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听障人士有2000万,作为听人的你,可曾听见过他们的声音?从一场用手语表演的《阴道独白》开始,一起走进这个遭受歧视但其实也没什么不同的世界。

《年轻人们》是来自 VICE 中国的视频系列节目,每集呈现一类青年群像。从被大众忽视的人群和地区,到争议性群体及热门话题,我们相信这些年轻人不只是样本,他们在塑造现在和未来。

“聋人的世界和听人是不一样的。听人可以闭着眼睛,感受风声、水声、汽车、飞机的声音。但是聋人一旦闭上眼睛,世界就没了。在聋人的世界里,眼见为实,靠眼睛看到的世界才是真实存在的。” 崔竞速度极快地打着手语,费尽心思,试图让我们理解聋人感受到的世界。

崔竞出生、成长于武汉的一个聋人家庭,父母是聋人,所以她常常被称为 “聋二代”。出生时,医院给她做听力检测,一切正常,父母高兴坏了。直至三岁的某一天,她在家里玩,奶奶在背后叫她的名字,以前她会很快有反应,可是这次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没反应。

“没有生一场大病,也没有出车祸,就那样突然地,好像被诅咒似地,忽然失去了听力。就像是有一天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另外一个陌生人了。” 二十四年后的今天,崔竞跟我们回忆起失去听力那天的场景,依然觉得像是上天开的一个巨大的玩笑。

1515652447457079.jpg

在过去的人生中,她强迫自己去适应助听器,学习唇语、手语,进行发声训练,努力融入听人社会。后来,崔竞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让她可以被当作 “正常人” 对待。但这个事实的另一面是:对聋人身份的努力遮掩,恰恰让人们忽略了身为聋人到底意味着什么。她告诉 VICE:“如果聋人了解自己是谁,听人也了解聋人是什么样子的话,我相信世界会变得不一样。”

而现实是,聋人,仿佛生活在一个平行世界里。他们有自己的语言,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家庭、社区。他们跟所有人一样,想被理解、想去表达,一样对世界充满想象,一样对自己、对性抱有好奇。但听人们反倒听不见他们的声音,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他们的声音也很难传播到更广泛的世界里去。年轻人们这次拍摄的几位聋人青年女性,就在用自己的行动改变着这一切。

1515652573104407.jpg正在表演《阴道独白》的手语戏剧小组

崔竞一直在武汉汉口江滩手语角给大家普及权利意识,又和她的朋友们自发组成了手语戏剧小组,尝试用手语的形式去改编、表演《阴道独白》。在昏暗的小教室里,一群聋人女孩毫不避讳地大谈特谈阴道与性愉悦,在那一刻,在那个空间里,所有的偏见、隔阂、边界,都已不复存在。

文字:制片人四宝

Producer: VICE 团队

编辑: 胡琛浩(Arvin Hu)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