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小说《又一年》是这位坏脾气漫画巫师的又一力作。

西门寒瘦人(Simon Hanselmann)曾经是惹人烦的澳大利亚土鳖,如今他依然土鳖依然招人烦,岂料三日不见刮目相看,其人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另类漫画界标杆人物。你或许还记得他的《阿梅、阿猫和阿鸮》系列连载作品(着实精彩),如今他已经进阶为国际漫画偶像,作品行销全球。他的创作内容集中于各类脑子抽风嗑药不停惹是生非之社会边缘人,辛辣搞笑威力十足,比辛普森还辛普森。其招牌式12格漫画表现力惊人,每每令读者不忍释卷,彻底折服于沉浸式漫画体验淫威之下。我见识过某位 “漫评人” 对西门大作不屑一顾,称 “不过是描写动物嗑药的劣作”,依此公逻辑,披头士乐队传世杰作《黄色潜水艇》不过也就是描写嗑药船艇的劣作?他懂个屁。

梅猫鸮系列漫画实属搞笑漫画佳品,画风简单美观,线条干净,水彩质感柔和;涉及 LGBTQ 话题时手法精妙,启迪心智易于理解;精神健康和药物成瘾话题更是一绝,幽默恐怖元素兼备,有此心魔读者不免心有戚戚焉。西门今年在 Fantagraphics 书局出版个人第三本精装力作《又一年》(One More Year),此书与过往发行的《Megahex》《Amsterdam》一道,封为梅猫鸮系列三部曲。如今我将与西门展开一番对谈,内容涉及新书、未来计划和背后种种秘事。另:此人一向在网上对我不恭不敬,我他妈还真是挺在意的。

1500300962404-simon_smoking-2.jpg

VICE:其他画师是否开始对你的蹿红羡慕嫉妒恨?

西门寒瘦人:Wocao, 我真他妈希望如此。老子的本子已经有十三国语言版本,上过若干纽约时报畅销书榜单(后来他妈逼的还给我撤了,操)。业内大奖 Eisner、Ignatz 和 Angouleme 也有过几回提名经历。我很快就要在巴黎 Galerie Martel 画廊办个展(不知道的自己 Google 去)。搞动画的人想过来分一杯羹,我他妈根本不鸟。我都是从零开始自己画出名堂,含辛茹苦牛逼冲天,服吗。有工夫酸我还不如给他们小圈子外面的人画点同人本娱乐一下,算了他妈的还是给我干活吧。

新书为啥叫《又一年》?阿梅在回顾高中生活的时候说过这句话,她跟阿猫闹别扭的时候也说过这个,有何用意?

我是想不出有什么更好的题目了,就这个吧。这句话意思差不多是 “再忍一年,你就能看到《阿梅的聚会》(Megg’s Coven)了”。另外也有一层 “希望能有个新气象” 的意思。距离狼人强嗑药过量还有足足一年,真他妈狼改不了吃屎。这一年说不定阿梅能戒掉药瘾呢,呵呵。

1499896069456-simon_bookcover.jpg

新书出版标志着梅猫鸮 “精装本小三部曲” 大功告成,未来还会发行梅猫鸮系列的精装本吗?

下一部作品《阿梅的聚会》应该会有不一样的出版计划。目前我在策划一款精美、大开本、欧式风格的精装本系列,盒装发行,进度大概是每年画120页,出版四到五卷。这个计划雄心勃勃,做起来很带劲。要是把之前的那本《Megahex》最后标注上“未完待续……请关注下部作品《阿梅的聚会》” 然后把这几本书放到一块拼凑成合集……那他妈太缺了!我要做漫画界的乔治·R·R·马丁(冰与火之歌的作者)!

阿梅要跟阿猫分手?

说不准。也不是说非要分手,现实就是情侣之间不可能一帆风顺,她也想要更多的东西,《阿梅的聚会》里两个人会分开一大段时间,阿梅大可借这机会好好反思自己的想法。

1499896156269-simon_megg.jpg

你会像哈梅/吉尔伯托·埃尔南德斯兄弟(Jaime/Gilbert Hernandez)一样,让作品中的人物随着时间推移而变老吗?我们会看到大强二强长大后的样子吗?

没错。这几年我一直说要把梅猫鸮做成埃氏兄弟《Love and Rockets》那种样貌。梅猫鸮就是这个时代的《Doonesbury》。我最近完成了一本新连载,里面的大强已经19岁了,我想描绘这家伙在狼人强去世以后的生活状况 …… 必然值得大书特书。

新书中有多少内容在 VICE 上发过?

大概有四分之一吧。除了 VICE 去年发过的内容之外,新书还有《Life Zone》(此书已绝版)和彩版漫画《Worst Behavior》的部分内容。《WB》的出版人阿文·博纳文图拉(Alvin Buenaventura)死后,我被告知剩余的一大堆成品书都要面临被销毁的命运,得知消息后我就决定给这本书上色,以资纪念。结果他妈的阿文的父母把书收过来大卖特卖,市场上到处都是(你们他妈的要是看见这篇文章就给我听好了,著作权是我的,这是我和阿文一块出的书,不是他妈你们的书) 。另外新书还有52页全新内容,集合各种精彩屎尿屁段子。

1499896244348-simon_mogg.jpg

什么时候回归 VICE?我期待你的每周连载哇。

估计回不来了。我的下一个工作重点就是《阿梅的聚会》,这一系列都是全新内容,我没有连载的打算。我想要一种不必担忧催稿压力、不用每周都顶着 deadline 的工作节奏。去年我回归 VICE 连载大部分原因是阿文自杀的时候还欠我一万块钱。连载的作品里面有几个中篇还行,短篇质量就一般。我希望能把绘画事业更进一步,不过要是有余力能在VICE继续连载也不是什么坏主意,毕竟这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平台,它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之前 VICE 推过 Anna Haifisch、Lauren Monger 和 Anya Davison,各种欧洲的澳洲的怪比。我见过有人对 VICE 漫画恶评如潮,这帮人屁都不懂。这是个漫画家展露拳脚的大好机会。我依稀记得五年前的时候我觉得你是个傻比,我错了。

1499896291629-simon_zines.jpg

说我傻比没问题, 谁还没傻比过啊。我非常确定你在某一段时期也是个傻比,没点儿毛病混鸡毛漫画圈子。真正做出东西的人谁整天寻思自己是不是傻比啊。

我也挺喜欢跟各种神经病混。去年里奇史密斯写过一篇评论,“西门寒瘦人……同理心丰富, 效果卓彰。有些人为自己创造一个安全的心理空间,不干扰他人,以此排遣焦虑,这与西门有异曲同工之妙。描绘药物成瘾、凶杀案件、精神问题等弊病的作品有助于他人了解这类人群内心世界,并以此产生信任心,这种作品对全社会都有着积极的价值:毕竟现在社会的风气是宁可把这种边缘人扔进大牢也不想办法改造他们。” 我挺欣赏这家伙。

愿意分享阿文给你创作带来的影响吗?或者谈谈你都怎么纪念他?我觉得这家伙脑瓜子很灵活。

我每一天都会想起他,想得很。我都不知道我是否真的接受了他人已不在的事实。毕竟死前两天他还给 Pigeon 出版社租赁办公场地。他这人嗜药如命,死因估计也是嗑药过量,我他妈也不知道,当时我不在场。他搞出过不少好书,对这些作品和我这种胡逼艺术家关照有加。很多人都劝我别跟他混,不过有一说一,他为人很慷慨,替我做了不少事,让我赚了不少钱,跟我交情笃厚,我俩无话不谈。唯一刺痛我的就是他他妈的居然把自己弄死了,伤透我心。

1500303556726-simon_bestdickjoke.jpg

什么时候出电视动画?

不知道。我之前拒绝过一些合作计划。也许会做一个特辑动画,我跟 HTMLflowers 之前搞过一点东西。我就是懒得弄,还是画画漫画吧,还能挣钱交房租。新书出来之后又有一帮漫画出版社和出版人找上我,但我不会轻易为五斗米折腰,我他妈可不想成为下一个 Alex Schubert,呵呵呵呵呵。我只想画更牛逼的画,让《阿梅的聚会》成为最他妈牛逼酷炫吊炸天的漫画巨作。我只想自己单干,画什么我一人说了算。

看来你跟 Alex 经常互喷啊。

啊哈,不存在的。反正我是没想喷他,Alex 很牛逼,他以前画的都还不错,我也没想喷他为了钱做什么保健品广告什么的。漫画行业本来就是捞钱用的,有什么说什么。回想起来,我画《Truth Zone》的时候没少在里面喷别人,确实该他妈收敛一下,但是就是犯贱,停不下来。互联网漫画圈子现在神神叨叨,我他妈无力回天,只能考虑发行实体本子了。不少俄罗斯小孩都来买我的单行本,操,都疯了吧。外人根本理解不了。

1499896736081-simon_animefigures.jpg

这堆色情手办是怎么回事?

我经常参加各种漫展,有一回买了一个,从此一发不可收。不过我已经好久没买新的了,可以说基本是从痴迷手办的年代里毕业了。每次我老丈人过来我都得把这堆玩意儿藏起来。有一回著名画手查尔斯伯恩斯到访,手办大剌剌暴露在外,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为什么要收这些玩意?真靠这玩意撸吗?还是单纯觉得好看?

二者皆有。我喜欢色情艺术。

那我给你出个主意:做几款等身抱枕,一面阿梅一面阿鸮,你看行不行?

我操牛逼大了,好想法。人人都爱等身抱枕。


Translated by: 郑啸天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