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世界看到这里的恐怖情形,VICE 阿拉伯联合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ICRC)以及六位年轻的也门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了这起冲突造成的可怕影响。

自2014年以来,也门人民一直饱受 内战 之苦。联合国表示,这场内战已经造成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也门内战的冲突双方分别是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Abdrabbuh Mansur Hadi)和胡塞武装组织(Houthi movement)。胡塞武装组织目前控制着也门最大的城市萨纳。哈迪则获得了沙特阿拉伯领导的军事联盟的支持,他们对也门发动了多次空袭,并切断了这个国家的食物和其他物资的供给。

这场内战造成百分之八十的也门人口需要 人道主义救援。在全国2900万市民中,有1800万人没有安全的饮用水。为了让世界看到这里的恐怖情形,VICE 阿拉伯联合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ICRC)以及六位年轻的也门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了这起冲突对他们各自所在的地区造成的可怕影响。

在也门,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 帮助数以百万计的也门人民获得干净用水。他们拜访被拘禁者,帮助改善拘留环境。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的外科团队和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支持的组织将给全国超过一百万人民提供治疗和紧急救助,包括那些无家可归的人。

摄影师阿里·艾尔·索尼达从小在古城萨纳(Sana'a)长大,他也是这个摄影团队的一员。之前他经常拍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如何在这座城市参观著名的露天市场和美丽的建筑,并由此培养出了对摄影的热情。

“我希望我的摄影作品能充满人性,传达出一些信息,推动局势变化。” 28岁的阿里说,“我真心希望能回去继续拍游客,记录城市的欢乐瞬间。但是现在不可能了,因为总得有人去讲述战争的故事。”

以下是由阿里·艾尔·索尼达、阿迈德·艾尔·巴沙(Ahmad Al Basha)、卡拉尔·阿尔莫亚德、萨勒·巴莱斯(Saleh Bahlais)、阿布达拉·艾尔·加拉迪(Abdallah Al Jaradi)和卡拉德·艾尔·索阿(Khaled Al Thawr)拍摄的照片。

1562561244328366.jpeg

萨纳的一个男孩用米袋装课本。在内战冲突中,大约有2500所学校受损或被毁。许多学校都被用来作为无家可归者的避难所,其中一些还被武装组织占领。摄影:阿里·艾尔·索尼达/ICRC

1562561546666397.jpeg

这个婴儿从他所在的萨卡安(Saqayn)村长途跋涉来到位于萨达的艾尔萨拉姆医院接受治疗。运输困难给这个国家造成了严重的粮食    危机。摄影:卡拉尔·阿尔莫亚德/ICRC。

1562561660859072.jpeg

一个男孩在泰兹城(Taiz City)遍地的垃圾中捡拾废品卖钱。严重的卫生问题已经导致霍乱爆发。摄影:阿迈德·艾尔·巴沙/ICRC。

1562565588652964.jpeg

一手抱着孩子,一首扶着头上的水桶,这个女人必须从位于泰兹城以西的哈比尔萨尔曼(Habeel Salman)步行两公里才能打到水。摄影:阿迈德·艾尔·巴沙/ICRC

1562565834984093.jpeg

一群从哈加(Hajja)来的女人坐在她们仅有的财物之间。她们通过在路边卖零食赚钱。摄影:卡拉德·艾尔·索阿/ICRC

1562565905147149.jpeg

两个来自荷台达(Hodeida)的孩子躲在一个又黑又不通风的房子里。自从逃离也门红海海岸的战乱后,他们的家人就在这里避难。摄影:阿里·艾尔·索尼达/ ICRC

1562566002738949.jpeg

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坐在位于也门南部的沿海城市亚丁(Aden)。摄影:萨勒·巴莱斯/ICRC

1562566059452967.jpeg

也门中部泰兹城,一位老人刚刚去查看过他在埃尔加麦利亚(Al Jahmaliah)区的房子。这片地区的大部分公寓楼都已经成为废墟。摄影:阿迈德·艾尔·巴沙/ICRC

1562566144228579.jpeg

也门冲突已经摧毁了多处历史区域,包括位于萨纳的这片赭黄色旧城。往日的游客早已不见踪影,小贩们依然在艰难求生。摄影:阿里·艾尔·索尼达/ICRC。

1562566400879567.jpeg

萨纳东部马里布(Marib),两个孩子正坐着三轮卡丁车在街上玩耍。摄影:阿布达拉·艾尔·加拉迪/ICRC

1562560551656466.jpeg

也门西北部城市萨达(Saada),一群孩子正在一片居民区踢足球。这片居民区已经在一次轰炸中彻底被毁。

编辑: 林聪明

Photographer: 卡拉尔·阿尔莫亚德(Karrar al-Moayyad)

Translated by: 英语老师陈建国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