。

Artboard 9.png

我用夜跑找到了武汉最真实的一面。选择夜跑的初衷,是为了应付大学规定的跑步打卡。但我渐渐发现,夜跑在陪我度过躁动、无聊心境的同时,能带我去到更多城市夜晚的角落。夜晚的跑步并不总是一成不变的,有时路线安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有时热闹嘈杂甚至还能偶遇吃宵夜的朋友,经过的店铺和街坊也都每天各有一个样。根据每天的心情、身体状况和道路状况,弹性的安排时间和选择路线,只要在晚上出去跑一跑,就每次都有新鲜事。

我的起点通常都是我所就读的武汉大学。它因为百年历史的宫殿式教学楼、樱花漫布的校园和依山傍水的位置,被许多人称为 “中国最美的大学之一”。不过,如果你尝试凌晨在这个350万平万米的校园里夜跑,可看不到什么落英纷飞,体验到更多的可能是刺激。

WechatIMG5.jpeg来源

校园所依的珞珈山被参天大树覆盖,有着其他大学里罕见的野生动物。同学们曾多次见到野猪撒欢奔跑,两年前,政府派深山里的捕猎队击毙了它。后来,新出现的野生白色狐狸便成了同学们的新宠物。大半夜的从宿舍往安静的珞珈山上跑,听着耳边树叶沙沙声,指不定就和什么小动物偶遇了。

Artboard 11.png

当然,也有轻松一些的路线。顺着校园的主路跑到学校边缘,就能到达武汉的地标性景区 —— 东湖。它曾是中国最大的城中湖,周围环绕着华中科技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多个大学。在东湖边能碰到不少爱好夜跑的大学生,还有可能碰到骑小轮车玩 “跳东湖” 的极限运动爱好者。

跑步半小时到东湖的另一边,便是武汉大学生最集中的区域 —— 光谷,这里有武汉最著名的地下音乐场景。光谷鲁磨路的 Vox 是武汉最老牌的 Livehouse,多年来日复一日地为当地年轻人带来各国音乐人的演出。 Vox 的店内,在这里演出过的音乐人或乐队的名牌挂满了一整面墙。

vox.JPG

这里见证了武汉作为中国 “朋克之都” 的辉煌。Vox 看演出、结束吃一顿街边的老五烧烤,成为了许多武汉年轻人的惯例。随着越来越多的武汉年轻人接触亚文化,他们也正在给 “朋克之都” 带来更丰富的视野。

我的朋友马东杰是一名街舞选手,他不久前参加了《这就是街舞》,进入了全国十强。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90后武汉男孩,他身边有着一群爱好说唱、涂鸦或是街舞等 hip hop 文化的朋友。不少街舞选手都会通过跑步来提高自己的体能,马东杰就带我跑去了他生活的街区。

WechatIMG1.jpeg

相比于我所在的校园集中的武昌,马东杰生活的汉口街头生活氛围更浓。他经常和朋友在汉口 CBD 旁,西北湖、花园道的商区和酒吧街聚会,这里有武汉最新最热的买手店、潮牌店和酒吧。CBD 华灯下波光粼粼的西北湖,就是他最爱夜跑的地方。你既能在湖边散步跑步,又能坐下喝酒聊天,不过没跑多久,我们就决定换个地方。想找有街头气息的场景,必须得放下身段,下长江。马东杰带我到了长江客运码头附近的江滩堤坝,在堤坝下芦苇丛生的石墙上,有他朋友们的涂鸦作品。

我们在江滩沿堤坝跑了一个多小时,却发现朋友们几个月前完成的作品已经被涂抹清除,只剩下寥寥几笔痕迹。我们试图在涂鸦爱好者的群中寻找更多的街头涂鸦作品,但结果是很多作品都被清除。除了一些商区内的展示作品和偏远郊区的街头,武汉市区街头可以看到的整幅作品屈指可数。

1.gif马东杰还给我来了几个漂亮的街舞动作,可惜我没学会

为了寻找最街头的夜跑路线,我找来了 VICE 中国的一位老朋友、最老牌栏目 “硬聊组” 的成员、武汉金属老哥 —— 老高,他要带我去一条最硬最接地气(同时也是最长的)的 PRO 级武汉夜跑路线,只有天天锻炼的人才能做到一站不停的跑下这条全程十公里,横跨长江两岸的路线。不过,好在这条路线上多得是吃喝玩乐的好去处,跑不动了且停下歇会儿也不是大事。毕竟夜跑是为了快乐,而不是达成某个数字成就。无需地图的道路了然于胸,跟着经验和直觉判断哪儿好玩就往哪儿拐,这样灵活弹性的安排,只有本地人才能轻松做到。

1539159039873092.jpg到了吉庆街,跑步的步履放缓,渐渐就变成边走边吃了 —— 吃饱了再有劲儿接着跑不是?

老高带我先来到了汉口的吉庆街,这里是武汉最传统的夜宵文化聚集地。在夜跑之前,老高一定要带我们吃一顿武汉最出名的汤老四油焖大虾。在武汉人口中,大虾、吃虾指的都是小龙虾。在小龙虾最肥的夏季,几乎每条街都有吃虾的地摊。

IMG_0184.JPG汤老四的虾的确是一绝

“你看到的这条街,已经被翻新改造了。想去最地道的武汉街头,我们还得跑去江对岸。” 就这样,刚吃完小龙虾,我们沿着汉口江滩,开始跑向武汉长江大桥。我们一路途径的汉口江滩公园,两旁坐落着成排夜店、豪华酒店和城市商业综合体,但老高对他们嗤之以鼻,“武汉现在到处都在建综合体,变得和其他城市越来越像。我们要去的小巷子,虽然没法跟这些比,但那里的好玩只有武汉人才知道。”

Artboard 12.png长江大桥,宜跑宜钓不宜跳。

一路跑过武汉长江大桥,我们来到了黄鹤楼脚下的青龙巷。黄鹤楼之于武汉人,就像故宫之于北京 —— 它代表了这座城市,但平时本地人没人往那儿跑。

老高把我拉到小巷的最深处,顺着小巷,我们用一个从没有人关注过的角度,看到了平日被高楼大厦所遮挡、却近在咫尺黄鹤楼。老高每次夜跑都会从小巷子里看一眼黄鹤楼,这像是本地人的默契与情结,他不需要无人机,就能从这拍下黄鹤楼的全貌,他不需要到喧闹的景点,只在生活的市井间就能和城市的标志物默默照面。

IMG_0299.JPG巷口拐弯处,忽现黄鹤楼

这条小巷是老高长大的街区,尽管自己十几年前就搬进了楼房,但他还是对这里了如指掌。在这儿,我吃到了在武汉几年里时间从未听过的小吃 —— 枯豆丝。“枯” 在武汉方言中是 “脆” 的意思。尽管在很多本地菜馆里都能吃到豆丝这种武汉特色的主食,但可能只有在武汉街头生活了几十年的老哥,才能找到枯豆丝这样的美味。

吃完枯豆丝,老高给我端上了一碗冰镇绿豆汤。“老太太在这里30年了,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就喝她的绿豆汤。” 身边绿豆汤摊位上坐着年近七十的徐奶奶,还额外给我们送了一杯银耳羹。

看看表,凌晨两点。小巷里还是热闹着,没有人因为要上班或上学准备回家。吃饱喝足逛过瘾的我们决定在此这段结束长达几小时,十余公里的夜跑。

老高说:“我觉得,这里就算最街头的武汉。”

WechatIMG7.png

武汉的夜晚有趣,武汉的人也好玩,每个在夜晚穿着安踏 A-FLASHFOAM 跑出去的人都有自己独一无二且充满弹性安排的路线,都带有自己生活的痕迹和这座城市的经典之处。我们希望年轻人都能别退色,无惧出发,一路不停,得到自己的快乐和缤纷人生。想要跑起来,获得更多色彩,请持续关注安踏跑步和 The Color Run 在全国范围内举办的 “颜色快跑” 活动。

编辑: 九里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