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不意义跟势利眼没关系。

做事要有意义。如果按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哲学论来说,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不过对于必须唯物主义的我们而言,在相对的概念之中,有意义与无意义的确存在着明确的界定。

不管成立一个 无意义的公司 这件事本身是否有意义,深圳的 “坚果兄弟”(其实就一个人)还是这么做了 —— 虽然是以行为艺术的方式,不过他的确注册了一个 “无意义公司”,并且招聘了30名员工,并付给他们工钱,让他们做一些毫无生产力的事情,比如:教一条鱼如何笑、一根一根地数自己右腿上的腿毛、观察并推测12块砖头的星座 ……

每天两小时的兼职,“坚果兄弟” 需要支付他们100元的薪资,报名的人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多到数不清,但过程倒是挺有趣的。我找到这个公司的老板以及两位员工,聊了聊这个 “无意义公司” 到底制造了多大的意义。

VICE:为什么会有创立无意义公司这个想法?

坚果兄弟:去年在上海找工作的时候,一直在想为什么人要工作,上班后有个同事说他只能做无意义的事情,这大概就是无意义公司的起因吧。

招募兼职的时候,里面有段话提出了几个问题,包括 “人需要工作吗?”、“动物和植物,都没有8小时工作制” 等等,这算是这项行为艺术主要探讨的课题吗?

是的。无意义的事情人们都不愿意干,如果有一家无意义公司,招聘员工做无意义的事情也有工资拿,那人们就会发现这些事情是多么有意义。公司里设定的30份工作,都有不同的指向,共同点就是都没有生产力。

注册这么公司难吗?经营范围填的是什么?

还好,找了个代理公司,花了两三个星期就注册下来了,当时乱写的,找了个广告公司的模板。

最先和最后想到的几份工作是什么?

其实没有什么最先想到的,也有些是以前的白日梦,每年我都会有一两百个想法,后来就从这里面挑了一些比较好执行的。比如是在斑马线上,等绿灯亮了和汽车赛跑这个是以前的点子;或者发明一个节日,并且法式保证全世界知道这个节日的人不能超过1个,还有想出五个不同的请假理由等等都是最后想到的。

一共30份工作,总共收到了多少分应征?

五六十个吧,基本都是年轻人,女孩偏多,豆瓣的招募大多数都是这样的。

招募中有一条是说说对无意义公司的看法,大家都是怎么回答的?

有人说这让他想到了一位心理学大师欧文亚隆:“他定义了生活的4个终极问题:不可避免的死亡;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我们需要的自由;还有一点就是,也许生活并无一个显而易见的意义可言。当我听到这句话 —— 人生本无显而易见的意义时,顿时恍然大悟。

本无意义,并不是没有意义,它是告诉我们,不需要执着。任何我们觉得有意义的,其实就是我们创造或者认为他人觉得有意义。” 也有人说对他来说 “无” 也是一种意义。

选定他们来工作后,你怎么和他们沟通的?

就是直接告诉他们工作内容,也会闲聊些七七八八的,但是不会讨论无意义公司,在他们工作的过程中,我也只是充当一个观察者、记录者。

过程中有突发状况吗?

有一个意外的状况,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那一次。原计划是那哥们通过和路人互动来证明,后来没想到园区的保安和巡警都过来了。他们说不能这样干,那哥们就说他真的不是精神病。他们就一直要赶我们走,我一直没介入,就是记录。那个哥们有些不爽,后来必须得决定是去园区办公室还是继续这份工作,他选了去园区办公室,等于就提前结束了工作。

执行之前没想到会有这些意外?

没有,我有个朋友之前在天安门扇自己耳光,然后警察就过去找他了。没想到(深圳)华侨创意园的底线居然也这么敏感。

活动现在还没结束,你觉得大方向是在朝自己想要探讨的主题去展开的吗?

还好吧。很多人只有 “意义” 才能舒服,只做有意义的事情,通过虚荣、野心驱动,去成功、去赚钱,这个过程伴随着竞争、残酷、理性和目的。它是文明的产物。但是无意义的事情更接近自然,是模糊的、混沌的、漫无目的的、放松的、有趣的。

 

***

 

兼职者1号喇诗洋

工作内容:在街头等待看起来没有任何饰品的美女路过,一直等。

VICE:为什么会报名参加无意义公司的兼职?

喇诗洋:3月份在微信上看到坚果发布的关于 “30份无意义的工作” 的活动推文,当时我内心的 OS 就是:我X,终于找到同类并且马上要开始出征了!便毫不犹豫的给他写了封信表明了自己意愿并且无偿为此项活动设计了两款海报以示诚意。

你本来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自己本身从事过很多职业:留学期间假期在底特律边境采摘过番茄,在唐人街做过后厨,在自助餐厅边当服务生边偷吃后厨的鸡翅,回国后做过动画片电影,画过色情漫画,也在影楼里给那些橘皮大腿修过图,现在从事广告。本身我选择去做的职业,最吸引我的应该是工作内容:必须要有趣,其次是女同事的罩杯,然后才是工资福利各项制度 blah blah blah。

兼职的这两个小时是怎么样的?

在中心区地带找美女不难,找不配置装备的也不难,但是找这种二合一的,确实是一个挑战。在地铁扶手电梯处人流比较多,是个很好的位置,我特意为那天穿了个还算体面的衣服,以至于经过我的人,会以为我只是一个等人而不是窥视女性全身是否有装饰的骚胖子。心情当然有些复杂,尽管之前做过许多 part time 演员的工作,这方面经验还是足够,但是总有保安和工作人员上前询问和驱赶,会让周围的人对我产生不安。

我还算是一个比较能豁得出来的人,厚着脸皮继续等待那个 “素美人儿” 的出现。那是很奇怪的一个周五,中心区这几个综合体里人少的出奇,找到个好看的更难。最终在中心城某出口还是找到一个不戴任何装饰美女,其实我当时还是把美女标准降低了一些,如果从1到10颜值和身材打分的话,找到了一个6.4分的,勉强完成工作任务。

你怎么看待这份无意义的工作?

坚果的这项行为艺术,是一种主张,也是一种宣战。在外人看来不排除会认为无聊甚至傻缺,但是回头看看,我们在这个现实的时代现实的城市里,每天的一些工作难道会比这些更好么?我们看到的一些搞怪视频或者栏目,尤其是老外的,引起我们疯狂的转载和评论,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有趣。“很正经的去做一件有趣的(傻13)事情” 其实需要更大的魄力,更久的耐心,和更深的生活洞察。我很尊重这份工作,很刺激但没有任何危险。说实话,这份工作,没有点天生的趣性,还真干不好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

 

***

 

兼职者2号王晶莹

工作内容:给手机里的12个人打电话,算出离他们生日还有多少天,然后一一提前祝他们生日快乐,比如说:“XX,提前135天祝你生日快乐!”,“XXX,提前39天祝你生日快乐!”

VICE:为什么会报名参加无意义公司的兼职?

王晶莹:越是忙碌,越不禁反思生活的意义,其中当然也包括意义本身的意义。我尝试过在自己身上为 “无聊” 正名,试图心安理得地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无意义公司的招聘启示让我让我产生了共鸣,同时也有些感动。因为发起人坚果不仅仅自己做这些思考,他还将自己的思考(或者已经形成了主张)抛向社会。

你本来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的本职工作是公司涉外法务,我对这个工作角色的理解是需要表现得专业、敏锐、高效、务实,总之就是绝对要远离无意义。这跟我在无意义公司的兼职存在巨大反差。因为申请到了清明节假期那天的工作,所以用不着请假。但是我也提前跟坚果说了,如果假期没有排上我,我会尝试为这份兼职请假半天。

兼职的这两个小时是怎么样的?

工作开始之前有一点点心虚,也有一点点期待。心虚是因为这通电话对我来说也一样莫名其妙,我有点不太知道在提前祝完生日快乐以后还要说什么,也不知道对方会有什么反应,我又该怎么应对;期待是因为我对那种未知的窘境怀有强烈的好奇。心虚一直都在,但好奇慢慢被自信取代,尤其是当朋友们纷纷猜测这是不是个恶作剧的时候,我越是沾沾自喜,因为他们都猜不到,我纯粹是因为无聊!

嗯,估计那个时候的我,把无聊当成了一个比恶作剧更 “高层次” 的动机。为了贯彻无聊的主旨,我要避免说太多话去解释,所以我临时抓起一把吉他,每说完一句生日快乐后立马弹唱一首生日歌,做戏做全套。在对方哭笑不得的时候,我就郑重结束通话,然后胜利地舒一口气。因为工作的地点是在我朋友家里,后来我的朋友 Sunsun Huang 也加入了这份工作,她也开始给她的朋友打电话、唱生日歌、让我为她伴奏。Sunsun 的加入让气氛变得越来越活跃,有她的陪伴,让我更加坦然地在电话里心虚,并在电话外理直气壮着。

你怎么看待这份无意义的工作?

后来,Sunsun 说我的选择是30项工作中最有意义的一项。虽然她没有进一步解释她说的有意义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居然听懂了。于是我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矛盾中 —— 我本是想为 “无意义” 正名的,可我却选了一件 “相对有意义” 的工作,那么我到底有没有真正接受 “无意义” 呢?同理,其他的兼职者所选的工作,是不是也因为对他们而言,那份工作 “相对有意义” 呢?更严重的是,坚果和我们合作这场为 “无意义” 正名的行为艺术,是不是因为我们骨子里觉得这样做很有意义呢?

为了回答我自己的问题,我试图从两个不同的层面来进行思考。第一个层面就是我们质疑意义,换句话说就是我们怀疑意义的必要性。首先我 “发现” 意义是主观的,这世界上没有客观存在的天然的意义,也就是说所谓 “天经地义” 也只是我们自己对某种事情的高度认可,跟自然界没什么关系。其次就是思考既然意义是主观的,与其去寻找什么人生意义(这个过程对有的人来说痛苦异常),那么可不可以干脆从主观上抹杀掉意义,纯粹顺其自然地生活呢?

这么想可能有点反智的嫌疑,但是不妨这么去想想嘛,反正也没那么容易做到。自己想不出来,还可以观察那些在 “顺其自然” 上做得比较卓(ji)越(duan)的代表,比如犬儒主义者、老子、开悟的禅师等等,虽然好像谁也无法证明他们顺应自然的做法背后有没有意义的指使,但是他们似乎是对意义最能够应对自如的人了。要想证明一个人有没有踢开意义好好生活的可能,从他们那里应该是可以得到不少启发的。当然,这仅仅是我这个持朴素思维工具的无神论者和非宗教信徒所采用的思维路径,或许是狭隘的,16岁以下儿童可能需要在家长陪同下阅读我以上的话。

第二个层面就是我们不去挑战意义本身,或者说我们接受人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赋予意义的本能。但我们要去反思我们对 “功利行为” 赋予的意义和对 “非功利行为” 赋予的意义之间的巨大反差,通过这种对 “歧视” 的觉知,来进行一些宏大的思考。比如,功利主义与浪漫主义、社会性与动物性、价值观与道德观、人生意义等等都可以是思考的客体。这一层的思考相对来说就轻松多了(虽然也许深入下去也还是不轻松的)。
 

 

下拉页面浏览 “无意义公司” 的兼职工作:

4月2日,工作内容: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工作地点:华侨城创意园。兼职的哥们被迫向华侨城保安、派出所巡警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间有小规模语言冲突。

4月3日,工作内容:在街头等没有任何饰品的美女。工作地点:中心城附近。终于等到一个真的没有任何饰品的美女。因为天气太热了,所以今天没有戴饰品。

4月4日,工作内容:搬运空气。工作地点:中心公园斜坡上。工作过程:先用袋子装满空气,全放在斜坡上。当风把袋装的空气吹走,赶紧再把空气搬运回原地……循环往复。

4月5日,工作内容:照镜子,看自己的眼睛,一直看……工作地点:何香凝美术馆附近。有个小伙子很疑惑:是算命(先生)规定的吗?

4月6日,工作内容:给手机里的12个人打电话,算出离他们生日还有多少天,然后一一提前祝他生日快乐,比如:XX,提前125天祝你生日快乐!工作地点:滨海之窗社区某室

4月7日,工作内容:绿灯一亮,撒腿就跑,和汽车百米赛跑。赢了没奖,输了不罚。工作地点:深南大道。兼职的哥们总共跑了8次,人赢汽车4次,汽车赢人4次。上图是上午8:33分的赛跑过程,人跑赢了,因为正好赶上了早高峰。

4月9日,工作内容:仔细观察12块砖头,并根据它们各自的形状、颜色、风格和个性的细微不同,侦探出它们的各自星座。工作地点:生态广场屋顶。经过楚君的仔细观察、精确测量,大约80分钟后,砖头家族里的12砖头成员,在历史上首次被考证出自己的星座。

4月10日,工作内容:看《三峡好人》,电影里韩三明报了个电话号码,试着打过去,采访他接下来的电影演什么角色。工作地点:中心书城咖啡馆。十多年前电影里的电话居然被打通了,芳艳采访到韩三明老师正在出演电影《狼》里的某个角色。

4月11日C,工作内容:大白天睡懒觉。兼职者汤姆先生。工作地点:格里塔咖啡馆。

4月12日A,工作内容:坐在马桶上拉屎时,进行不同角度的自拍,拍了上传朋友圈,时长60分钟。兼职者DYE。

4月12日B,工作内容:等外星人来接你回家,一直等。兼职者简雯。

4月13日,工作内容:一根一根,慢慢数自己右腿上有多少根毛。工作地点:益田假日广场。尧耀把右腿有毛的区域总共划分为14个小区域,经过约60分钟的精确数毛,最后数出他右腿共有923根。

4月14日,工作内容:2小时无所事事,不用手机,不看风景,不听音乐,不想事情,不睡觉,让自己处于混沌状态,让意识自由流动……工作地点:华美术馆。兼职者黄思思。

4月15日,工作内容:听不见的情话:把头埋进水里,在水里面说 “我爱你”,水里冒泡,一次又一次。地点:大梅沙。兼职者林怡。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